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三日:生命的威脅(1 / 1)

加入書籤

我臭著臉,站在門口等他們開門進來。

“看來沒用呢。”安室透朝我揮了揮手裡的鑰匙。

“唉,沒用呢。”我歎了口氣,那我還能怎樣呢,“要不讓我試試?”

我取過大門鑰匙剛要走出家,突然碰到了什麼,跌坐在地上。

腦袋剛才磕到了什麼硬硬的……我看向麵前敞開的大門,愣愣地回頭問道:“我剛撞到啥了嗎?”

“不知道,但我聽到‘咚’的一聲。”景光說。

我感到有些莫名其妙地把手向前探去,結果在大門與外界的交界處摸到了硬實的…空氣牆。

這!我彈跳起身,撲向外麵,結果有看不見的結界堵住了去路。我把手拍在結界上發出“砰砰砰”的響聲,用全身的力氣去頂那麵空氣,紋絲不動。

“我…我出不去。”我回望身後的兩人,感到眼裡的酸澀,苦笑著,“我被困在自己家裡…”

搞什麼嘛,憑什麼啊……我捂著臉,既委屈又難受。

安室像是看到了什麼驚悚的默劇表演,半響後收回自己的眼神,與好友對視了一眼,又默默看向掩麵哭泣的女孩。

“沒事的,會有辦法的,搞不好隻是沒滿足出門的條件。”溫柔的景光半跪下來好聲好氣的安慰。

“什麼條件?性彆嗎?隻有男生才能出去?”我又恨又氣地揉揉自己的胸。

“咳,嗯…小花要不要先去換身衣服,然後我們再好好談談?”從他的視角看去,女孩雪白的兔子已快要從背心的束縛裡跳出來。

“………好。”我老臉一紅,瞬間因為尷尬忘記了現在糟糕的處境。

我起身跑向自己的房間,關門前不忘對兩位紳士說:“你們不許進來。”然後哢噠地鎖了房門。

“她是把我們當成什麼登徒子了嗎?”安室透覺得這女孩子簡直心大,那話語裡不信任的語氣快把他氣笑。

“我覺得沒問題啊,畢竟Zero你初見麵就把人家按在地上了呢,還有往女孩子的懷裡取東西的行為也……”

“哈!你不是也看到了她的小動作了,我那是下意識的反應。”安室透粗生粗氣地反駁,小麥色的皮膚下染上了一層薄紅。

“嗨咦嗨咦~”景光一副“你不用解釋”的表情走到客廳的沙發上坐下,開始閉目養神,實則是想趕緊把腦海裡香豔的一幕忘掉。

完了完了,我邊套著衣服邊思考著接下來該怎麼辦,首先要和外麵的兩個人交換情報,了解我現在所處的世界。我拉開臥室的窗簾,望著外麵的景色,人來人往的,既陌生又熟悉。怎麼回事,我明明感覺我知道些什麼,卻想不起來,就好像記憶被封住了一般。

我拍了拍自己的腦袋,跟拍西瓜似的,恨不得把自己拍醒,今天經曆一堆亂七八糟的事情讓我應接不暇。我深吸口氣告訴自己沒什麼好怕的,事已至今,不論是什麼困難隻能麵對!

“那個…”我朝兩人打招呼,走到開放式的廚房,“要喝水嗎?”

“啊,麻煩了。”

“不會。”我倒了兩杯白水,又從冰箱裡取了桶冰淇淋,啊啊啊我要好好犒勞一下自己,我嘴裡叼著鐵勺、腋下夾著冰淇淋全家桶,把兩人的白水放在客廳的矮桌上。

“請用。”

“給客人喝涼水,自己吃冰淇淋嗎…”安室吐槽了一句,景光則是輕聲道了謝。

“管我,我要給腦袋冷靜一下。”我不客氣地翻了個白眼,我就是吃準了這兩人對我很客氣,不怕。

我咬了一大口巧克力味的冰,沁入心脾的寒意讓我秀逗的大腦開始轉動,一掃鬱悶的心情感歎道:“啊,真好吃。”我看著喝白開水的兩人,心情更好了~

“所以說這裡是日本的哪裡?幾幾年呀?”我出聲問道。

“平成年…1986年7月24日,東京的米花町。”

“誒,我來自2021年的中國,所以我是未來人麼…”我向安室透伸手要回手機,點開屏保,“也是7月24日,同一日期呢。”

我看了手機信號,不出所料是“”,慘,太慘了,居然不能上網,這直接剝奪了我的快樂源泉。

我眼角抽搐著,感歎了句,“1986年啊…我都還沒出生呢,老爸老媽這個時間還在滿世界瘋玩吧。”

“能夠確認是同一個時間線嗎?”景光問道。

“額,不能,關於日本的近代史我隻在課堂和動漫裡了解過,但感覺世界觀是一樣的,你看這世界沒有超能力、沒有異種人,沒有外星人入侵,很和平嘛。”巧克力味的冰在嘴裡慢慢融化,我幸福地眯起眼。

“你隻是個普通人?”安室透看著眼前表現輕鬆的女孩,單從心理素質來看就這份淡定就已經不簡單了。

“普通哦,普普通通。學習成績一般,沒有戀愛運,是家裡的獨生女,家庭幸福美滿,每天快快樂樂。”我說完,看向安室透和綠川景,“話說你們呢?我連你們的名字都不清楚。”

“我叫安室透,是一名私家偵探。”

“我叫綠川景,是流浪貝斯手哦。”

我眨了眨眼睛,“安室先生(桑)的職業也就算了,綠川先生的職業是騙人的吧,哪有貝斯手的身手那麼好的。”

“哦呀,我也兼職私家偵探。”景光同樣俏皮地衝我眨眼。

“嗬嗬。”不說就不說,哼。

“小花可以跟著透一起叫我景。”景光繼續套著近乎。

“Hiro~Hiro~~”我拉長了音尾甜甜地叫道,論撒嬌賣萌不要臉,我無所畏懼。

景光被叫了名字,愣了愣,手遮住嘴巴藏住上翹的嘴角,真是敗給對方了,總是能出乎他的預料。

“那我呢?”安室透指了指自己。

“Toru~Toru~”我捧著臉蛋,如他所願地叫了一遍,“滿足了嗎?兩位先生。”

“啊。”安室透伸出手來,“那麼今後請多指教。”

“我才是,請多指教了。”我同樣禮貌地跟兩人握手,真希望之後能和平共處啊。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