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767 一艘破船(1 / 2)

加入書籤

如果蓋弗拉皇帝陛下此時就坐在聯邦總統先生的辦公室裡,總統先生有可能會微笑著來一句“就這”表達自己的驚訝。

他不是想要嘲諷誰,是真的有這樣的感覺,就這麼一點小事情能掀起一場金融危機,這實在是讓總統先生有點吃驚,也讓他意識到,蓋弗拉的金融秩序比想象中的脆弱。

如果這種事情發生在聯邦……,總統先生看向了特魯曼,“我們會不會有這樣的風險?”

後者給了他一個非常肯定的答案,“總統先生,這種事情不可能發生在聯邦。”

總統先生很滿意的點了點頭,果然,聯邦的整個社會政治體製還是很合格的,隻是他想的其實和彆人想的不太一樣。

至少其他人想的是“我們的資本家果然比蓋弗拉的資本家厲害得多”,並且這種想法還是占據了主流的地位。

“那麼我們是否能夠通過這件事做點什麼?”,總統先生很快進入了角色當中,國防部的人提前和他通過氣,他知道這場會議的核心是什麼。

他看向其他人,放下了手中的鋼筆,稍微向後靠坐在椅子上,“兩年多前我們也遭遇了一場金融危機,我們撐過來了,這對我們的國家,社會造成了很大的打擊。”

“現在蓋弗拉人也遇到了這些問題,我覺得作為一個旁觀者並不符合聯邦的利益,也許我們應該做點什麼。”

他說完這句話之後,國防部的代表就接過了話題,“是的,總統先生。”

“兩年前在我們的身上發生了同樣的事情,當時林奇先生提出了一種新的概念,叫做‘金融戰爭’,當時我們對這種改變的了解還很淺顯,現在我們多少掌握著了一些內容。”

“也許這是一個好機會,我們可以通過一些方式打擊蓋弗拉已經脆弱的金融體係,無論是為我們自己謀取一些好處,還是單純的打擊蓋弗拉,似乎都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國防部的代表說完之後看向了其他人,目光最終落在了特魯曼先生的身上。

如果不是他一直在關注這件事,國防部也不會把這件事放在心上。

現在蓋弗拉的確出現了這種情況,要是不說這件事吧不太合適,但說出來,國防部也不認為會有什麼太好的辦法。

好在聯邦人就是閒,沒事坐在一起說幾句話廢話一天就算過去了。

大家的目光都落在了特魯曼先生的身上,他沒有絲毫的緊張,瞥了一眼麵前筆記本上寫寫畫畫的內容,看向了其他人。

“如果我們隻是實施類似金融打擊的方式,並不能夠為我們帶來什麼實質性的好處。”

“發動一場‘金融戰爭’的確有可能會讓蓋弗拉的麻煩變得更大,可對我們自己來說,並沒有什麼太多的好處。”

他已經有了一個很完整的思路,很有條理,咬字也很清楚。

“我們還要為此付出一些資金,並且這些資金會有很大的危險,蓋弗拉國內的金融環境相對的封閉,資金進去了之後想要出來就不那麼容易了。”

“如果我們在國際貿易中打擊蓋弗拉的訂單,會讓我們原本製定好的發展計劃發生偏移,並且這麼做也隻會讓我們和蓋弗拉之間的仇恨加劇。”

“全世界都會把這看作是一種信號,一種我們已經足夠強大,強大到可以逼迫上一個時代的霸主。”

“這不是一個對我們友善的信號,所以我並不支持針對這次的事情,以任何方式對蓋弗拉發動攻擊,哪怕是試探性的。”

總統先生聽完之後點了點頭,特魯曼先生就這一點好,再怎麼複雜的事情到了他的嘴裡都能變得很容易理解。

簡單一點來說,就是目前沒辦法對蓋弗拉本土的情況進行乾涉,如果對國際貿易下手,又很容易招恨,加上蓋弗拉的潛水艇技術還領先於全世界。

貿然的樹立起敵對的立場,是非常不明智的。

不管是蓋弗拉還是聯邦,目前主要的市場都在國際上,一旦蓋弗拉人發狠派遣潛水艇到處攔截聯邦的商船,還真就一點辦法都沒有。

在沒有確切的可以反潛的裝備問世前,這玩意就是戰略級的武器!

總統先生點了點頭,他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手表,一般而言他做出這樣的動作時,就是在提醒大家,差不多的話,可以考慮散會了。

他覺得也的確可以這樣,既然蓋弗拉的金融危機不能夠利用起來,那麼還討論下去有什麼意義?

特魯曼先生咳嗽了一聲,打斷了總統先生接下來想要說的話——“還有其他什麼事情嗎?”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