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391 我沒辦法拒絕/你沒辦法拒絕(又名:卑鄙小人)(1 / 2)

加入書籤

這一天發生了太多的事情,讓人應接不暇。

人們都以為蓋弗拉的皇帝必然會震怒並且發動新的戰爭來洗刷恥辱,而這恰恰也是蓋弗拉皇帝一直以來給人們的印象。

他總是在不順心的時候叫囂著讓他的無敵艦隊為他洗涮恥辱,但實際上真正受辱的並不是他,他的狂妄自大似乎已經成為了一種標簽牢牢的釘在他的身上!

如果蓋弗拉真的發動戰爭,倒也不是什麼不能接受的事情,但令人感覺到有趣的是,蓋弗拉駐紮在聯邦的外交大使在大使館內接受記者采訪的時候,堅決的否認這一事實。

“聯邦人?”

“打敗了我們的無敵艦隊?”

他的語氣帶著一種滑稽的,難以置信的,像是開玩笑一樣的上揚強調,有著蓋弗拉人一直存在的傲慢自大,“那不可能,我必須糾正你們的一些錯誤觀點。”

“首先,我們從來都沒有和聯邦人打過海戰,所以更談不上全軍覆沒的可能,如果他們,以及你們認為這些是真的,那麼就拿出證據來。”

“我相信你們沒有證據,因為如果你們有證據,你們就不會在這裡向我求證,而是滿世界的發一些無聊的文章嘲笑我們的失敗!”

“沒有海戰,沒有戰敗!”

蓋弗拉外交官的說法和蓋弗拉本國的沉默突然間讓興奮的人們又冷靜了一下,緊接著聯邦國防部部長也舉行了第二場新聞發布會。

在發布會上國防部部長向全世界的媒體公布,他們已經向蓋弗拉本國求證,獲得了一些新的信息。

蓋弗拉人並沒有向中立海域派遣任何軍艦,他們的第一艦隊正在蓋弗拉的軍事港口中整修,為了證明這一點,他們給出了非常直觀的證據。

第一艦隊的象征,萬勝公主號戰列艦以及騎士長號戰列艦在六艘護衛艦和數艘驅逐艦的陪伴下,正在穿越厄珀利爾海峽前往安美利亞地區,現在正在一處開放港口修整,人們隨時隨地可以向當地官方或者個人進行求證。

而國防部部長則認為,有可能是因為情報方麵的失誤導致了他們的誤判,最終結果會由打撈隊來確定,通過打撈那些沉沒的戰艦,他們就能輕而易舉的分辨出它們的來路。

同時,國防部部長向全國際社會發出了新的通緝令,通緝一名名為“普雷頓·格魯特”的海盜首領,並稱公布了這名普雷頓海盜首領的罪名。

其中除了海盜罪,劫掠罪,殺人罪等常見的罪名之外,還有顛覆國家罪等比較惡性的罪名。

為了維護世界海洋上的正義與和平,聯邦政府有責任也有義務除惡務儘,將會派遣艦隊在全世界範圍內繼續抓捕普雷頓海盜集團的殘黨,同時也希望一些國家的港口能在必要時給予聯邦艦隊停靠補給的便利。

有些事情變得太快了,快到一些記者上午才寫好的新聞稿還沒有來得及發出去,下午這些新聞就過時了,但這也讓人們意識到一點,那就是一個新的霸權國家“上線”了。

不過人們並不會覺得難以接受,首先有蓋弗拉這樣更霸道的霸權主義在前,他們做的那些事情讓人們敢怒不敢言。

聯邦的態度比蓋弗拉要好的太多,也不是很難接觸,雖然他們現在的做法是在走蓋弗拉的老路,但是卻比蓋弗拉人更容易讓人接受。

這就像是一個深夜中獨自穿越一條漆黑的,偏僻的巷子的女士碰到了壞蛋。

蓋弗拉這個壞蛋不僅醜陋凶惡,還有這令人難以忍受的體臭,就算女士不得不為了自己的安全屈從於他,也必然是滿心仇恨憤怒的。

但聯邦不同,聯邦的體製讓這個國家具有了很多的操作性,如果是蓋弗拉壞蛋是令人討厭的劫匪,那麼聯邦就是一名紳士。

也許這位即將受到侵害的女士不僅不會反抗,甚至還想要主動的配合以獲得更大的歡愉。

一個隻有掠奪索取的蓋弗拉遠遠比不上在索取的同時,還能夠給予一些平等利益的聯邦。

同時,也就在今天,拜勒聯邦工業指數再次出現巨大的漲幅,其中舍普船舶和維派工業的漲幅更是超過了史無前例的百分之兩百,特彆是維派工業,它的股價從“113”暴漲到“381”。

被全世界稱作為“戰列艦殺手”的新式魚雷已經展現出了它在海洋上新的統治力,聯邦海軍直接給了他們一個巨大的訂單,讓整個維派工業都高速運轉起來。

他們甚至開辟了兩條全新的魚雷生產線來滿足國防部訂單的需求,而這些都表現在了股價上。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