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五日:安靜的鴕鳥(1 / 1)

加入書籤

吃飽喝足後,三人又聚在客廳商量房間的分配。

家裡有一個主臥,一個臥房和一個書房(還有沙發)能睡人。

主臥室空間最大,有一個落地窗,窗外的景色特彆好。房間內擺著一張雙人床並且自帶浴室和衣帽間。

而書房雖然也很大,但兩麵牆都擺滿了書,很有壓迫感。書房有通向陽台的入口,玻璃門的透光好,白天可以拉上窗簾,另外房間通風也不差,所以房間內淡淡的書香。書房有折疊的床板,放下來隻有一人的大小,而且睡著可能會硬了些,但可以鋪上厚厚的墊子。

我決定先發製人,舉手問道:“你們應該不會跟我搶房間吧?”

我的臥室也是雙人床,一個人睡ueenSize很爽,跟主臥比起來隻差一個浴室,考慮到兩人不好厚此薄彼,其實應該我應該把臥室讓給他們,自己滾去睡書房的。

但我不想啊,我也不敢,我房間裡藏了多少H漫啊,小h書啊,誰進我房間就是要我社會性死亡,不行,這最後的尊嚴我得守住!

“放心,我和透兩人分房間就行了,公共浴室也讓給你。”景光說道。

“嗯嗯,你們日本人決不能少的浴缸也隻有我爸媽房間才有。你說浴室也讓給我?!可好可好!”我小雞啄米似地點頭附和。

“床和浴室的問題不大,主要是我們的生活用品…”安室點了點下巴,“像是換洗衣物,還有牙刷牙膏浴巾什麼的。”

“現在去買也還來得及吧。”景光看了眼手表上的時間,“這附近有家便利店。”

“或者是用我爸的?啊,不是,牙刷牙膏我家有新的。”我剛提出解決辦法就被自家老爸打擊到了,“衣服的話…嗯…身材、尺寸好像也不太合適。”老爸你真沒用,該減減肥了!

“還是買新的吧。”安室做了決定。他們倆立即動身準備前往樓下的便利店。

“唉等等!”我下意識地拉著即將出門的安室的衣袖。

兩人同時回過頭來,望著我。

兩人的注視真的給人壓力好大,我有些結巴地開口:“那、那個…不需要兩個人吧?那個…留下一個人陪陪我?”

安室一挑眉,似乎認為我在無理取鬨。我退後了一步,害怕他打我。

“其實我有點怕黑呀…哈哈哈…”我這找得是什麼破理由,連我自己都不信。

算了,我尬笑,“那個,沒什麼事。你們路上小心呀?”

我放棄了,收回手打算再去吃一桶冰淇淋冷靜冷靜。

“放心,我們會回來的。”安室突然拍了拍我的肩膀,溫熱的掌心似乎要灼燒我整個背部。他看出來了,他看出來我在擔心什麼。

我鼻子一酸,背對著他,用手捂著嘴忍住鼻音,“嗯…早點回來。”

大門一關,這世界又隻剩下我一個人。

我擦去眼角一點點的濕潤,哭個屁,有事做。

我來到廚房趕緊把食物分門彆類地藏好,然後將能做種子的果實根莖都種在盆栽裡,翻土、澆水、倒肥料、滴幾滴營養液,我也不是種植小能手,但感覺這樣植物就能活。然後我去書房的電腦,打開後嘗試聯網,果然不行,唉。

我在桌麵建立隱藏文件,給小h文再加了層掩護,然後回到臥室開始藏小h書。

我好難啊,但總不能期待對方不會偷摸進我房間吧,我還順便把三個房間都收拾了一遍,換了新的床單被罩,把囤積的臟衣服拿去洗。

“我們回來了。”安室和景光推門而入,然後看見女孩抱著比她人還高的衣物往陽台走去。

我聽見聲音,想回頭打聲招呼,結果我太低估手裡這份重量所帶來的慣性了,直接順著向前撲去,幸好是跌進了一堆衣服裡,不然我鼻子又要遭殃了。

“你沒事吧。”景光上前想扶我,結果忽然腳步停在距離我幾十公分處,猶豫著是否要上前。

“額…我沒事…”就是心臟被嚇了一跳,膝蓋的淤青更加嚴重了而已。

我搖頭晃腦地想把掛在自己頭上的布料給整下來,然後聽見走過來的安室噗嗤地笑出聲。

乾嘛呀,這男人是喜歡把快樂建立在彆人的痛苦之上嗎?我不耐煩地把頭上的布一把抓了下來,表情瞬間凝固。

我擦怎麼是我的內衣,我抓著內衣的手微微顫抖,大腦瘋狂運轉,現在是故作矜持還是嬌羞尖叫,還是能一錘子把兩人砸失憶當作無視發生。

然後我的身體替我做出了選擇,直接把臉埋進衣服堆裡做一隻安靜的鴕鳥。

“噗哈哈哈。”

我聽見安室笑聲越來越大,簡直不能忍!我把手裡胸衣當做武器往他的方向一扔。

但很明顯安室透視躲過了我這一波攻擊,笑得更猖狂了。

我艸,我頓時想要衝上去跟他battle,但是忍住了,手上繃起的青筋證明我的修養是多麼的好。我心想是把所有衣服一起甩出去使出“風遁手裡劍”呢,還是乾脆拿臟衣服塞安室的嘴裡堵住他的嘴。

景光在一旁做和事佬,還問蹲下來需要不需要幫忙一起收拾。

彆!我瞬間緊張地抬頭,就怕景光傻乎乎地幫我撿衣服,這一堆裡除了內衣還有內褲啊,我的天啊,要是扯出一條純棉的白色布料,我絕對當場自閉!

“不用了不用了,大哥你去忙吧。”我趴在地上跟護崽子似的嚴守這堆衣服,“熱水都給你放好了,景你快去洗澡吧,這一天下來那麼辛苦,快去吧,麼麼噠!”

景光的笑容收斂了點,但仍溫柔地應道:“好的,聽小花的。”

說罷,景光起身拿著換洗的衣物和浴巾走進主臥房。

“呃,景光怎麼了?”我敏銳地察覺到景光情緒的變化,心想自己是說錯了什麼,於是悄悄地問一旁的安室。

“……你”,透心情複雜地看了我一眼,“與你沒有關係,做你的事就好了。”

“哦。”我喏喏地低下頭,忽然想起來什麼又問安室:“你們真不需要搓背嗎?”

“閉嘴。”安室大手一揮,把我按進衣服裡,讓我做一隻安靜的鴕鳥。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