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478:戎黎出手,錫北國際亡(一更(1 / 2)

加入書籤

高柔理倒了顆白色藥丸,就著水吞了,然後放下藥瓶就去洗澡“銷贓”。

紀佳在陽台接電話,是官鶴山的律師打來的。。。

“又怎麼了?”

律師就是個傳聲筒:“四爺說他不認罪,讓你想辦法把他弄出來。”

紀佳無語到翻白眼:“當監獄是什麼地方?說弄出來就弄出來?我都說多少遍了,證據確鑿板上釘釘,我也沒有辦法。”

說好多遍了,但官鶴山不聽不聽。

律師繼續轉述:“四爺說你要是不把他弄出來,他絕對不會放過你。”

這話紀佳已經聽得起繭子了:“他還說了什麼?”

“四爺還說他會詛咒你。”

“……”

官四是真蠢。

紀佳多年前就知道了,但沒料到他能蠢到這種程度。

“我最後再說一遍,讓他認罪,配合警方轉做汙點證人,爭取輕判。”

紀佳說完,掛了電話。

她去浴室,敲了敲門:“那啥。”

裡麵水聲很大,高柔理大聲地應:“嗯?”

紀佳提醒:“dna要洗乾淨。”

高柔理沒聽清:“啊?”

“dna要洗乾淨。”

dna?

哦,何冀北的子子孫孫。

高柔理:“……”

半個小時後。

高柔理洗漱完出來。

紀佳穿著個吊帶,趴在沙發上,胸前春光一覽無餘,此處應該配字幕——熟女的誘惑。

“何冀北技術怎麼樣?”

高柔理想了想,用一個詞總結昨天晚上的幾個小時:“橫衝直撞。”

有畫麵了。

紀佳腦補完,合理推測:“難不成是小雛鳥?”

是不是小雛鳥不知道,但有件事高柔理很確定:“他的強迫癌真的已經入土了,左邊咬了一口,右邊絕對不咬兩口。”她把領子一拉,“看看,吻痕都是對稱的。”

除了臥槽,紀佳不無話可說,怪不得何冀北沒女人,誰受得了他。

高柔理癱在沙發上,捶捶腿揉揉腰,渾身酸痛:“不想上班。”

“要不你辭職?”

高柔理早上醒來的時候,就想過辭職的問題了,她還沒說服自己,不怎麼甘心,分明是兩個人的失誤,憑什麼她一個人擔。

這是於私,再說於公。

“除了何冀北的強迫症之外,這份工作我還挺滿意的。”高柔理掀開衣服瞅了瞅自己的腰,心裡再一次問候何冀北那隻狗,“尤其是年薪。”

“那你先觀望觀望,要是何冀北沒當回事,你也繼續裝聾作啞。”

“他今天早上什麼也沒說。”

除了看不慣頭發沒中分。

高柔理煩躁地把沙發一頓猛捶:“哼!渣男!”

“本來要給我老公的。”

她蹬了蹬酸痛不已的雙腿,越想越氣,把頭埋在枕頭裡嚎:“老娘的膜啊!!”

官鶴山被關押在虹山看守所。

他見完律師,喪著臉回牢房了。

一間牢房四個人,威哥、鴻哥、齊哥、官小弟,威哥是殺人犯、鴻哥、齊哥是搶劫犯,官小弟是經濟犯。

遙想當年,他官四跟著陸鷹叱吒風雲、腥風血雨,後來日子好過了,有軍師幫他保駕護航,他就醉生夢死去了,還沒到晚年就讓女人掏空了身體,獄友又是身強力壯的犯罪分子,並且還報團,於是乎他處在了牢房食物鏈的最底端。

他剛一坐下,鴻哥的叫就踹過來了:“誰準你坐下了,還不去刷廁所。”

虎落平陽被犬欺。

等著吧,早晚弄死這三個狗東西。

“好的,鴻哥。”

他去刷廁所了。

他在廁所裡齜牙咧嘴,無聲地罵娘罵爹罵孫子。

過了會兒,鴻哥在外麵踹門:“還不出來,在裡麵過年啊!”

官小弟趕緊出去:“出來了,沒過年。”

鴻哥推搡了一把:“去給威哥捏腿。”

“哦。”

官小弟去給大哥捏腿了。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