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754 商定(1 / 2)

加入書籤

前一日的新聞如果說讓一些敏感的人意識到蓋弗拉的政治格局要發生一些變化,那麼第二天一大早的新聞,就坐實了這一點。

因為就在昨天發生的衝突中,死人了。

無論蓋弗拉的皇帝和大臣們是不是願意承認,都不可能回避一點,那就是社會底層的某種意識和力量正在覺醒。

人們接受的教育,掌握的知識,開闊了的眼界讓他們有了比過去更多更成熟的想法,他們已經不是“愚民”了,至少不全是。

在過去,人們的生活大概就是播種季從貴族的手裡領取一些種子,白天在地裡勞作,晚上在田上勞作,爭取結出更多的果實。

前者的豐收可以讓農民們過一段舒服的日子,後者可以讓他們老了之後過一段舒服的日子。

除此之外,他們其實並沒有太多的追求。

但現在人們的追求變得多了,他們就會對過去那種生活不滿足,他們想要爭取更多,比如說……身為一個人類最基本的一些權利,自己的生命,自己的私有財產。

這也是蓋弗拉也會有法庭,也會有法律的原因,在過去其實這些都是沒有的,法律和法庭隻是國家統一之後才出現的。

法律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有人在鎮壓中死亡,這就意味著上升到了某種程度,更重要的是,這件事並不單純。

它不是一起普通的衝突導致有人死亡的事情,這是平民階級和貴族階級之間的事情,先天上就變得有些棘手。

統治者大殿中,皇帝陛下沒有什麼表情,用麵無表情都不足以形容他臉上沒有表情的表情,用麻木或許更適合一些。

就像是每一塊肌肉都失去了力量,保持著他最原始的,沒有一絲人為力量改變的形態。

“我聽說已經有些人在皇宮外請願了。”

君臣麵對麵坐著已經有了好幾分鐘,沉悶的幾分鐘過後,皇帝陛下問了一句。

這是皇室大總管告訴他的,一大早就已經有了一些人站在皇宮外舉著牌子請願。

隻是請願,不是示威遊行,他們希望皇帝陛下能插手這件事,首先把製造了凶案的警察找出來,然後公平公正的審判他,然後查清楚財政大臣和他手下的那些問題,追回圓融資本詐騙案中涉及到的資金,儘可能的還給那些受害者。

人們失去了方向,就隻能祈求皇帝還站在他們這邊。

不過他們似乎弄錯了一點,皇室從來都沒有站在過平民這邊,他們在乎的隻有自己,而不是所謂的平民。

之所以會造成這種錯誤的認知,其實是另外一種形態下的政治需求,比如說皇帝陛下不希望被國外報道,自己被外國人看了笑話。

比如說有些時候他必須維持皇室的好名聲,主動的做點微不足道的小事情——這裡其實有一個分歧。

皇帝陛下會處理一些微不足道的小事情,是因為這些小事情不會產生後續的政治立場問題和政治衝突。

沒有貴族會因為“皇帝陛下幫助一位老奶奶解決了房子漏水的問題”而去反對,或者引發新一輪的政治傾軋,他們才不會管這種小事情。

因為小事情做或者不做都不會帶來不受控製的後果,所以帝國皇帝有時候為了某些需要,會做一點小事情。

可在民眾人們看來,皇帝陛下連“老奶奶的房子漏水”這種小事情都會管,那麼他一定會管更大的事情。

他之所以現在不管,並不是因為他不願意做,隻是他不知道而已,那麼大家就請願吧。

有時候理想真的很美好,人們不願意相信現實不是現實扯淡,隻是他們接受不了。

統治者大殿中的氣氛又變得壓抑了一些,大臣們來的時候都看見了那些請願者,也看見了那些人手中高舉著的牌子。

不過很顯然,這件事皇帝不可能做,至少現在不可能做。

明明沒有人說話,明明他們都沒有做什麼,坐在台階上的皇帝陛下卻能夠察覺到今天的統治者大殿中,有一種很特彆的氣氛,似乎有一種看不見的東西在這些大臣之間快速的流動。

他看著這些人,不催促,也不急躁,就那麼看著。

大臣們就像是沒聽見那樣,繼續坐著,這個時候不是他們出頭的時候。

財政大臣在召集人手談論接下來怎麼辦,首相在召集人手討論接下來怎麼做,其他的大臣也沒有閒著。

無論如何,他們更加傾向於讓首相掌握財權。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