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768 單獨聊聊[12/15](1 / 2)

加入書籤

臨時的內閣會議上討論的結果非常的積極,總統先生最終同意了特魯曼先生的要求,並且把整件事全權委托給特魯曼先生。

這就是蓋弗拉不如聯邦的地方,在聯邦這個新生的國家之中可能的確缺少一些厚重的底蘊。

可這裡也沒有一些有著悠久曆史國家才有的沉悶,從上到下,從下到上,每個人似乎都充滿了一種乾勁。

就像是十幾二十歲的年輕人,隻是一個畫麵,一個念頭,從他們的腦海中閃過,他們立刻就能變得像一隻發情的公狗一樣呼哧呼哧的到處擂。

處處都透著這種朝氣,國家就有未來。

這不像蓋弗拉,它就像是一個六十多歲的老人,彆說想起了什麼,它恨不得和所有異性做兄弟!

一個充滿了朝氣,一個隻剩下暮氣。

很快,雙方就一拍即合,就像是……碰著……立刻就……了一樣。

蓋弗拉皇帝第一時間公布了這個消息,以求穩定國內的經濟秩序,並且也在這個時候,財政大臣公開表明自己將會引咎辭職,並且接受處理。

這個消息來得很迅猛,迅猛到很多人都仿佛沒有睡醒一樣。

蓋弗拉是一個君主製的國家,在這個國家中皇帝享有名義上的最高統治權,大臣的任免,官員的任免,都不是通過選舉選出來的。

誰能夠當大臣,這是由皇帝決定的。

當然貴族們的意見也很重要,如果皇帝不想和大多數貴族鬨得很不愉快,有時候他也需要尊重一下貴族們的想法。

有時候。

這也表示如果皇帝對某一個大臣有所青睞,那麼在這個皇帝在位期間,沒有外力的影響下,大臣們的人選幾乎不會發生太大的變化。

可能十幾年甚至二三十年才會改變一下甚至一輩子都不改變,在蓋弗拉的曆史上總會有些人一乾就是一輩子。

像這次財政大臣引咎辭職的事情都很少發生,人們本來並不認為事情嚴峻到了這一步,頂多讓財政大臣站出來道歉就算完事了,沒想到財政大臣居然……辭職了。

這種巨大的差距帶來的驚喜一瞬間就讓一些人**了,這是民意的勝利,是人民自主權利和皇權之間的勝利。

今天的一小步,就是未來的一大步!

財政大臣的離開加上聯邦政府的資金乾預,讓市場很快就明顯的穩定了下來。

這其實和秘密警察公開抓捕那些投機主義者也有一定的關係,在這段時間裡人們過得無比精彩,一些人們印象中的有錢人,富豪,大人物,都紛紛倒台了。

理由不是他們有多麼的富有,沒收了他們的財產能夠有助於擺脫目前缺錢的困境,而是這些人利用這次機會,大發國難財。

其中有些人也是做空的主力,他們一邊跟著林奇這些貴族屁股後麵做空,一邊散播各種謠言蠱惑民眾,乾擾市場行為,現在他們要為他們的所作所為付出代價了,慘重的代價。

“銀行的秩序正在恢複。”,林奇帝國皇家交易所不遠處的樓上透過窗戶看著街道上的銀行。

此時的銀行門外已經沒有那麼多人排隊了,隻有不到十個人,周圍還有一些很特彆的警察在來回巡邏,一名等待著取錢的中年人忍受不住這種巨大的壓力,默默的離開了取錢的隊伍。

那些警察和普通警察有一點區彆,他們的寬簷帽顏色偏藍色,而普通的警察寬簷帽顏色是黑灰色,武裝警察的寬簷帽是深青色,不同的顏色代表著他們不同的身份。

林奇這個外國人對這些不了解,但本地人都很熟悉。

“他們害怕了。”,小伯爵看著窗外的眼神裡透著一種不應該出現在他這個年紀的冷漠。

那種眼神……怎麼說呢,就像是在看一隻不可能對自己造成任何傷害的小動物,談不上喜歡,也絕對不會有什麼尊重。

可等他看向林奇時,眼睛裡又充斥著一些毫不掩飾的崇拜,“那些警察,他們是第七警察部的秘密警察,人們都害怕這些人。”

他和林奇說了一下這些警察的特征,以及他們曾經可能做過或者沒有做過的大事情,林奇多少明白了一些。

一個不講道理的暴力機構,的確讓普通人這種沒有抗風險能力的群體毫無辦法,也會因此產生畏懼。

“林奇先生,接下來我們要怎麼做?”,小伯爵看著林奇的目光閃閃發光。

林奇的目光從外界收回來,走到了椅子邊坐下,“什麼都不用做,等著結束後數錢就行了。”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