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384 見麵禮(1 / 2)

加入書籤

大海上的航行是一種很枯燥的事情,一開始或許會讓人覺得很新鮮,甚至是很驚奇。

比如說,隻在內陸生活過的人從來都沒有想到過海浪有時候會那麼的壯觀甚至可怕,他們也許會扶著船舷遙望著遠處海天一線無限地延長,感歎一下這個世界的美好和神奇。

一切新鮮的東西,都是美好的,都是令人陶醉的,都是足以讓人變成詩人的。

比如說一輛新車,一個新的異性朋友,以及一些新的體驗。

但很快,這些新鮮就會變得厭煩,因為這一切都不會改變,甚至還會因為海浪讓人麵對著在餐盤裡來回滾動的水煮雞蛋滋生暴躁的情緒——那不安分的雞蛋讓人恨不得一錘子把它錘碎在桌子上不再滾動!

大海的航行比人們想象的更容易變得無聊,枯燥,厭煩。

士兵們度過了最初的一段時間,情緒和心態都穩定了下來,這裡就不得不感謝主的牧師了,他們總是會找一些看上去情緒好像不太正常的士兵談談心。

這種方式可以幫助士兵從煩躁,易怒,迷茫的心態中走出來。

此時,一名海軍士兵正在寫日記,寫日記似乎是海軍、水手們特彆喜歡做的事情。

人們總是能從沉船或者某些地方探知哪個水手寫了多少的日記,卻從來都沒有聽說過陸軍士兵有多麼愛寫日記。

因為陸軍士兵們無聊的時候他們可以做任何他們想做的事情,甚至是離開基地出去找一些姑娘,但在大海上,除了寫日記沒有太多的事情可以讓他們做了,或者去把已經擦過的甲板重新擦一遍。

就在這位海軍士兵正寫到他對未來一些美好的憧憬時,突然耳邊傳來了一種仿佛是鍋爐沸騰之後傳出的哨音,尖銳,刺耳,緊接著船身猛地震動起來,也就在這一瞬間,他猛地向一側撞去,然後翻滾著倒在了地上。

戰鬥的警報一瞬間就拉響了,他們遇到了襲擊!

“報告受損情況……”,艦長站在指揮室中看著屏幕上一層層的各種屏幕,正在做回報的士兵就在他的身後,屏幕上除了已知的那些綠點之外,在正前方看不見任何的綠點。

這些廢物!

艦長的表情很難看,軍方每年撥款給一些軍工企業和科技企業讓他們研究一些新產品,有些的確有用,但有些……完全沒有任何的價值,比如說無線電定位係統。

毫無疑問,對方保持著無線電靜默狀態,而且這比他們最初計算中接敵的時間提前了接近三天,對方一定加快的速度。

“船尾受到了炮擊,尾部甲板被擊穿,我們正在緊急搶修……”

艦長聽著這些他已經無法改變的信息,搖了搖頭,“他們在為炮擊定位,讓後麵的艦隊變形……”

指揮室中的幾名操作員沒有立刻操作,而是提醒道,“這會暴露我們的坐標,艦長閣下。”

聯邦在研究無線電定位係統,蓋弗拉也在研究這個係統,而且他們的研究成果顯然是要超出聯邦的,畢竟他們比聯邦更加的重視海軍的發展,為了繼續掌握著世界大海上的霸權,他們必須保證他們至少在科技方麵不會落後彆人。

之前他們的行進一直也都保持著時段性靜默,每隔四十五分鐘會進行一次聯絡,現在如果他們開啟無線電,立刻就會把他們的坐標暴露在對方的顯示屏上。

在這個時期,一隻船在大海上暴露了位置,迎接它的肯定不是什麼飛機或者魚雷。

現在還沒有飛機能夠參與到對艦戰鬥中,魚雷也隻能在近距離內有價值,太遠了就是賭運氣,但有種東西不會有那麼多的顧慮。

這一次對方並非試射了一發炮彈,從周圍觀察到的落彈點來看最少是有六枚炮彈,他們在“做作業”,為後麵的戰列艦提供可靠的數據。

如果這個時候他們再徹底的暴露,後果難以想象。

“執行命令!”,艦長的手已經按在了腰間的配槍上,如果操作員還要推脫,他會立刻槍斃了這些操作員,然後換上另外一批。

操作員知道他們無法改變什麼,立刻開始操作起來,一瞬間無線電波開始向外傳遞,它們透過海麵被這艘驅逐艦後的艦隊所監聽到,但也被剛剛出現在他們視距內的敵艦偵察到。

艦長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領子,把海軍的寬簷帽摘下來,整理了一下頭發後重新戴上,“引擎開到最大進行規避,通知所有船員準備尋找掩護和滅火……”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