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774 碰撞(1 / 2)

加入書籤

有時候蓋弗拉皇帝陛下有些憎恨自己的父親,自己的爺爺以及那些所謂的祖先。

明明有機會讓這個國家成為皇室手中的玩具,可偏偏這些人卻選擇了最愚蠢的方法來統治這個國家。

分權給貴族,讓貴族製約皇室的權力,看上去好像是一種很平衡的做法。

貴族的權力不會過於的膨脹,皇帝手中的權力也不會因為獨裁而不受控製,但身為一名皇帝,他現在很不開心。

防務大臣的要求很合理,一個國家的財政是非常重要的工作,現在財政大臣的位置空置著,具體的事情由大家商量著來決定。

乍一看這種做法好像很不錯,大家商量出來的結果肯定不會偏向於某一方,並且每個人……至少大多數人都認為這麼做是合適的,才會作出相同的決定。

可事實是,這樣做嚴重的乾擾了財政工作的正常運行,並且新的財政大臣沒有補缺,財政係的位置就暫時不能隨便安插人進去。

萬一將來的人選和現在的情況發生了變化,安插到各處的人很有可能會被趕出來,這樣會讓大家臉麵上都不好看,到目前為止還是各處的副手在主持工作。

必須要拿出一個章程來儘快選出財政大臣,不讓某些小事情因為立場之類的非內容因素嚴重的影響工作的速度。

可問題是,這個時候問出來,在這個地方問出來,不像是在討論,反而像是在逼迫皇帝陛下作出決定,無論是好的還是壞的,這些人都在逼他,不願意給他更多的準備機會。

皇帝陛下沉默了片刻之後,說道,“你們對新的財政大臣人員,有什麼好的建議沒有?”

用新的財政大臣來穩住其他大臣,皇帝把提名權給了大臣們,他的意思其實很明顯,依舊讓財政大臣保持著相對中立的立場,暫時他也不願意和這些大臣們鬨翻了。

海軍大臣閉口不言,他低著頭看著自己手指上的戒指,似乎在思考什麼。

對於海軍大臣來說,無論誰當財政大臣,都不可能短缺了海軍的各種預算,蓋弗拉目前最強大的勢力,也是唯一能夠拿得出手的武力,就是海軍。

不給海軍撥款等於自己砍自己一刀,還是砍在了最疼的地方,無論誰來當財政大臣,都必然會和以前那樣,和他有說有笑。

陸軍大臣仰著頭看著大殿頂上的那些彩繪,就像是一名癡迷於研究各種藝術的學者那樣沉浸在了藝術的海洋中。

加強陸軍的建設也是大家商量出來的結果,並且重心轉移之下,海軍在安美利亞地區的價值其實已經不大了。

他們總不可能開炮炮擊自己的城市,海軍的威懾力幾乎等於沒有,陸軍才是最重要的那個。

“巨大陸地國”的計劃進入了執行階段,陸軍的作用性越來越明顯,也越來越重要,他不擔心有誰敢掐住陸軍的錢袋子,那純粹是不想活了。

其他的大多數大臣或者有些波動,或者沉默不語,他們對於誰能夠擔任財政大臣這個提議,不是很感興趣。

有些人的目光已經看向了首相了,首相也沉默著,仿佛一時間大殿內的所有人都失去了說話的能力。

過了不知道有多久,大概兩三分鐘,也許會更久一點,首相突然打破了大殿內的沉寂。

“看起來大家心中都沒有合適的人選,不如暫時由我來兼任這份工作,等大家想到了合適的人選之後,我們再重新分配工作。”

他說得毫不猶豫,目光直視著皇帝陛下,兩人隔著十幾米的距離對視著。

皇帝居高臨下,首相抬著頭,兩人對視著。

首相的目光很溫潤,沒有任何的攻擊性,眼裡含著一些笑意,以及一名臣子對皇帝的討好。

皇帝的眼神有些淩厲,似乎在質問首相憑什麼敢這麼做,還敢真的做出來?

兩人都沒有互相退讓,對視了片刻之後,皇帝陛下搖了搖頭,“首相的工作繁忙,這段時間你的氣色很不好,如果再兼任財政大臣的工作,我可不想……打電話來罵我剝削他的丈夫。”

皇帝陛下口中的這個女人是首相的妻子,也是一名貴族之女,和皇室有點血緣關係。

她父親的姑姑是皇帝陛下爺爺的爺爺的孫女,聽著好像應該是皇帝陛下的某個奶奶。

按照關係來說,的確是這樣,可實際上皇室和貴族們在談論這些問題的時候,他們口中的“高貴”永遠都隻和血統有關係。

先是二分之一,然後是四分之一,接著是八分之一,十六分之一,三十二分之一,按家族輩分,首相還應該是皇帝的“兄弟”

彆看雙方似乎還有著一些血親的關係,可一旦事情涉及到的權力,這個大殿內的每個人都能做到手刃親人的程度。

對他們而言,什麼東西都能丟,唯獨不能失去權利。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