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四日:互相表演以示友好(1 / 2)

加入書籤

“景和透…你們不是那種會把可愛的女孩子一個人扔在家裡,然後外出鬼混好幾天都不聞不問的渣男吧?”我抱著冰淇淋桶,很認真地發問。

“為什麼這麼說?”安室透觀察著肢體語言都十分放鬆的女孩,真不知道女孩對他們莫名其妙的信賴從何而來。

“因為我出不去呀,你們如果不帶物資回來我會餓死的。”我對著他們眨眼,“你們也不想一回到家就看到我的屍體,然後嫌臭隻好毀屍滅跡,在拋棄屍塊的時候被人看到,從此走向犯罪的道路吧。”

“你小腦袋裡都裝了些啥。”安室透剛要伸手敲我腦袋。

我趕緊躲到景光身後,“已經開始家暴了嗎?渣男!”

“哦?”

“咳,家暴不是這樣用的……放心吧,我們不會放著小花不管的。”景光站在兩人中間,插手阻止一場大戰,“透,你也彆跟著鬨,對女孩子寬容點。”

“就是就是。”我衝透子吐舌頭挑釁。

“我這不是友好地交流,促進一下同居人之間感情嘛。”安室收回手,微微一笑表示無事發生。

“我當然不會讓你們白養我的,洗衣做飯,還有還有放熱水伺候搓澡我都可以!”我繼續說著自己的條件,希望能換取較好的待遇。

景光也忍不住手敲了敲女孩的腦袋,“說什麼呢,伺候搓澡什麼的當然不行。”

“誒,這不就是漫畫裡常有的情節嘛”,我故作天真地反問,初步看來這兩人都是正人君子,看來我的節操應該是保得住了。啊,不排除對方根本就看不上我的可能性。

我把腦袋從男人的手下拯救出來,對著兩人鞠了躬後,溫聲細語道:“親愛的,歡迎回家~你是要先洗澡呢,還是先吃飯?”

“………”2

“怎麼?”我看著忽然沉默的兩人,我模仿的可是日本人夢寐以求的大和撫子型的□□。我摸了摸臉,難道是我學得不像?

景光投來的眼神極其複雜,激得我一身雞皮疙瘩。

“你不是不想吃白食嗎?還不快去做你的飯。”安室忽然催促道。

“咦!遵命大人,小的現在就去!”我看出安室在解圍,腳底抹油地溜了。

過了一會兒,我從廚房探出個頭,“吃辣嗎?”

“吃。”

“嗯。”

“好咧,客官稍等哈!”我得令後埋頭與美食作鬥爭去了,幸好我們家喜歡囤貨,家裡從廚具到食材都一應俱全。

我估摸著三人的份量,給食材分類,分一份做晚餐,一分是易壞的蔬菜水果,另一份是能長久保存的應急糧食。凡事我都喜歡多留個心眼,我把土豆切一小塊下來放進加水的瓶子裡打算種植,想想家裡漂亮的盆栽都將被我換上蔬菜……我怕被老媽打死。

唉。

我看著手裡握著的這把鋒利菜刀,有想過要不要藏一把防身,但之前按在地上五花大綁的經曆讓我打消念頭。

算了吧,我盯著反光裡的自己,我又哪裡有勇氣拿它捅人呢,而且…我覺得還是演一個傻白甜比較好讓對方放下戒心,現階段隻有互相給予信任才能和平共處,我得收起自己的脾氣,如果不表現得討人喜歡點,吃虧的是我自己啊。

少聽少看少問,雖然不知道景和透的身份,但總歸不是那種神經病變態殺人狂魔,對我的一些無理取鬨有時也挺縱容……應該是好人吧。

一番思考後,我終於開始哼著歌全身心地投入進廚房的工作。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