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392 反手就是一個好家夥[加更-4/11](1 / 2)

加入書籤

其實在總統先生和蓋弗拉皇帝的通訊中,還有一個非常重要的因素林奇沒有提起,但大家都很清楚。

這部分沒有被提起的因素實際上更為關鍵,那就是突然改變了航向朝著安美利亞地區航行,目前已經接近安美利亞地區外海的聯邦艦隊。

這部分艦隊對安美利亞地區穩定和安全的威脅,對於蓋弗拉第一艦隊剩下的兩艘戰列艦的威脅,遠勝於其他什麼政治手段和要素。

一旦雙方談不攏,聯邦就會以剿匪的名義繼續圍追堵截蓋弗拉的艦隊,隻要把他們從安美利亞地區驅逐出去,那麼安美利亞地區的統治就會被徹底的動搖。

外部勢力的乾涉會給當地的反抗組織提供更多的勇氣與認同感,統治者再孤立無援,蓋弗拉在海外的利益將會嚴重受損,並且動搖他們的國本。

所以無論如何蓋弗拉的皇帝都會答應下來妥善的解決這些紛爭,自然而然,作為肯定雙方合作的基準,聯邦艦隊在剿滅普雷頓參與勢力時發現,普雷頓海盜殘餘勢力在饒過了安美利亞地區的外海之後,倉皇逃向了納加利爾地區,艦隊也隨之離開。

雖然這麼做挺卑鄙的,但總統先生也好,其他閣員也好,臉上都出現了一些笑容。

卑鄙就卑鄙吧,這總比受氣好!

……

“林奇先生,您的表格……”

聯邦國防部某一個辦公室中,一位年輕的女孩把一份表格交給了林奇,她的眼中帶著一些好奇與探究,眼前這個年輕到讓人嫉妒的大男孩已經代表了一種現象。

每個人都很想近距離的接觸他,看看能不能從他身上發現一些成功的秘訣。

他似乎從來都不會失敗,不管是什麼生意,都能做到最好,這才是最令人羨慕嫉妒的。

即使是在今天,經濟依舊不振,金融依舊頹靡,但林奇也依舊在大賺特賺。

不僅國會裡麵沒有秘密,布佩恩的金融中心也沒有秘密。

隨著今天發生的一係列的事情,弗拉(夫拉)在外彙市場中遭遇重挫,直接暴跌了百分之七,這是有史以來最大的單日跌幅,後麵一段時間裡有可能還會持續下跌。

不久之前林奇就在一些金融沙龍上大肆鼓吹蓋弗拉必敗,夫拉必然會暴跌的判斷,當時還有人覺得這種說法很不理智。

因為就算他說的那些東西是真的,蓋弗拉的確有三點必敗的原因,但問題是,誰來做那個挑戰者去打敗它?

沒有人會願意平白無故的站出來當一個挑戰者去對抗蓋弗拉,隻要沒有人去挑戰蓋弗拉,夫拉就不會暴跌。

可誰又能夠想象得到,這才過去了多久,一個月都不到的時間,聯邦海軍就在公海剿匪的時候,疑似剿滅了蓋弗拉的艦隊,夫拉一瞬間就開始暴跌。

沒有人知道林奇在外彙市場上賺了多少錢,但每個人都知道,他很有錢。

他做什麼都那麼的成功,他已經具有讓自己不斷成功的秘密,這就是吸引力!

當然,據說林奇還沒有女友,沒有結婚,辦公室裡的女職員突然間覺得自己今天的打扮有些保守,不夠熱情,她有些懊惱,心向著也許應該改變一下自己的穿著風格。

林奇並不清楚一個可以說和他根本沒有絲毫關係的小事情,改變了一些人,促成了某些事。

“謝謝!”,林奇道了一聲謝,接過表格認真的看了一遍之後掏出自己的定製鋼筆填寫起這張表格來。

他送走了好奇心爆棚的特魯曼先生之後,就順便來了一趟國防部。

按照《拜勒聯邦國防法》的規定,在境內成立私人武裝公司是需要進行登記,並且接受嚴格的監管的,畢竟私人武裝力量很有可能造成巨大的社會安全隱患。

這種公司的執照很難批,地方上的稍微好辦一點,隻要州裡麵有人,還是能拿到的,各地都有一些地方性的武裝公司。

這些私人武裝企業的經營範圍非常有限,有些可能隻是某個城市或者某個州,想要在經營範圍之外繼續展開工作,就要在國防部注冊。

到現在為止,國防部批準的武裝公司也隻有七家,其中有四家公司在不同時候逐一注銷。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