閱讀歷史 |

0753 敵友(1 / 2)

加入書籤

不管是蓋弗拉人也好,聯邦人也好,還是其他國家的人,特彆是那些社會底層的普通人,他們至少都有過同一種疑惑——那些當官的什麼都不會,他們是怎麼當官的?

比如說拜勒聯邦的國會議員們,他們很多人不僅沒有從事過法律相關的工作,甚至在大學時主修的學科都不是法律。

他們對法律一知半解,又憑什麼能夠決定一項法律是否能夠通過,是否需要修改?

用簡單一點的話來說,一群外行人乾著內行人都乾不了的事情,他們憑什麼?

有這種疑問的人太多了,就像是林奇這個從來都沒有在橄欖球場上證明過自己的人,居然成為了一家職業橄欖球俱樂部的主席,憑什麼?

大多數人腦海中蹦出這個問題的時候,他們的情緒都是有些憤怒的,很有可能正在遭遇這些問題,或者他們身邊的人,或者社會上有些人正在遭遇這些問題。

所以他們才有了這樣的疑問,為什麼政客們在很多行業中都是外行,卻能做一些內行才能做的工作?

其實大家看待問題的角度,從一開始就錯了,因為對於政客們來說,他們的“專業”就是政治,他們的職業也是政治,至於他們的職業延伸出來的權力和影響力,那隻是附贈品。

隻要他們會互相傾軋,在必要的時候懂得妥協,稍稍割舍一點羞恥心,降低一點道德底線,那麼他們在“政治”這個領域內,就是專業的!

正因為他們是專業的,所以他們能當官!

蓋弗拉的首相也是專業的政客,彆看他沒有多少權力,但他的確是非常專業的政客,一旦他下定了決心,就是一場風暴。

財政大臣住處外的遊行示威被衝散的當天晚上,各大電視台就報道了這條新聞。

有些電視台報道得相對中立一點,有些電視台報道的則偏向了首相陣營。

用那些有著鮮明立場的主持人的話來說,就是財政大臣操縱了帝國的警察,把一群受害者當暴民鎮壓!

無論是不是財政大臣指使的,民眾們信了!

剛剛曝出了財政係官員收受黑錢的醜聞,緊接著財政大臣也出問題,這在很多人的心中符合了事態發展的順序,而且如果不是財政大臣要求的,誰會沒事乾冒著這麼大的乾係指揮警察鎮壓民眾?

“但是這還不夠!”

這件事的推手首相坐在壁爐邊上,十月下旬的蓋弗拉溫度已經開始有了明顯的降低。

島國和內陸國家最大的不同在於空氣中的濕度,蓋弗拉的空氣濕度很潮濕,人的年紀一旦大了,如果年輕的時候沒有照顧好自己,在入秋之後就會有點麻煩。

關節的疼痛讓他們很多時候都離不開毯子,還有壁爐。

他手裡拿著火剪撥動了一些木柴,讓它們變得鬆垮一點,這樣火勢會慢慢的減弱一些。

在離壁爐稍微遠一點的地方,還聚集著一些貴族,這些貴族從某種程度上來說,都是首相的支持者。

他們的家族彼此之間一直都是盟友關係,從領主時代,到現在,都保持著非常不錯的關係。

貴族集團永遠都不會消失,隻是有時候皇權強大的時候他們需要收斂一點,可一旦皇權出現了衰弱的征兆,貴族集團就會快速的複蘇崛起。

這些人或坐或站,安靜的聽著首相閣下的意見,“我知道財政大臣是一個怎樣的人,奸詐,卑劣,無恥,下流,不要臉。”

“我為我是他的同僚而羞恥!”,他說著輕笑了起來。

憋屈了這麼多年,終於等到了一個莫名其妙就出現的機會,他不可能放過的,此時他的心情是愉悅的,所以在咒罵財政大臣的同時,還開了一個小玩笑。

“這點打擊打不垮他,我們的陛下要求他儘快把金融指數拉起來,隻要他能做到這一點,無論接下來有怎樣的變化出現,陛下都不會放棄他。”

首相把火剪掛在了壁爐邊一個木製的小鈕上,抬頭看向房間裡的先生們,“至少他會表現出自己要死保財政大臣的想法!”

“我很了解他,我認識他四十多年了,我知道他是怎麼樣的人,所以我們的第一戰場就在蓋弗拉金融指數。”

皇帝陛下還是小孩子的時候,首相就認識他了,他們年紀相差十幾歲,那個時候皇帝陛下並不是一個被人們看好的皇子。

他上麵還有更優秀的皇子,不管是皇子還是皇女,都有著令人仰望的出身背景。

唯獨當今的皇帝陛下,隻是一個意外誕生的孩子,為了讓他失去奪取皇位的機會,有人還私底下把他稱作為“野種”。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