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777 豹子(1 / 2)

加入書籤

林奇一開口,就讓皇帝陛下無法把話繼續說下去。

安美利亞行省缺乏發展的主要原因是貴族們不願意過去,一方麵安美利亞行省是一個“租界”,在這個世界上還不存在什麼超過一百年就是永久租界之類的說法。

無論租界的租期是多久,時間到了就都要歸還租界。

換句話來說,如果貴族們在安美利亞行省投入了大量的資金發展這個地區,那麼等一百二十年後,這個發展起來,在經濟方麵可能都超過蓋弗拉本島的地區一到期,就要歸還給它的“原主人”

那麼這麼多年的時間,精力,財富,最終都會便宜給彆人,而且還是蓋弗拉的敵對國,這簡直就是在資敵。

等這個地區被原所有國拿回去之後,他們有可能會優待蓋弗拉的貴族和商人嗎?

不可能的事情,他們不大肆抓捕蓋弗拉貴族就已經謝天謝地了,無論如何最起碼他們也會把貴族們驅逐出去。

這也意味著蓋弗拉貴族們一百二十年的心血會白費,一個貴族家族傾儘全力投入的資產最終都會成為彆人的東西,他們怎麼可能有興趣響應皇帝陛下的號召,在那邊發展?

在這之前,也有一些說法,說是蓋弗拉皇帝不打算歸還這片土地,他們一定會在下一次戰爭爆發時,徹底拿下整個國家,作為蓋弗拉征服全世界的前哨站。

可問題是,到目前為止人們都沒有看見任何希望,要征服一個大陸國家,首先侵略者就必須擁有強大的陸軍。

蓋弗拉的陸軍……人家不來侵略他們就已經不錯了,貴族們不認為皇帝說的話有實現的那一天。

這不是什麼悲觀主義,隻是事實。

其次,一旦安美利亞行省發展起來,蓋弗拉本島的地位就會變得很尷尬。

貴族們的家底都在本島,麵積巨大的土地,優美的山莊,森嚴的古堡……

還有各種值錢的不動產,這些時代累積下來的財富都以各種形式和本島牢牢的綁定在了一起。

一旦安美利亞行省發展的勢頭好過本島,貴族們的財富就會瞬間縮水大半,因為財富和權力的重心轉移連帶著會讓本島逐漸的走向沒落。

貴族們怎麼可能去促成這樣的事情?

發展一百二十年後把這些年裡的財富送給敵對國的同時,在這個過程中還不斷的削自己的頭皮給安美利亞行省輸血,貴族們不可能這麼做。

大家都知道發展安美利亞行省是目前走出“困島”的唯一辦法,可在利益的趨勢下,人們還是不願意聽從皇帝陛下的要求儘可能的去安美利亞行省發展。

這裡麵有無法動搖的原則問題,以及底線問題。

哪怕到了今天,在安美利亞行省發展的貴族都少得可憐,除了一些在那邊任職的官員不得不過去之外,其他貴族都不願意過去。

為此,皇帝陛下傷透了腦筋,他總是在考慮用什麼辦法把貴族們都“驅趕”過去,他甚至還提出了要把皇宮搬遷到安美利亞行省的想法,可依舊沒有取得任何的進步。

林奇此時的一句話,讓他看到了一種希望。

任何事都是這樣,從孩子們開始學習走路,到騎士學徒們第一次拿起長劍,無論是什麼,從無知開始都會有第一步,關鍵的第一步。

皇帝陛下沉默了片刻,他看著林奇,心裡權衡著一些選擇,偶爾他也會低下頭,或者看向其他地方,不讓林奇太長時間的注視他的眼睛,暴露自己的想法。

時至今日,他再也不會把林奇當作是一個年輕人去看待了。

他剛剛才和首相談到了要拿下林奇這些“投機主義者”去安撫整個市場,沒想到林奇先一步提出了另外一種思路。

這個思路很誘人。

老實說。

比起滿足一些金融投資者的虧空,發展國家大計顯然更加重要一些,一個是小民們的喜怒哀樂,一個是帝國崛起的必然道路,怎麼選,皇帝陛下還是很清楚的。

他現在的猶豫,隻是想要給林奇製造一種錯覺——我很想答應,但這很不容易,哪怕我答應了,也是很勉強的。

林奇看著皇帝陛下的表演,心裡早就吃定了他,他就那麼看著,看著……看到皇帝陛下有些羞惱了。

按照劇本,這個時候林奇應該提出更進一步的條件來打動他,加碼就是這個意思。

一個不夠,再給一個。

可林奇一點表現都沒有,皇帝陛下告訴自己彆生氣,這是林奇的策略,可他總是會忍不住有點惱怒。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