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758 賤骨頭(1 / 2)

加入書籤

“雖然這不合規矩,不過我認為它不是一個問題!”

皇家銀行貸款部門的主管笑著對一名貴族如此說,貴族原本有些不悅的臉上,也多了一些矜持的笑容。

這名貴族大清早地就來了,並且要求抵押自己的莊園、彆墅、豪車以及大量的藝術品和珠寶。

老實說碰到這樣的貴族往往意味著能大賺一筆,這種貴族有兩種情況。

第一種是他們可能參與了某個賭局,賭得輸光了所有的資產。

貴族之中也有賭徒,而且他們玩的還非常的大。

像是一兩百,一兩千甚至是一兩萬一二十萬一輸贏的賭局,對他們來說似乎都有點不夠刺激了。

錢多到一定程度時,輸贏真的就隻是位數的變化,這種變化很難讓人心跳加速。

隻有賭家產,才能讓這些賭徒貴族們感覺到那種快樂,那種踩著命運的鋼絲在深淵上緩慢前行的快樂,那種麵對未知命運的快樂。

蓋弗拉曆史上並非沒有在牌桌上破產的貴族,而且不止一個。

還有一種情況有可能是這些貴族的“生命周期”即將結束,比如說不確定是否能夠從皇帝陛下拿得到新的恩封,有可能會變成平民。

他們掌握著的資產很有可能會成為讓他們受害的誘因,這個時候把產業換成錢然後離開蓋弗拉是一個不錯的選擇,當然用這些錢去打通關係想辦法讓樞密院為他們申報恩封也有可能。

不管是哪一種情況需要他們把產業抵押給銀行,都意味著銀行能賺到很多錢,即便這些人是貴族,銀行也不可能按照市價的百分之百給他們貸款。

百分之七十,這已經是最大的讓步,平民如果想要貸款,在貴族和皇家銀行進行抵押,隻能拿到抵押物實際價值的百分之四十到百分之五十,在商人的銀行裡,可以拿得稍微高一點,但也不超過百分之六十。

彆看百分之七十好像不是很多,實際上已經非常的多了,特彆是貴族的手裡總會有些好東西。

比如說來自於皇室的賞賜,比如說來自於貴族的贈送,或者是某些資本家想要依靠他們從而進獻的各種藝術品,如果估的太高,他們有可能會把銀行當做變現渠道。

一大清早這名前來貸款的這名貴族一口氣把自己幾乎所有的產業都抵押了,雖然這筆生意能賺到錢,可也不是很好批,因為貸的錢太多了。

還好這隻是一個小貴族,他的家底不那麼厚。

一邊說著這件事不好辦,一邊笑著把自己的印簽壓在了合同上,從公事公辦的角度展示了這件事真的不好辦的同時,又體現了自己在整件事裡的作用和變通,不管以後怎麼樣,至少不會是一個“惡人”。

“我稍後就讓人把錢轉進您的賬戶中……”

小貴族微笑著頷首以表示自己對主管辦事的滿意,他看似隨口問了一句,“可以給現金嗎?”

主管有些……意外,“您確定要現金嗎?”

“這些現金能差不多堆滿我們這間房子,運輸也會是一個麻煩,而且會讓人知道您的房子裡有這麼多的現金,有可能會引發不可控製的安全問題。”

小貴族有些猶豫,“我打一個電話……”

在主管的帶領下,小貴族進入了休息室中,大概幾分鐘後出來了,他的表情又回到了最初的淡然當中,“可以,但你們要確保我隨時要支取這些錢的時候,它們必須能支取出來,我們之間需要簽訂一份協議……”

主管有點聽不明白,不過貴族曆來都是讓人不明白的一群人,“其實您完全沒有必要擔心這個問題,作為帝國銀行的總行,我們有信心也有實力,在任何時候兌付任何取款要求!”

他說出這句話的時候臉上帶著一種發自內心的驕傲,他還省掉了“皇家”這個詞,應該是帝國皇家銀行。

從這方麵也反映出帝國皇家銀行的實力。

隻是他很有信心能做到這一點,小貴族卻不那麼認為,“如果我們不能簽訂一份補充協議,那麼你就得給我現金,安全問題不需要你考慮。”

看著貴族並不像是在開玩笑的樣子,主管有些遲疑,“我需要詢問一下,請稍等。”

他離開了房間後去了隔壁房間,通過內部電話給目前正在銀行主持工作的執行理事長彙報了這個消息。

執行理事長雖然也覺得有點莫名其妙,可想著要一下子拿出那麼多現金,的確挺不方便的——帝國皇家銀行用來存放現金的地下保險庫打開很麻煩,需要很多道手續,還需要五名理事長同時用自己的鑰匙插進去。

為了那麼一點錢,折騰一兩個小時,他覺得不劃算。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