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389 變化[本章由:YellowTail冠名加更-3/11](1 / 2)

加入書籤

總統先生、特魯曼先生。國防部部長、國家安全委員會委員長、陸軍情報總局的總局長……

很多大人物和林奇一起進入了一個單獨的小房間,林奇接下來要說的事情暫時不太適合透露出去,所以總統先生選擇先聽一聽他怎麼說,然後再決定怎麼做。

不得不說聯邦是一個非常好的國家,這裡很自由,每個人都能發表自己的看法,這裡也很……,隻要你可以說服彆人讚同你的想法,那麼你就能夠獲得人們的支持。

從行業協會工會到地方政府,再到參議院眾議院,不管是在法庭上還是在總統先生的辦公室裡,隻要有足夠的口才以及可以支撐的論點,並且內容有價值,就一定能得到人們的認可。

半個多小時之後,一行人從辦公室出來,首先總統先生感謝了一些大家能在大半夜趕到總統府討論對策的擔當,並且邀請大家一起在總統府共進早餐。

這一天的早上絕對是總統府廚子的受難日,從來都沒有這麼忙碌過的他們一早上製作了幾十分早點,而且還要儘可能在同一時間做出來。

除了這些,正在回國的艦隊也開始調轉方向,前往安美利亞地區的外海,林奇說服了總統先生。

緊接著,一些重要的部門開始舉行新聞發布會,今天注定會被記入曆史當中。

早上八點鐘,剛剛從床上起來的蓋弗拉駐拜勒聯邦外交大使拍打著身邊兩個女人的屁股,把她們叫醒。

隨手的丟了幾張鈔票在床上之後,他走進浴室裡清洗自己的身體。

外交大使,可能在很多人看來這是一份非常辛苦的工作,因為外交工作很特彆,需要足夠的機靈,反應和堅定的立場。

很多時候人們不會給外交大使有足夠的時間和國內聯係討論,人們逼迫他們必須立刻做出決定,而且他們任何的決定都不代表自己,是代表他們背後的國家。

在世界大戰爆發之前,外交官的確很不容易做,周旋在數個甚至更多的國家之中為自己的國家尋找利益的平衡點。

那個時期湧現出很多出色的外交官,這些外交官們用各種精彩的手段折服了彆人讚同他們的觀點,支持他們的想法,也讓人們見識到了外交的精彩和危險。

不過現在就簡單了許多。

不服?

談不攏?

桌子一掀,大聲的咆哮,帝國的海軍艦隊隻要一周時間就能讓你們的海岸線淪為地獄!

這個時期蓋弗拉的外交官是最愜意的,他們隻要這麼威脅彆人,就沒有什麼談不攏的內容。

策略外交轉為實力外交的優勢體現的淋漓儘致,隻要國家強大,人們就很難拒絕外交官的要求。

從浴室中出來之後的外交官有些奇怪的瞥了一眼房間裡的掛鐘,按理來說,海戰應該結束了,國內也應該聯絡他,告訴他結果,以及下個階段他需要做的一些事情。

但直到現在為止,都沒有電話通知他,這讓他內心之中隱隱有了一些不妙的感覺。

他提起電話想要主動聯係國內,但接起之後聽筒中沒有一丁點的聲音。

他快步的走到了窗戶邊上,朝著外麵望了一眼,聯邦軍人已經把大使館圍的水泄不通。

在經過短暫的驚恐之後,蓋弗拉的大使穩定了下來,毫無疑問,無敵的皇家海軍再一次取得了勝利,所以聯邦人才如此的恐懼害怕,不惜包圍大使館,限製內外之間的聯絡。

蓋弗拉大使臉上掛著一絲輕蔑的笑容,他已經開始幻想著把文件摔在聯邦外交官的臉上去羞辱他們的場麵了。

他走到一樓的時候,看見了兩名應招女郎有些尷尬的站在一樓的大廳裡,這裡被完全的封鎖,任何人不能進來,也不能出去,包括了兩名來自於本地的應召女郎。

蓋弗拉的外交大使不介意在這個時候表現出他的紳士風度,就像是蓋弗拉的無敵艦隊摧毀了聯邦人的驕傲,他也征服了這兩個女人,所以他不介意自己現在是一個紳士。

他帶著兩個年輕的女士來到了外交大使館外,提出了自己的要求,“我就在這裡,哪也不會去,但你們不應該因為你們輸了海戰,就為難這兩位女士,她們是無辜的。”

略微矜持的揚著下巴讓他看起來與眾不同,但又不那麼的囂張,他臉上帶著和煦的微笑,可口吻卻不容置疑,他把趾高氣昂這個詞表現的淋漓儘致。

可大使館外的士兵並沒有理解他的要求,甚至都沒有和他說點什麼,這使他有些惱火。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