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755 再比如(1 / 2)

加入書籤

奢華精致的房間裡每一寸都散發著金錢的味道,隨處可見的名貴藝術品和黃金寶石,讓進入這裡的人會有一種錯覺——

那些隨處可見的東西,其實並不怎麼值錢!

但這僅限於這裡,等他們離開這個隨手可及之處都溢滿了財富的地方之後,等他們站在門外的寒風中冷靜下來,他們就會意識到,有些事情,並不是他們想象的那麼美好。

藝術品值錢,黃金寶石也值錢,但貴族的爵位更值錢。

在蓋弗拉帝國有兩種爵位,第一種是世襲貴族。這些貴族大多數都是領主混戰時期就已經活躍在蓋弗拉的領主們。

他們世代為貴族,時至今日,他們也依舊是貴族。

這些貴族的爵位並不是皇帝陛下能隨便動的,隻有經過樞密院全體貴族的表決之後,才有可能稍微動一下,但也隻是一下,不是動全部。

世襲貴族是樞密院存在的根本,裡麵的貴族也很清楚這一點,他們不會允許皇帝陛下隨便動世襲貴族的爵位。

還有一種貴族,是在“後蓋弗拉時期”誕生的,也就是皇室開始走上政治舞台,統合了整個蓋弗拉之後出現的。

這個時期“領主”還沒有完全的退出曆史舞台,但也差不多到了尾聲,皇帝冊封貴族的時候已經不再冊封世襲貴族。

世襲貴族本質上對一個國家來說,並沒有太多的好處。

他們掌握著各種特權,看看那些資本家們就知道了,資本家們想要發展,想要壯大,就離不開貴族的支持。

這也造成了蓋弗拉國內市場已經失去了競爭力,大家都在自己的地盤上乾著類似壟斷一樣,沒有競爭的生意。

更可怕的是這些貴族會世世代代的存在下去,最終讓這個構架走向一種扭曲的結構。

皇帝陛下從那之後,就再也沒有冊封過世襲貴族,冊封的都隻是非世襲製貴族。

在這些貴族中還分出了兩種情況,一種是減等繼承的貴族,每傳一代,爵位會下降一個檔次,這種減等繼承的貴族最高隻冊封到伯爵。

再往上的侯爵、公爵和親王,隻有皇室聯姻的時候才會恩封,以此來抬高小貴族的身份,讓他們至少在臉麵上能夠配得上皇室成員。

這些爵位,侯爵,公爵乃至親王,並沒有繼承性,換句話來說,這種貴族的孩子不繼承父輩的爵位,而是由公主懇請皇帝進行再次的恩封。

這也就是非世襲製貴族中第二類貴族,隻有一代人,什麼時候死,什麼時候取消貴族的名爵和特權。

但規則是規則,有時候執行起來又是另外一回事。

親王死了,他的爵位不會往下繼承,如果公主和皇室關係很親近,和皇帝關係很親近,那麼皇帝會從親王後代中選擇一個自己看得順眼的,繼續恩封。

如果皇帝和這位公主不怎麼親近,拒絕恩封,那麼這個“親王家族”就會一世而終,子孫都會淪落為“有貴族血統的普通人”

除了和皇室聯姻的這些人之外,其實還有些人也能得到皇帝陛下的恩封,比如說皇帝的狗腿子,那些弄臣,能夠讓皇帝開心的那些人。

比如說……林奇。

這些人都是小貴族,男爵,子爵或者伯爵,他們也是一世而終,可如果他們和皇帝的關係不錯,自己死掉的時候或者快死的時候皇帝還在位,能夠懇求皇帝再恩封一次,就能往下延續一代人。

但無論如何,這些人在傳統的“領主貴族”眼裡,都是小貴族,都是下等貴族,他們隨時隨地就會因為皇帝不喜歡他們了,或者皇帝去世而丟掉貴族的身份。

如果這些人平時表現得還算不錯,不張揚,不招惹人討厭,沒有了貴族身份後還能當一個富家翁。

如果他們的上一輩人在擁有爵位的時候表現得很狂妄,貴族們就會著手在他們丟掉爵位之後收拾他們。

有時候貴族並不像人們想象中的那麼風光,能夠風光的,終究隻是少數。

所以在他們還有一點特權的時候,能算是貴族階級的時候,儘量的抱團,樞密院也有機會進言懇請恩封。

總之,想要獲得滋潤,想要權力能長久,就必須做出取舍。

房間裡的儀表得體的先生和花枝招展的女士們彙聚在小小的房間裡,房間裡的香氣很好聞,都是一些花草的熏香,不像是化學香水那樣香得刺鼻。

男人們聚集在一起討論著事情,似乎所有的貴族天生就熱衷於各種時政。

女士們也也聚集在一起,不過她們討論的,更多是人群中的一個英俊的年輕人。

她們中的一些人不時就口出驚人之語,不過大家也沒有太驚奇,早就習以為常了。

有些習俗,很難說到底是好還是壞的,隻能說有需求時,它就是好的,沒有需求時,它就是壞的。

坐在人群中的林奇並不是太清楚自己已經成為了女士們討論的話題,他偶爾會看向女士們聚集的地方,並且微笑著點頭致意,引得女士們常常笑出聲來。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