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780 林奇的視角(1 / 2)

加入書籤

我們常會用“孤立事件”來肯定一件事情的“純潔性”

不是說這件事的內容有多麼的高雅純潔,而是說它和其他已經發生的,或者還沒有發生的事情之間,是沒有什麼聯係的。

並且這種說法,更多的是使用在和政治有關係的事情。

人們往往會說某一件事是一件“孤立事件”,和其他什麼事情都沒有關係聯係,可政治事件又有幾件能夠是真正的“孤立事件”那麼的純粹?

一件都沒有!

政治本身就是以利益驅動,沒有利益的驅動,就不可能有一係列的政治行為,而這恰恰說明了政治沒有“孤立事件”的原因。

首相閣下當眾和林奇握手,說明了什麼?

如果是首相閣下自己來說,或者林奇自己來說,他們很有可能會告訴彆人,這就是一次很簡單的握手而已,沒有更複雜,更深層次的目的,可以把它看作是一個單純純粹的事情,不需要妄加解讀。

但這是真的嗎?

不久之前首相還想著要拿林奇開刀,現在一轉眼就和他握手並親切的聊了幾句,要說這裡麵沒有其他什麼事情,誰都不相信。

自認為聰明的貴族們開始解讀這些表現,比如說林奇是如何化解這個麻煩的?

他決定帶著他的那夥人去安美利亞行省發展,於是首相閣下就沒有繼續針對他,並且還和他握手交談。

這意味著什麼?

這意味著這件事的背後肯定還有很多其他的,在人們視線之外的幕後交易!

但凡和權力沾邊的東西,都讓人緊緊跟隨,於是另外一群邊緣人士,互動靠了過來。

這些在本島已經沒有地方去壯大自己家族的貴族們,開始認真的考慮走出去是否能夠解決目前他們所麵對著的困境。

這也是首相和林奇握手的目的,他們要說服更多的人和林奇一起去新的地方發展,甚至在帝國皇帝和大臣之間,已經存在了一種新的想法。

他們打算把一部分新貴族,小貴族,都弄到安美利亞行省去,把本島留給那些大貴族們,讓貴族分裂成為兩個陣營……

林奇接待了這些貴族,和他們暢聊著如何一同發財致富,看得出這些貴族們對林奇的提議非常感興趣,其中有一些表示願意和林奇一起前往安美利亞行省實地考察,嘗試著在當地進行投資。

事情走到了這一步,由圓融資本引發的事情已經逐漸的平息下來。

十一月二十九日,也是最後一個星期日時,有關於樞密院元老們的選擇“不經意間”開始在貴族群體中流傳起來。

沒有人知道是誰最先透露出這個消息的,它就像是突然出現在人們的腦海中那樣,一瞬間大家都開始熱烈的討論起這件事。

貴族集團就如同林奇所預料的那樣憤怒了,他們投入了大量熱情的世界在他們自己都不知情的情況下,就被人早早的決定下來,他們對此格外的不滿,其中一些人認為樞密院的那些老牌貴族出賣了貴族集團的利益。

受到人們指責的老牌貴族們卻對人們的指責沒有任何的反應,直到當天晚上,有一位大貴族在一個非公開的場合表明了他以及他們的態度。

他表態的方法非常的簡單,隻是把樞密院的規章製度重申了一遍。

這個以“元老”為核心,“長老”為枝乾的樞密院中,普通貴族根本就不具備投票選舉之類的權利!

無論他們在這件事作出最後的決定之前都做了什麼,拉攏關係或者交易苟合,都是沒有意義的,也不具備價值的,他們不是樞密院的主人,也掌握不了最終樞密院的建議。

這個態度一宣傳出去,整個樞密院就炸了鍋,甚至波及到了所有的帝國貴族。

小伯爵也在關注這件事。

裝修奢華的房間裡,林奇翹著腿看著電視節目,自從聯邦的節目引入蓋弗拉之後,蓋弗拉的一些電視節目也在快速的改革。

比如說一些時政類脫口秀節目,這些節目以前雖然不會過渡的吹捧貴族和官員,能夠保持站在中立的立場上,但也不怎麼會去抨擊貴族。

蓋弗拉的文化就是這樣,你可以私底下說說,但不能拿到明麵上來說。

貴族們不會因為兩個人走在街頭碰麵後隨口聊了一句“貴族都他媽有病”就大動肝火,可如果你把這些東西放在電視節目裡,主持人或者嘉賓當著電視機前觀眾的麵說“貴族都他媽有病”,那就是大事情了。

他們不會吹捧,也不會貶低,所以蓋弗拉以前的時政類聊天節目總是讓人覺得很無趣,隻有那些貴族或者政客偶爾會看看。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