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756 我出的招你猜不到(1 / 2)

加入書籤

林奇麵對著這些貴族毫不怯場的侃侃而談,他的年紀可能不是最小的,卻也相差不多。

麵對那些年紀比他大的,社會地位比他高的貴族們,他的眼中就從來都沒有覺得這些人比自己強,無論是任何方麵。

他看這些人的眼神,就像是站在馬路邊上看那些普通人,沒有什麼區彆,這也使得他有一種很特彆的氣度,一種氣場,讓人下意識的會認真的思考他所說的話。

“再比如說……”,他伸出手,隨意的指了指皇宮的方向,“首相和陛下爭奪權力,其實和我們這些人沒有任何的關係。”

“首相也好,陛下也好,他們掌握了權力之後會把手中的權力分出一份給你們中的某一個人,甚至是每個人都有一份嗎?”

不需要有人回答這個問題,大家都知道不可能,首相或者皇帝隻會安插他們的心腹進入各個重要的部門,絕對不是他們這些邊緣貴族。

這是真話,他們的臉色有點難看。

“所以我們把這件事情也孤立出來,其實我們隻是旁觀者,那麼首相能贏也好,會輸也好,都和我們沒有關係,我們為什麼要主動的選擇站在他的那邊?”

“他拉低蓋弗拉金融指數隻是因為這符合他的利益,他想要財政大臣離開中樞,就一定要創造一個‘曆史’,他並不是為了讓我們賺更多錢這麼做的。”

“所以在我看來,誰輸誰贏不重要,重要的是誰能夠給我們更多的好處,能到手的好處。”

“哪怕我們選擇站在陛下那邊!”

他把手中的杯子放下,臉上帶著一種看穿一切的戲謔,“未來不能當飯吃,隻有抓在手裡的權利可以,我們暫時不動,等他們爭得白熱化時,就會來拉攏我們了。”

“到時候誰開的價格更高,我們就站在誰那邊!”

如果樞密院裡的那些大貴族知道了林奇的說法,一定會說他絲毫沒有廉恥之心,在這種大事上居然搖擺不定眼裡全是利益,一副赤果果的小人嘴臉。

不過林奇也不怕他們知道,反倒是這些人如果知道了還能把他說的話傳出去,反而有助於後麵和首相或者皇帝談判——我能被收買。

稍稍緩了一口氣,給大家一些思考的時間之後,林奇再次開口。

他一開口,房間裡又一次變得安靜下來。

“接下來的情況變化不會太大,但是我有一件事需要你們去做……”,周圍的貴族們眼神裡沒有了多少抗拒。

他們是貴族,不需要自己有多麼聰明,隻要周圍有聰明的人就行了。

狂熱的小伯爵用力點了點頭,林奇突然間覺得,即便自己這個時候說要做他爹,他也會同意。

當然,這種想法隻是一個荒誕的想法,就像是閃電一樣亮起的瞬間就熄滅了。

他回過神來,認真的囑咐道,“我需要你們向蓋弗拉皇家銀行,和各大可能與財政大臣有關係的貴族銀行,以及民間銀行借款。”

“我知道貴族有特權,可以免掉一定時間的利息,我要求你們儘可能多的去借最多的錢,他們要抵押,就給他們抵押物。”

“把你們的房子,車子,所有能抵押的東西都抵押掉,不要害怕。”

林奇看了幾名似乎有些像是不適,扭了扭身體的貴族,笑著安撫了一句,“我不是要你們把這些錢拿去做什麼,你們要做的隻是把這些錢從銀行裡借出來,然後帶回自己的家裡。”

“你們不要把它給我,給首相或者給任何人,就放在你們的家裡,等一個月時間到了之後就把這筆錢還給銀行。”

“我們隻需要借用一個月的時間,一個月的時間也足夠了!”

林奇略帶著笑意的眉眼中透著一種幸災樂禍的惡趣,貴族們有些人到現在都不明白為什麼林奇要這麼做,不過他們卻覺得,這麼做似乎並不是無法接受的事情。

如果林奇要挪用這筆錢,他們說什麼都不會借的,但林奇不用這筆錢,這筆錢還由他們自己保管,一個月到期之後就還給銀行,連利息都沒有,他們就沒有什麼負擔了。

至於擔心有人去搶劫?

拜托,這裡是蓋弗拉本土,也許搶劫一個普通人警察局要個月時間才能抓住,但是搶劫一名貴族,如果罪犯沒有被當場擊斃的話,可能隻要天他就會被處以極刑。

動了一個貴族,就等於動了所有的貴族,這一點和聯邦的社會形態有不一樣。

在聯邦,資本家們隻會對其他受難的資本家落井下石(發現對方遭遇了困難之後不僅不會幫助他們,反而會趁機狙擊對方,掠奪財富),能保持什麼都不做,就已經算是他們的仁慈了。

但是在蓋弗拉,這不行,貴族可以和貴族鬥得死去活來,但其他人不能跨越社會階級對貴族發起挑釁,不管是任何形式的。

林奇囑咐完後很快大家就各自離去,他們要回去算算自己的產業能抵押多少錢,然後去銀行把這筆錢借回來。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