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378 又不當人了(1 / 2)

加入書籤

很多時候在公司或者其他什麼地方挑選人選時,第一考慮的不是可供挑選的人有多少的想法,而是這些人有多聽話,是不是懂事。

有想法的人多的是,滿大街的人都有自己的想法,任何一個行業中如果隻是談想法,一些剛入行的年輕人都能說上一晚上不帶重複的想法。

但能被選中的,能得到領導賞識的,還是聽話和懂事,它們有時候是一個意思,有時候不是。

幾名編劇承諾儘快的寫出劇本送給林奇查看,而林奇則在第二天就返回了布佩恩,他這一段時間裡基本上就住在了布佩恩,有些事情離不開它。

稍作休息一天,周一的第四次雙邊談判開始了,從一開始雙方都已經完成了最終的意向,隻剩下一個問題沒有解決,那就是合法流通貨幣的問題。

以德拉格為首的省督經過這段時間的補課——他們花錢雇傭了一些各種學者專家為他們提供建議。

在聯邦這種大環境下,隻要能掏的出足夠多的錢,自然會有各種專家為他們提供專業的谘詢服務,這也讓他們明白了法定貨幣對一個地區主權的穩定性有多麼的重要!

為了賺錢商人們都能夠把吊死自己的繩子賣給劊子手,那麼現在為了利潤稍稍出售一些還算不上賣國的知識,不算過分吧?

所以他們咬緊了牙關,比上次一談判更加堅決的反對讓聯邦索爾成為納加利爾的法定流通貨幣,連合法流通貨幣都沒有答應下來,圍繞著這個問題進行激烈的磋商。

這個是新聞上的說法,除了沒有打架,沒有指著鼻子罵人之外,各種威逼利誘都使了出來。

納加利爾的代表認為他們可以提供市場浮動性質的貨幣兌換業務,不按照官方的彙率進行兌換,而是按照市場自由的浮動彙率進行兌換。

他們還認為這已經是很大的讓步了,要知道現在加利爾兌聯邦索爾的官方浮動彙率是四十四比一,四十四加利爾可以換一聯邦索爾,但實際上現在在真正的自由彙率市場中,在黑市上,一聯邦索爾已經可以兌換一百零一加利爾了。

這比三個月前有了更進一步的彙率變化,造成這些原因的也和普雷頓海盜集團有關係,聯邦揭露了這個海盜集團對納加利爾經濟方麵的控製,體現出了納加利爾在軍事方麵的無能為力,以及在經濟方麵的受控製程度。

在普雷頓海盜集團還沒有被消滅之前,人們並不看好納加利爾的未來發展,所以他們的貨幣持續貶值,但他們自己不承認。

他們始終認為他們的貨幣兌換聯邦索爾的時候就是四十四比一,這也是官方的彙率,不過現在他們改變了想法。

隻要聯邦這邊不在流通貨幣的問題上繼續糾纏,他們可以放開彙率。

這不是林奇的計劃,也不能滿足聯邦的利益,一上午的時間又是恐嚇,又是威脅,又是利誘,都沒有太大的改善。

“他們不怕拖!”,在休息室裡,特魯曼先生一邊吃著午餐,一邊和林奇商量著,“他們甚至很樂意拖下去,他們能拖,但是蓋弗拉和我們沒辦法繼續拖下去。”

“托你做的那些事情的福,現在蓋弗拉國內很躁動!”

特魯曼先生的語氣有些不滿,在安美利亞地區這個問題上,林奇的想法包括他現在的做法,都和國內的主流意識相違背。

不去討論那些什麼都不知道的底層民眾,在政府高層之中,人們也隻是認為聯邦應該有限度的和蓋弗拉掰一掰手腕,亮一亮膀子,但絕對不能展現出明顯的對抗形態。

畢竟蓋弗拉還是代表著不久之前結束的世界大戰中受益的一方,也在戰爭中證明了他們戰爭實力,聯邦人的不自信讓大多數政客認為現在還不是和蓋弗拉翻臉的好時候。

其實哪有什麼翻臉的好時候壞時候,不過就是害怕了而已,說這麼冠冕堂皇。

一旦蓋弗拉發現聯邦在安美利亞地區搞事情,很有可能會讓兩國的關係快速的惡化,導致出現不可控製的國際對抗問題。

特魯曼支持林奇的名單,也是他通過私人關係弄到手的,知道的人隻有他和一個經手人,除此之外就是林奇這邊的人了。

安美利亞地區這邊有些問題,蓋弗拉的注意力立刻就被吸引了過來,他們不願意長時間的把精力和注意力放在和聯邦的海軍軍事力量對抗上。

據情報組織發來的消息,蓋弗拉第一戰鬥艦群中的一些主力艦已經離港,他們可能會在未來十天半個月裡,徹底引爆蓋弗拉和聯邦的海戰。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