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一日:入室盜竊(1 / 2)

加入書籤

我坐在客廳的沙發,剝著橘子然後一口一口往嘴裡扔,忽然聽見玄關傳來開門聲。

誰呀,我心中疑惑,鄰居?不可能呀,我家獨占公寓的最高層,聽不見鄰居家開門聲。

難道是老爸老媽回來了?可他們不才出發去歐洲旅遊麼,還是我親自開車送的機…

直到聽見門鎖哢噠一響,我才反應過來,我擦不會是小偷吧!

艸!我抓緊手裡的橘子,衝到門口打算扣上防盜鎖,沒想到門竟然已經被推開。走廊橘黃色的光照進玄關,黑乎乎的影子打在地上,背光下是兩個男人的身影。

我瞬間心頭一緊,把手裡的橘子扔了出去,一個勁地往回衝,現在後悔自己沒有反鎖已經來不及了,兩個陌生男人!必須趕緊報警!

我伸手去勾客廳沙發上的手機,身體仍朝臥室跑去,滿腦子想著用臥室作為最後一道防線,把床推到門口應該能抵擋一段時間,隻要堅持到警察來……

一道黑影迅速地撲了上來。

我眼前一黑,身後有巨大的壓力抵住脊柱,感覺肺快要被頂穿。我的腦袋與冰涼的地麵狠狠地撞了下,頓時動彈不得,迷糊間勾著手機的手往回一縮,我下意識地將手機塞進胸口藏了起來。

兩手被反剪在背後,被束線帶緊緊地紮了起來,我嘗試著掙紮了下,反被塑料的繩子勒得生疼。

客廳的燈沒開,電視屏幕突然啪地黑屏,客廳陷入一片黑暗。我腦袋裡還在嗡嗡作響,從心底生出一股絕望。

“透,情況似乎不太對勁。”

“…景…”

我聽見兩個男人壓低聲音在對話,他們說的日語,我憑借看動漫多年練得的聽力,大腦自動翻譯。

為什麼是日語…日本人?為什麼…我想去思考,但是這發展已經超出我的理解範圍,兩個日本人闖進我家綁架了我,小說看多了的後遺症,接下來的發展就是不是謀財就是害命。

我憋了口氣,讓自己側過頭才好不容易能夠發聲,“等…等等!”我用日語說道,“要錢的話我全都給你!!所以請不要殺我!”

背後的手肘忽然一輕,我瞬間如魚得水地翻了個身,兩腳一蹬地,讓自己坐在地上。我用腿抵著自己的胸口,不讓手機落下。

做完這些動作,我下意識地想要抬頭,卻又忍住了。

“我沒看到你們的臉,能放過我嗎?”我哀求道,發揮自身聲線多變的優勢掐著嗓子發出軟妹的聲音,企圖引起對方的憐憫之心。

“拜托了…”我把頭埋在腿間,抖得像隻鵪鶉,我聽見腳步聲、開燈的聲音,從腿間的縫隙隱約看見白燈下晃動的黑影。

“彆緊張。”一雙手拍了拍我的肩。

我差點要尖叫起來,但忍住了。“錢放在桌上的錢包裡,家裡值錢的東西隨便拿…”現在都用手機支付了,現金什麼的隻有幾百塊會不會不夠。

“保險箱…我家沒有保險箱…最值錢的…”隻有我啊。

我咬住下唇,忍住哭音,“銀行卡密碼是******,我爸爸媽媽也有錢,多少錢都會付的,所以…不要殺我…好嗎?”

淚水打在黑色背心上,滿腦子都想著要冷靜,嘴裡血腥味的彌漫,讓我定了定神。“我真的沒看見你們的臉,剛才背光,現在我也閉著眼。”我慢慢地說,回憶曾經看過的知識,表現得越乖巧越好。

“抱歉,嚇到你了。我們不是什麼壞人。”是一個聲音很溫柔的男人在說話。騙子,壞人怎麼會說自己壞。

“…透你去給女孩子解綁,看你把對方嚇成什麼樣了。”

我搖了搖頭很抗拒對方的靠近。

“不…不用解綁,你們要什麼就拿吧,不用管我,拿完就走,我也不會報警的。”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