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後記·2(1 / 2)

加入書籤

天空灰蒙蒙的,仔細一看都是飄落的灰燼。

下麵的房子破了很多個窟窿,有的直接變為廢墟,這就像是剛剛經曆過一場人間劫難似的,四周很安靜,安靜得詭異。

大家都不敢出聲。

也不敢去看外麵的結果。

……

“曉舒,彆出去,不能出去!”

沈知行將雙手抵在馬曉舒的肩膀上。

馬曉舒冷漠地看了眼沈知行的雙手,向後退了一步,一腳踹在他的胸膛上,沈知行站在原地巍然不動,馬曉舒卻向後趔趄了幾步。

丫鬟要過來扶,馬曉舒蹬了過去。

她繼續冷漠地盯著沈知行:“滾。”

沈知行臉上焦黑一片,身上的衣服也殘缺不全,但他眼神堅定,因為很清楚自己此刻要做什麼。

“我可以馬上在你麵前消失,但你不能出去。”

馬曉舒冷冷地看他,眼淚滑下去的時候臉上都沒有任何表情。

“外麵有人要殺我的孩子,我……”

“如果我見不到他了……”

“你能把他還給我嗎?”

“還是那群人能手下留情……”

馬曉舒說到這裡開始哽咽。

沈知行紅了眼眶,他低下頭,身上湧起一陣無力感。

這時,一隻黑色的小貓咪終於從房間裡逃了出來,她快速穿過丫鬟之間的縫隙,肉墊踩在飄落了灰塵的地麵上,來到大門口。

她擠出一條縫,身體很快如流水一般鑽了出去。

大街上很靜謐。

家家戶戶緊閉著。

有的地方卻已經變成了廢墟,不過廢墟中沒有人。

如墨輕快地跳過街道中央的房屋殘骸,朝著驅魔司那邊靠近。

天上已經沒了那些神仙的影子,隻剩灰蒙蒙的一片。

她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擔憂就像火一樣烤著她的內心。

漸漸的,如墨放慢了腳步。

路口處突然擠滿了妖怪,堵得沒有一絲縫隙。

她朝著兩遍望了望,於是順著牆壁爬上屋簷,在黑色的瓦片之間快速奔行。

“沈公子,你千萬不能有事。”

“如墨求求你了……”

“求你了!”

前麵圍著的妖怪越來越多,密密麻麻,都在爭先恐後地朝前擠著。

如墨著急奔跑,前肢突然被瓦片絆倒,她在房簷上滾了一圈,身體變為女人,白皙的胳膊上被劃出了一道血淋淋的口子。

黑色的瓦片一塊塊地砸落在街道上,如墨捂著胳膊,赤著腳繼續在上麵狂奔。

前麵的街道上圍著的妖怪越來越多,如墨漸漸放緩腳步,站在原地。

待著半空中的煙塵散去,這才看清正前方是一群穿著鎧甲的猴子,再往前則站著一群長著漆黑翅膀的龐然大物。

他們都昂著腦袋,仰視著什麼。

還有一群龍漂浮在半空中,圍著一個中心轉來轉去。

龍吟聲回蕩在天際,場麵極其壯闊。

如墨在屋簷上愣了幾秒鐘,視線朝著他們旋轉的中心看去。

灰白色的煙塵聚攏在那塊,讓如墨看不清中間到底有什麼。

她立即跳下了這邊的房簷,來到街道上,爬上了另一側的閣樓,這塊位置更高,看得會更清楚。

半空中飄著的煙塵終於開始變淡,露出了中間的一座建築,那是驅魔司最高的一棟閣樓。

閣樓頂上,一條火紅色的披風發出隆隆聲響,席卷了四周的煙塵盤旋著飛了出來。

如墨胸膛起伏。

她目不轉睛地盯著那個方向,雙腳在屋簷上緩慢移動,換了個角度。

終於看到了那個身影。

沈尋獨坐在閣樓頂上,脊背有些彎曲,腦袋稍低垂。

他像是很疲憊,又像是很亢奮。

火紅色的披風在他周圍隆隆的響著。

無數的巨龍在他身邊徘徊。

下方所有的妖怪都抬頭仰望。

天上早已沒有敵人。

百裡之內一片沉寂。

如墨站在萬家燈火的角落,手扶著閣樓上的欄杆,她默默注視著那邊的背影,心中的石頭終於穩穩地落了地。

下一秒她抬起手捂著麵頰,泣不成聲,滾燙的淚水如決堤之洪。

……

一月後。

沈尋關上馬府大門,拍了拍身上的衣服,深吸口氣後轉過身。

他走在街道上,路過的小販見到後紛紛駐足行禮,沈尋以微笑回應。

輾轉著來到法雲寺,大門口早已尼姑守候在此。

“沈施主請隨我來。”

一路跟隨,沈尋終於被帶到了那座當初吃過虧的建築外麵,隻是這一次倒是沒有金光從裡麵射出來。

走了幾個台階,沈尋已經看到一個光光的腦袋。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