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037章 院試開始(1 / 2)

加入書籤

院試屬於是淘汰製,分為是正試和附試,共先後兩場。

第一場過了才能去考第二場,如果是沒過的話,就可以提前開啟複讀模式,準備下一科了。

今天的天氣很晴朗,風和日麗,考生們全都舒了一口大氣。要知道,考棚素來簡陋,最怕的就是逢到下雨天。

考場外依舊是戒備森嚴,嚴陣以待。

和縣試府試時不太一樣,這一場還專門調來了官兵,來協助衙役維持考場秩序,同時也加強安保工作。

比之童考,這一場在規格上明顯提升了,也更加地莊肅了。

開始進場。

對於不聽從調度和安排的,叉出去!

若有不配合搜檢或者唧唧歪歪的,叉出去!

總之,必須無條件配合檢查,否則,後果很嚴重。

從流程上來說,院試和府試以及縣試大致相同,隻是更為嚴格罷了。

首先還是核對浮票,驗明正身,防止替考和作弊。

不料這個環節卻出現了意外的一幕,有幾個老童生還沒進場就吃了啞巴虧。

其中,一個年過六旬的直接被叉了出去,原因是他的頭發掉光了,與浮票上描述的一頭華發極不相稱。雖然那老生一再解釋說,自己是由於用功過度才導致了禿頭,但是……解釋無效!

還有一位,因為苦於攻讀缺乏運動,導致了身體上的增膘,結果也被叉出去了,理由是與描述的瘦骨嶙峋嚴重不符。

眾考無不心顫,其中有幾個挺著將軍肚的年輕童生在聞言後急忙勒了勒褲腰帶,儘量做到挺胸收腹。

如同站軍姿?

……

到了齊譽這裡時,小吏看了好一會兒才嘖嘖道:“下次記得把身形頎長改成是體態勻稱。”

汗!

看來最近一品狀元雞吃得有點多,身材上已經略有發福了。

有驚無險,過!

然後就到了搜檢環節。

院試的考場不僅提供筆墨還管飯,所以考生不需要帶自己的筆墨籃以及食物進場。

至於檢查方式,那就是天下男人最喜歡的一句話——給我脫!

這年頭可不講什麼隱私權,若不是有典吏在,一些資本雄厚的考生倒是可以比比大小了。

總之,任何有可能藏小抄的地方都是檢查的重點,比如說,頭發裡、耳洞裡、鼻孔裡,嘴巴裡,腳趾頭縫裡,甚至菊花……

無孔不查!

有後世傳言說,古代有什麼女狀元,怎麼可能?真當洞察秋毫的核檢官是吃素的?

……

齊譽穿好了衣服鞋襪,草草挽了頭發,才進入了下一關。

按照慣例,接下來是結保和唱保。

和府試時一樣,院試依舊是要由兩位廩生同時做保,自然也是要花雙份銀子的。每到這個環節,齊譽就感覺被人敲詐了一樣。

娘希匹,幾句話就是一兩銀子?這比搶還來得容易呢!

若是我哪天得了廩生,一定要把這份冤枉錢加倍給賺回來。

咣!

一聲鑼響。

院試第一場正試,開考!

發卷!

靜下心來,先閱卷。

第一部分是時文,題目是‘止戈為武’。

這個典故出自《左傳》,說得是楚國大敗晉國,身為楚國大夫的潘黨勸楚莊王把晉人的屍體都堆砌起來,形成一座骨髏台,以此慘象來震懾敵軍。

莊王沒有同意,他把‘武’字分拆,就變成了‘止’和‘戈’,並言稱,以德不戰而屈人之兵,即:止戈為武。

審明白了題目,中心思想也就明確了,那就是以德服人!

如果你說誰的拳頭硬誰就是哥,或者理解為禁止鍛造戈戟,那麼就曲解了‘武’字的含義,屬於是跑題了。

運氣很好,在《登科薈萃》中,還真有幾篇關於德和武的注解和剖析。

這本書真是科舉寶典呀!

嗬嗬~~拿來主義!

在經義上借鑒其中的精髓,然後再加入自己的筆法,也就基本寫出來了。

作詩一直是自己的弱項,所以也不去追求拿高評,能過就行了。

繼續閱卷,下一道題目是策論,題目為《若王猛治秦用於我朝》。

先回溯曆史,王猛是個能臣,他在為前秦丞相期間非常地敢於變革,追求突破。在政治上,他抵製權貴,整肅吏治;在軍事上,他軍紀嚴明,都督關東六州軍事;而在經濟上,他勸課農桑,大力改進耕作。此人可謂是功績卓絕,被譽為是“功蓋諸葛第一人”。

看得出,王猛是個全能型的超級人才,而他的理念也有著非常鮮明的特點,那就是敢於針砭時弊,大刀闊斧地追求創新。

王猛治秦並不難論,可難就難在‘若用於我朝’這五個字上。

針砭時弊追求創新是什麼意思?否決掉當下的國策?

想想都覺得害怕啊!

當然,還有另一條思路可選,那就是避重就輕,來一招斷章取義。把勸農桑和改進耕作的事大論特論,而政治和軍事的事上隻字不提,這樣就巧妙地避開抨擊的論點。

但是,這樣做比較危險,弄不好就會因自作聰明而自食惡果了!

這道題……可不是一般的坑啊!

任你再滿腹經綸,學富五車,隻要答題不‘恰當’,那就直接完蛋了。

誰知道主考官是什麼觀點呢?

還能有誰,自然是齊譽了。

齊譽強抑著心裡興奮,在草稿紙上羅列著相關的論點和論據。

不知不覺的,汗水從額頭上悄然滲出,急忙擦掉。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