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795 怪癖(1 / 2)

加入書籤

人是一種很奇怪的生物。

當林奇沒有什麼緋聞的時候,很多人都在說他喜歡男人,是一個基佬,這可不是一個好說法。

那些女性們還在努力爭取她們的權力,無論她們做的怎麼樣,至少有一些人認可了她們的努力,社會也對她們變得寬容。

這對於女性們來說,無疑是一個有史以來最好的時代。

可對於性取向異於常人的群體們來說,這個時代的聯邦是最糟糕的時代。

他們被人們冠以各種稱呼,像是什麼異教徒,墮落者都是比較常見的。

在某些不知道從什麼地方引證的經文解說中,有那麼一段——

“魔鬼通過魔法使人們墮落,讓他們分不清男女,以此希望斷絕人類的繁衍……”

大概的意思就是同性生不出孩子,人類最後會因為沒有子嗣從此滅絕,這就是魔鬼的陰謀。

當然,更多的時候有可能是圍城之外的人對圍城內情況盲目的猜測所導致,他們認為這些人和他們的愛情是肮臟的,醜陋的,畸形的。

其實隻要是愛情,真正的愛情,本身就是純粹的,哪有那麼多負麵的東西?

有時候人們不能理解,純粹的愛情不隻是跨越了性彆,還有可能跨越物種與生死,麵對純粹而乾淨的愛情時候他們感覺到了自己的卑微和醜陋。

於是他們驚慌失措的認為這些就是錯的,不是嘗試著去了解,去理解。

主流社會對於這種情況是非常鄙視的,越是傳統的大家族,越是聯邦的上層,對於某些問題的看法越是死板。

其實不管是聯邦還是蓋弗拉亦或是其他的國家,傳承和子嗣永遠都是家族延續最重要的工作之一。

哪怕他們中有些人對異性的興趣不及同性的萬分之一,他們也會強迫假裝自己是一個正常人。

報導對林奇像是基佬的猜測,實際上是最惡毒的攻擊,一旦坐實了這一點,上流社會就會對他關上大門。

他們不會讓一個受到魔鬼引誘的人進入他們之中,那會讓一些年輕人迷失在充滿了迷霧的人生旅途上。

好在,林奇及時的扭轉了人們的這種看法,而幫助他做到這些的,就是此時門外的那些記者們。

他們高舉著各種相機等待著佩妮從林奇家裡出來的那一瞬間,甚至還有兩名記者正在翻林奇家門外的垃圾桶。

他們從中找到了一個東西,裡麵有些殘留。

記者a嗅了嗅,“好像是昨天他們用過的,味道還很刺鼻。”

記者b直接丟進嘴裡裹了裹,然後吐了一口唾沫,“是林奇和佩妮用的沒有錯……”

記者a看著記者b,默默無言了一會,“我覺得這本身就是一個新聞。”

記者b翻了翻白眼,“我自己已經給自己登過一次新聞了!”

……

沒有這些記者,林奇的一些私生活就不會那麼簡單的就暴露在公眾的麵前。

這就是人類另外一個奇怪之處,越是大大方方給他們看的,他們越是不喜歡看。

反倒是偷偷摸摸藏著掖著不願意給他們看的,他們更加充滿興趣。

這就像是商業街上的一些表演,那些表演者站在人們一眼就能看見的地方表演,路人們對此都不乾什麼興趣,連多看一眼都不願意。

可如果有很多人在圍觀,一眼看不穿,那麼路過的行人有可能會停下腳步,擠進人潮裡非要看一會再走,哪怕表演的內容相當的無聊枯燥。

偷窺癖,一種從人類誕生就深深刻進人類骨子裡的東西在作祟,人們對林奇光鮮的一麵不太感興趣,他們隻想窺探林奇的**。

就像是……他們如果能夠發現林奇道德品質乃至人性上的一些小缺點,就會覺得自己不那麼的“醜陋”了。

這是一種病,還是絕症。

房間裡,林奇用完早餐之後暫時沒有什麼工作要做,他現在算是在給自己放假,聯邦國內的生意不是那麼好做。

就像是之前說的那樣,除了金融方麵,實體行業已經趨於飽和,隨便的做些什麼很容易引發一連串的問題,這是林奇暫時不想要的。

正在他看著報紙打發時間的時候,電話鈴響了起來。

“老板……”

說話的是納加利爾公司的負責人阿斯爾,他作為納加利爾人,在這方麵有很大的優勢。

一個正在覺醒的民族對發生在這個民族身上、周圍,以及發生在納加利爾這個國家的任何事情都帶著一種強烈的憎恨,用阿斯爾來做總經理,更容易減少不必要的仇恨。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