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354 踏入這個圈子,就要遵守它的規則(1 / 2)

加入書籤

安委會對“健康聯邦人基金會”的調查完全結束,這可能是曆史上最快的一次調查……唔,也許不是,有些調查可能在這個想法誕生的時候就被阻止了,那些才是最快的。

雖然健康聯邦人基金會無法繼續的深入調查下去,但是對另外兩個基金會的調查卻沒有任何問題,一個是幫助人們觀察魚類的基金會,還有一個則是研究聯邦一共有多少種在秋季才開花植物的基金會。

也許是因為在醫療集團麵前吃了虧,也許是有了一些新的想法,特魯曼變得比以前更深沉了,也更低調了。

中午的時候,威爾士議員請了一位在布佩恩比較活躍,也相當有名的掮客到家中作客,他已經意識到一些問題了,現在他需要有人來幫他解決這些問題。

醫療集團逼退特魯曼針對性的調查讓他意識到總統先生也好,特魯曼也罷,都遠沒有他想的那麼強勢。

是啊,畢竟這隻是一個“半路總統”,他的總統內閣,包括了目前一些大部的部長和他都不完全是一條心的,其中更有各種各樣的鬥爭,就連進步黨黨內對他繼續競選乃至於勝選,都有些看法。

可即使是這樣,總統先生手中依舊名義上掌握著聯邦最高的權力,依舊讓威爾士議員感覺到吃力。

所以他邀請了一位人在政壇外,但是在政治圈子裡非常有名的“有能力的朋友”,埃爾森先生。

埃爾森先生曾經擔任過一任副總統,隻有一任,原本他在政壇上應該還有些不錯的未來,但因為一場辦公室醜聞,他不得不向總統先生遞交了辭呈。

辭去了副總統的工作之後他也沒有再擔任任何具體的工作,而是開始以一個政治掮客的身份活躍在布佩恩。

不管是保守黨,還是進步黨,以及總是沒有什麼存在感的社會黨,似乎都會給他一些麵子,這讓這位七十一歲的老先生看起來隻有五十多歲的樣子——愉悅的心情能使人年輕。

“十五年的本托……”,坐在餐桌邊上的埃爾森先生很有老派的紳士風度,那是一種一眼就能看出來,令人覺得如沐春風的風度。

他笑著的時候有些花白的眉毛會抖起來,整個五官麵容都很親和,笑容也很有感染力,“這可是一瓶好酒……”

他說的本托,是指他手中的紅酒,埃爾森先生今年已經七十一歲了,他的醫生很多次警告他,不能再飲用高濃度的酒精飲料,當然他也很愛惜自己的身體,除了偶爾失眠的時候會用烈酒外,其他時候都是紅酒。

本托是一個酒莊的名字,在全世界都享有盛名,窖藏十五年的紅酒,的確是個好東西。

威爾士議員為埃爾森先生打開了紅酒,為雙方都倒了一些。

沒有花裡胡哨的品酒,在這裡,以及在他們這種階層,沒有人會像是小醜一樣把一小口紅酒包在嘴裡然後猛地吸氣發出咕嚕嚕的聲音,以此來催化催發出酒中的芬芳因子。

就算是品酒師,也隻有在鑒賞會的時候會裝神弄鬼的那麼做,在平常,他們和普通人,和那些不懂得品酒的人一樣。

把酒打開,倒上,然後碰杯。

叮……

“用這麼好的酒來招待我,讓我有些惶恐!”,埃爾森先生依舊在笑,他放下酒杯,暗紅色的酒精飲料順著杯壁緩緩的下滑。

紅酒杯的杯廓不算小,他們隻是抿了一小口,很少很少的一點,略微帶著沒有化開的澀味的液體並不適合現在就大量的飲用。

它們會隨著時間的流失變得芬芳起來,而且不需要醒酒器,不需要任何其他不必要的一切。

威爾士議員沒有說些其他的東西岔開話題,他直接點著頭說道,“是的,我遇到了麻煩,有人在調查有我持股的兩家基金會,之前是三家……”

至於為什麼現在是兩家,埃爾森先生很清楚,他也是給總統先生打電話的人之一,隻是一通電話,就讓他獲得了得到了一張有簽名的感謝信。

“特魯曼!”,埃爾森先生直接指出了這個“有人”是哪一個人,他說著拿起刀叉,“抱歉,醫生說我不能空腹太久……”

威爾士議員立刻做出了一個邀請他用餐的動作,自己則繼續說道,“是的,是的,特魯曼,他們對我最近的一些事情可能有些看法,我認為這是可以通過溝通解決的,我也一直在等他們來和我溝通,但他們……”

“庫爾力克……”,埃爾森先生突然說了一句,打斷了威爾士議員的話。

後者似乎沒有聽清楚,“抱歉,您剛才說了什麼?”

埃爾森先生把口中的牛肉咽下去之後,拿起餐巾沾了沾嘴唇上的醬汁,“我說庫爾力克的特級牛肉,受到一些經濟和大環境的影響,現在一磅特級的牛肉要一百七十塊錢左右。”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