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一千六百八十四章 裝腔作勢的秦川(1 / 1)

加入書籤

秦川的這一手下馬威雖然是在太虛掌教和戒空大和尚的意料之中,但那四合院中傳來的縱橫霸道的劍氣卻遠超過了戒空大和尚和太虛掌教的想象。

在戒空大和尚和太虛掌教看來藍劍雖然有官家之名,但畢竟他們就隻是一幫不成氣候的烏合之眾而已,但見到那龍吟震鑠的劍氣之後,這兩人的世界觀是徹底的崩塌了。他們萬萬沒想到一個小小的藍劍居然會隱藏著這樣一名強大的存在,光看那恐怖的劍氣,對方的修為就穩壓自己二人一頭。

此時此刻的戒空大和尚和太虛掌教望著那棟四合院到是有些騎虎難下的感覺了。

本來戒空大和尚和太虛掌教那是打著興師問罪的念頭而來的,但他們人都已經到了藍劍總部了卻又開始退縮了,畢竟他們二人誰也不知道進入了這四合院之後自己到底還能不能有命再出來。

所以借著黑幕,戒空大和尚和太虛掌教是你看著我,我看著你,一臉的猶豫不定。

反倒是一旁的歐陽剛風冷冷的笑了一聲,歐陽剛風雖然年歲不大,但這察言觀色的本事還是有的,他此刻已經感受到了戒空大和尚和太虛掌教內心的恐懼了,望著這踟躕不前的兩人,歐陽剛風到是一陣冷嘲熱諷道:“兩位前輩不是要見我家隊長嗎,我家隊長現在就在院內恭候兩位,兩位現在怎麼又止步不前了呢?”

聽著歐陽剛風這番話,不管是戒空大和尚還是太虛掌教那都是覺得老臉一紅,畢竟他們兩位也算是一把年紀的人了此時此地居然被一個小輩嘲笑,這麵皮可是相當過不去。

最終太虛掌教隻能是扯著臉望向戒空大和尚,道:“戒空佛兄,你先請……”

戒空大和尚也是長籲了一聲道:“太虛道友,客氣了,咱們同去,同去。”

一麵說著這兩人昂首挺胸的跨步向前,畢竟對於這兩位來說再如何也不能輸了陣仗。

而此刻的四合院內,秦川是早已經擺好了架勢準備迎接這兩位不速之客了。

這四合院的花廳之中秦川是落座在主人的位置上,他的身邊坐著的是納蘭宮羽,他的下手站著的是藍劍幾大先天境界的高手,至於柳明傳則依舊是一臉隨意的依靠在花廳的柱子上,似乎並沒把這陣仗當回事一樣。

“戒空大師,太虛掌教到。”

隨著一聲響亮的聲音,花廳的門前一個身穿灰色袈裟的和尚還有一個身穿青色道袍的道士出現在了眾人眼前。

望著這兩人秦川隻是自顧自的冷笑了一聲,既不起身,也不開口,就這樣上上下下的打量著這兩人。

不過就在秦川打量著戒空大和尚還有太虛掌教的同時,這兩人也在打量著秦川,同時也在打量著這花廳內的其他人。

隻是這兩位到底是修煉了多少年的老字輩了,他們的目光隻是一掃而過而已,但卻是同時落在了柳明傳的身上,要知道柳明傳可是這藍劍之中最強的存在了,所以他們的目光是盯著柳明傳看了良久,同時那神情之中也是流露出一絲忌憚的意思來。

而柳明傳卻是自顧自的笑著,甚至沒有回頭看這兩人一眼,顯然是一副不將這二人放在心上的樣子。

這種詭異又凝滯的氣氛是持續了一小會,半響之後秦川這才眯著眼睛,盯著太虛掌教和戒空大師道:“嗬嗬,青雲山的太虛掌教,大白馬寺的戒空大師,兩位都是在東方成名已久的江湖名宿了,不知道兩位今夜來造訪我這區區藍劍所為何來啊?”

很顯然秦川這是明知故問,不過唱戲的嘛總要有幾句開場白不是?

戒空大和尚輕輕瞥了一眼秦川到是沒有開口,反而是一旁的太虛掌教笑了起來:“傳說藍劍少帥風姿照人,今日一見果然是少年英雄,這樣的風采,這樣的氣度老道實在是欽佩不已啊。”

對於太虛掌教的套話,秦川到並沒什麼好感,隻是道:“太虛掌教太過誇讚了。不過咱們遠來無仇,近來無交,所以太虛掌教這些客套話就不用說了,還是亮明兩位的來意吧。”

秦川這話到是讓太虛掌教啞口無言,畢竟太虛掌教還想著此番來這藍劍走一遭是不是能不戰而屈人之兵,所以這才和秦川說了兩句恭維的話,卻不想麵前這個小輩卻如此不給自己麵子,直接給駁了回來,這到是讓太虛掌教感覺臉色一紅,十分惱火。

不過秦川可是個硬脾氣,他才不管你惱火不惱火呢,畢竟就現在的局勢而言藍劍和抗劍聯盟是絕對不可能談到一起的,所以秦川也沒有必要給這老道麵子。

就在這氣氛尷尬的時候,戒空大和尚在一旁忽然開口道:“阿彌陀佛,秦少帥如此聰慧,難道真不知道我等來意?”

顯然戒空大和尚是徑直把這個球踢給了秦川。

而秦川則哈哈大笑道:“戒空大師到是說笑了,我秦某人不過就是一介凡夫俗子而已,又不能掐又不會算的,兩位的來意你們不說我又怎麼會清楚呢?”

“這……”

雖然明知道秦川是揣著明白裝糊塗,但戒空和太虛也是拿他沒辦法。

最終還是太虛掌教慪氣長籲一聲道:“既然秦少帥不明白我們的來意,那老道就隻有開門見山了,我和戒空佛兄今日是為了雙劍門掌門之事而來。”

見太虛掌教終於沉不住氣了,秦川到是心中一笑看起來十分愜意。

秦川此言一出那簡直就是砰砰的在打太虛掌教和戒空大和尚的臉麵。畢竟人家抗劍聯盟是興師動眾的來救人,但秦川這邊居然裝作不知道有這麼個人存在,一方麵是來勢洶洶興師問罪,一方麵是輕描淡寫不以為意,這兩者之間的態度孰高孰低那自然是一目了然。

此刻的太虛掌教已經是氣得渾身哆嗦,那掌心積蓄的力量已經勃然而動,似乎準備當場把這裝腔作勢的秦川給劈了。

不過就在太虛掌教按耐不住的同時,這花廳之內同樣還有一個人做了一個微小的動作,而就是這個微小的動作完完全全的震住了太虛掌教,讓他不敢動彈分毫。

不過秦川雖然心知肚明這太虛掌教還有戒空大師的來意,不過在這兩位麵前他依舊端著架子。

此刻的秦川先是假裝一臉迷糊,然後朝著下手的楊軍問道:“雙劍門掌門,是何人?軍子,你知道此人嗎?”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