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一百一十九章 富可敵國(1 / 2)

加入書籤

“兩千萬億……是幾位數字?”鴉雀無聲的會場,突然傳出了一個顫顫巍巍的聲音。

億是八個零,兩千萬……兩千萬是七個零加一位數字……

十六位數字?

喂喂喂,你想說的實際上是兩個億吧?掰著手指數了一遍後,老拍賣師膛目結舌地想道。

即便是兩億,那也是兩千萬的十倍了!

浩大的會場,此時此刻,竟是連人們的吞咽聲,都能清晰收入耳中。

先不管姬霄是不是在吹牛,光是這麼一招,便完全將拍賣會場從懸崖邊上拽了上來——沒有人還在乎那拍賣場裡應外合的欺詐行為,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這兩道聚光燈上,聚焦於那燈光下的衝突上。

是嘴瓢了吧?是嘴瓢了嗎?老拍賣師很是期待地看著樓上的背影,期待著他自己把這句話收回去。

這個數字喊出去,彆說姬霄了,他這個拍賣師,豈不是要成了全天下的笑柄?

而樓上的那個身影,似乎並不打算收回這句話。

從他說出那個數字開始,這個背影,便有了一股無與倫比的霸道意味——下方的人隻能仰視他,仿佛在注視著一位帝王。

一陣響亮而又猖狂的笑聲響起,中氣十足,在四周的牆壁撞了幾撞,三兩次傳進人們耳裡。

笑的,是那兩道燈光下的另一人,他顯然不願意看到對方身居高位,在氣勢上壓過他一頭。

“哈哈哈哈哈……”杜之笙放聲大笑。

“……嘿嘿嘿嘻嘻嘻……”一直笑到自己的肺部氧氣含量不支,聲音也變得尖細乾癟,他肥胖的身軀,才止住了顫抖。

“雖然不知道你是哪位……”說著,杜之笙故作姿態,抹了抹眼淚,“但是想必,你家裡是做牧畜業的吧。”

會場萬籟無聲,就連姬霄這個站在風口浪尖之上的男人,也沒有回應他。

姬霄在用行動,在用沉默,在用這個不會發聲的背影告訴在場的所有人:我說的,並不是個笑話。

這下子,倒是無人理睬的杜之笙,成了一個笑話。

“咳咳……”老奴清了清嗓子,要給自家少主一個台階下,“此話怎講?”

“就單看這個會場,他敢認第二,誰敢認第一?”說著說著,杜之笙拉長了聲音,“天底下一字號的吹牛皮大王!這沒有個幾十年的牧畜業經驗,能吹出這牛來?”

這個笑話,倒還不是他胡編亂造的——相傳,吹牛這個詞語,便是出自屠夫這個職業:

屠戶屠宰牲畜,放完血,會在那豬羊靠近蹄子的位置,開上一個小口;捅開這個口子後,便將嘴巴湊上前去,使勁往裡麵吹氣,將那豬羊都吹的膨脹起來——如此一來,剝皮的時候就會很方便,這就叫做吹豬或者吹羊。

以此類推,用這種方法來宰牛,不就叫做吹牛麼?然而,牛體型龐大,皮下脂肪少,皮又堅韌的很,想要將這樣的皮吹起來,恐怕不是尋常人可以辦到的。

要是有人說自己可以“吹牛”,那就肯定是誇下了海口,在吹牛呢!

哈,原來牧畜業是和牛皮聯係起來了,眾人想道。

哈哈……即便聽說過這個典故,實際上也算不上很好笑,場上甚至沒有一人發出笑聲。

冷場和沉默,就像一道道巴掌,直抽杜之笙的臉,燈光下,抽的他臉頰刺痛刺痛地紅。

“來啊!來檢查……”這個時候,杜之笙已經有些歇斯底裡了,正當他要嘶吼些什麼時,姬霄打斷了他。

“把這坨一直搗亂的肥肉請出會場吧,”姬霄舉起食中二指,在空中勾了勾,“沒錢,你在這裡叫什麼價?”

這是無視,這是再一次的直接羞辱。

似乎是因為“肥肉”二字,人群中,有一人忍不住嗤笑了一聲。

“誰在笑?”杜之笙大罵道,可轉眼望去,儘是一片黑暗,根本不可能揪出那笑聲的源頭。

他的氣急敗壞,直接化成了一道導火線,化成了哄堂大笑。

所幸,台下的觀眾們還在期待著兩人如同潑婦罵街一般的鬨劇演化到一個更為激烈的境界,他們逐漸靜了下來。

擺脫杜之笙侍衛追捕的管家,氣喘籲籲地躲在角落,默默關注著一切。

此時此刻,他的腦海中就隻有一個想法:

這個人,做事不怕後果的嗎?

……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