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403章 除邪(1 / 1)

加入書籤

;這是什麼東西,看上去居然如此的精妙。;陳達看著那固體在水中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十分驚奇的端起了那杯水左右觀看著,然而這杯水就好像剛剛倒進去的那一樣,根本沒有任何不一樣的地方。

陳達甚至想要試圖嘗一口,但是我卻馬上就阻攔了下來。

;你好奇心可真重啊,有沒有聽過一句話,好奇心害死貓。;我有些無奈的把那杯水從陳達的手上拿了過來,並擺的遠遠的,防止他再一次去觸碰那兩杯水。陳達不明所以用疑惑的目光看著我。

;據我觀察,這對老夫妻身上雖然沒有邪祟,真真正正的附著在他們的身上,但是這個家裡卻的確有一個很強大的邪祟存在,如果不是因此的話表妹是不會輕易失蹤的。;我將那個已經空的盒子交給陳達,陳達則是很輕易的就把這個盒子合上,放進了背包裡。他沒有忘記剛才我打開這盒子可以說是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如今如此輕易的就把盒子給關上了,他也對自己的力氣感到了驚訝。

我看時間還早,於是就讓陳達坐下,細細的跟他說這兩個固體的真正來源。

這不僅是采用陽氣最旺盛的桃木最精華的部分煉製而成的,因為在其中加入了一些特殊的東西,所以說才會變得如此入水即化。而這東西貴並不是因為采摘困難,更是因為現在僅存的很少很少。畢竟現在這個世道上,懂得陰陽之術的人已經很少了。

我之所以和宋子依故意當著那對老夫妻的麵鬨翻,也是為了讓他們不懷疑宋子依的去向。想要得到這樣的東西是必要用一番功夫,而隻有讓他們將吸引力全部注意在我的身上,他們才沒有功夫去探究宋子依究竟去了哪兒,做了什麼。

等到天明之後我端著這兩杯水來到客廳,將這兩杯水替換掉了這對老夫妻早上要喝的水。等到他們兩個人出來的時候,我依舊表現得如往常一般。甚至我還流露出了一絲歉意,對著他們說道:;真是對不起呀。我本以為這件事情解決起來很容易,沒有想到直到現在還一直僵持著。不行的話,我今天就收拾東西離開吧,我實在是沒有臉再繼續在你們家裡住下去了。;

這對老夫妻再也沒有剛見到我時候的那副警惕,他們甚至把我當成孩子一樣疼愛。這個老夫妻中的那個妻子慈愛的看著我,溫柔的說道:;這件事情本來就很困難,不過也幸虧有你,我兒子最近才沒有在家裡麵鬨騰。你就在多住一段時間,我跟你看起來就很親,不管你能不能解決這個事情,我們做個朋友如何?;

就連一直凶神惡煞的那個男人都不停的附和著自己妻子的意見。我心裡對於他們的想法跟明鏡似的,幕後的黑手肯定不需要,我現在就離開他想要把我們分個擊破。如果現在離開,在他們眼裡,我和宋子依矛盾一旦解開之後,我們就又一次會擰成一股繩,他們對付我們就更難了。

;真是多謝伯父伯母的抬愛了,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在家裡再多住一段時間,看看能不能為你們排憂解難。;我臉上的表情很謙虛,但是我心裡卻很有底。這個時候這個家的那個姑娘也出來了,這個小女孩兒一直以來都躲藏在自己的房間裡,很少見人。

根據他父母所說,之前他還是一副活潑開朗的樣子,自從他哥哥出事之後她就逐漸變成了這樣。雖然我不能夠看到他身上有什麼異樣的地方,但是每當他靠近的時候,我就能夠聞到他身上一股淡淡的腐臭的味道。

而這個小姑娘一看到我們兩個人坐在這,臉上就流露出了一股驚恐的神色。他坐在離我們最遠的地方埋頭扒飯然而任何的響動都能夠讓他害怕的顫抖。

雖然覺得莫名其妙,但是我終究是認為他身上屬於邪祟的氣息是來源於他哥哥,所以沒有多想,吃完飯之後就直勾勾的盯著那對老夫妻喝下了我已經給他們替換過的水。

起先他們並沒有覺得有什麼不適,等到時間一點點的推移,等到快中午的時候,他們突然覺得身體裡麵會有一股火燒火燎的疼痛。他們兩個人本來準備相伴出門卻突然跪倒在地板上,我從他們的臉上看到了驚恐的神色,於是對著他們淡淡的說道:;不用害怕,我隻是用了一點小手段,這樣才能夠讓你們體內的邪祟徹底從身體裡麵剝離出來。;

;什麼?你到底對我們做了什麼!;那個男人嚎叫著想要撲過來掐我的喉嚨,但是因為他身體太過於疼痛的原因,所以腳下一軟直接趴在了地上。我後退了一步靜靜的看著他們掙紮,在這個時候,陳達則是很有眼力勁兒的去把房間裡麵所有的窗簾都給拉上了。雖然說我很想讓他們這樣剝離,但是我卻不想就這麼讓那兩個邪祟灰飛煙滅。

在他們痛苦的喊叫聲中,沒回一會兒就有兩縷黑色的煙霧從他們的鼻子裡麵慢慢的冒了出來。但是當我看清楚那兩縷黑色煙霧的真實麵貌的時候,我就頓時震驚在了原地。因為他們的麵容並不是其他人的臉,而是這對老夫妻的臉!

也就是說,附著在他們身上的邪祟之氣,是他們本身的氣息!這怎麼可能!我明明看得出來他們是活人啊,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就在那兩縷黑氣脫離了那對老夫妻的身體之後,那對老夫妻的身體迅速乾癟了下去,最終居然化作了粉塵。陳達比我反應更快,他先是把這兩個邪祟給壓製住不讓他們逃走,然後才對我說道:;怎麼辦啊?你彆愣著了,快想想辦法!;

我呆愣愣的看著眼前的狀況,絲毫沒有想到為什麼會變成如今的樣子。難道從一開始我就做錯了嗎?還是說這個家裡的邪祟根本就不是他們固執的兒子?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