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388 實力外交(1 / 2)

加入書籤

總統先生把所有發生的事情都說了一遍,包括在對方投降的情況下艦隊總司令下令全殲了蓋弗拉的海軍。

有些對內情不是很清楚的人聽完之後驚悚的站了起來,有些人更是訴說著應該嚴懲艦隊總司令的要求。

每個人都在適當的表達自己的觀點,在自己所從事的領域內,給總統與總統內閣更多的參考信息,直到沃德裡克先生開始發言。

“總統先生,各位閣員,我有一個問題……”,在經過總統先生同意發繼續發言之後,沃德裡克先生問了一個彆人都沒有注意到的問題,“這次我們對蓋弗拉皇家海軍的戰鬥成果,是否是可以複製的?”

不隻是總統先生,國防部長,就連特魯曼先生乃至整個會議室內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沃德裡克先生的身上。

他們被這個消息嚇壞了,以至於完全沒有意識到,如果這場海戰的結果並不是運氣使然,那麼他們為什麼會害怕成這樣?

國防部部長點了點頭,“我們的新式魚雷可以輕而易舉的摧毀目前所有正在服役的戰列艦船體,如果你問這是否是可以複製的,我認為是可以的。”

其實這場戰鬥真正奠定了勝利核心的不是聯邦的艦隊和蓋弗拉皇家艦隊之間的重炮對轟,毫不誇張的說聯邦的海軍士兵離蓋弗拉海軍士兵的個人素質,能力,相差的不是一星半點。

如果不是在各種技術上填補了人和人之間的能差距,如果沒有那些潛水艇和新式魚雷,聯邦海軍很有可能會輸在這場海戰中。

任何戰略,戰術上的優勢其實在實際的戰鬥中沒有什麼具體價值,因為具體執行的還是一個個士兵個體,個體素質不符合戰略戰術的執行標準,那麼戰略戰術製定的再好也沒有什麼用。

好在,潛艇和魚雷挽救了這場海戰。

沃德裡克先生點了點頭,“我有一個建議,立刻召開新聞發布會,向全世界展示我們潛水艇的數據,還有魚雷的數據……”

“不可能!”,國防部部長幾乎脫口而出的拒絕了沃德裡克先生的提議,“這些都屬於軍事機密!”

沃德裡克先生搖了搖頭,“現在不是了,人們很快會通過各種方式拿到這些東西的具體數據,與其讓他們派遣數不清的間諜,把我們某些……鑽的都是孔洞,最終還是要丟掉這些數據,不如我們稍微加工後向整個國際社會公布出來。”

“現在是展現我們實力的最好時候,我們可以通過公布這些數據告訴這個世界上的任何人,我們可以用最小的代價,換取最高的收益。”

“無論是蓋弗拉,亦或是那些蠢蠢欲動的人,隻要他們敢來,我們就能讓他們沉進海底!”

總統先生聽著之後覺得很有道理,沃德裡克先生雖然沒有明說,但大家都知道他省略掉的地方就是國會軍事委員會。

參議院裡有一個聯邦軍事委員會,其中由二十四名參議員擔當常任委員,他們有權力調閱聯邦內所有和軍事有關係的文件和資料。

這些人每個人都掌握著各種隱秘的基金會,每年軍工集團會瘋狂的給他們塞錢。

這些人能心安理得的把軍工集團的錢吃下去,那麼自然就有可能把其他人的錢吃下去,以審核具體數據為理由查閱一些裝備的參數,這其實是很正常的操作。

很多軍工集團之間的競爭就是這樣,在新的招標開始之前,他們對每一個對手即將推出的新裝備參數了若指掌。

總統先生看向了特魯曼先生,後者微微頷首,“我覺得可以,沃德裡克先生的提議很具有建設意義,這讓我想到了一些其他的東西,但總體來說,我認為可以。”

總統先生拍了今天晚上的第一個板,“那麼你們立刻安排人去做!”

特魯曼先生走到了國防部長的身邊,拉著他走到角落裡,小聲的說了一會。

其實也沒有太特彆的東西,就是讓國防部長天亮之後公布的那些數據增加百分之十五到百分之二十左右的增幅,同時讓他儘快搞定一些低成本高回報的作戰設備。

比如說隻裝載了一發魚雷發射管,也隻需要一個人就能操作的快艇。

用不到十萬塊的價格換取一艘哪怕是驅逐艦的戰損,聯邦也賺大了。

很無恥,很卑鄙,但也很有效。

隻要有人敢於靠近聯邦近海,他們可以輕而易舉的讓成千上萬的魚雷快艇下水。

正在安排著國防部長如何從專業方麵去欺騙媒體和國際社會的時候,特魯曼先生看見了角落裡坐著的漫不經心的林奇。

他立刻結束了和國防部長的話,走到總統身邊耳語了片刻,總統先生回頭瞥了一眼特魯曼先生,然後才把目光投向了林奇。

大多數人的目光也都循著總統先生的目光,看向了林奇。

“林奇先生,我們每個人都說了自己的一些看法,力所能及的提供了一些建議,你是不是也能給我們提供一些具有參考價值的想法?”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