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七日:區彆對待(1 / 1)

加入書籤

“透!你趁我不在跟小花說了什麼嗎?!”景光按著快要撲到他懷裡的人兒,香香軟軟的,令他精神一振。景光懷疑是先回來的零跟女孩說了什麼,安排好女孩衝過來迎接,給他“驚喜”。

“我回來了。”景光拍了拍女孩的肩,語氣瞬間變得溫柔。

“禮物呢?禮物呢?”我鬆開手,期待地望著景光。

景光哭笑不得,原來是為了這個。他從口袋裡掏出一個粉色的手機,“給。我和透的電話幫你存好了,語言給你設定成中文。會用吧?”

“會!嘿嘿,還是景最好!”我開心地捧著手機轉圈,再看看安室這個黑心怪,我立即向景光告狀:“透欺負我不會日語,給我買了看不懂的食譜!”

“嗯?說我壞話呢?”安室從客廳探頭。

“就在說你壞話!”有景光在,我膽子頓時肥了不少,有些得瑟地將新手機展示給安室看,“你看景多細心,中文的。”

“是是,但學學日語也沒什麼不好吧?”安室在景光麵前顯得放鬆多了,表情也不裝了,聳聳肩。

景光看看好友,兩人互相交換了眼神。景光立即表示支持零的決定,提議到:“那先給小花買幾本日語教材?”

“小學生用的就行。”安室點點頭,“再給她布置億點作業,今天可以從每天抄寫一百遍五十音開始。”

“你是魔鬼嗎?”我露出生無可戀臉,“那那那你學中文也要抄寫課文!我家裡還有留高中的教材!”我暗搓搓地想,先讓他把《出師表》抄個百遍!

“嗯?小花看上去不太會教人的樣子,放心吧,有不理解的中文意思我會來請教你的。”安室客氣地說道。

這家夥…在說我笨呢?還是怕我在教中文的時候整死他,好想豎個中指來抒發一下心情。

嗯?等等,我悟了!

“我是你爹(中文)~”我突然笑嘻嘻對安室說,瞧著他一臉懵逼確實是聽不懂的樣子,我激動了。

我用最甜膩的語氣對安室說:“黑心怪,要不是小爺我打不過你,一定要你跪下來叫爸爸!”

說完,我頓時精神氣爽,邁著八親不認的步伐率先往回走。

“她剛剛是在罵我吧。”以為他看不出來嗎?安室望著女孩大步離去的背影,隻覺得好笑。看來他學中文的計劃得提前了,安室勾起嘴角,作為讓他心情不錯的回禮,他也得給女孩準備一個驚喜才行。

“零,彆太欺負女孩子啊。”景光見自家好友的眼裡閃爍著光,就知道女孩引起了零的興趣。上次零露出這樣的表情,還是有人在零的床上放了蟲子的時候,當時零笑著說要報複回來,然後……他還是不要回憶了……

雖然零在進入組織執行臥底任務後,那張揚的個性有所收斂,但容易衝動和腹黑的一麵卻仍時不時地冒出來。

景光把想說的話又憋了回去,那可是零啊,他勸是沒用的,隻得他分心照顧點女孩,要是女孩受了委屈,他再偷偷幫女孩報複就是了,景光心想。

結果不用景光出手,他就先見識到女孩子的區彆對待,讓一個品嘗苦,一個品嘗甜。

景光見女孩在收衣服,自覺地走過去幫忙。

我見到他,立即邀功似地炫耀:“景!我把你的被子拿去曬了,你聞聞看,是不是有太陽的味道!”

“嗯…”景光很給麵子地把臉湊到被子上輕嗅了嗅,確實,太陽的味道。

“這樣景晚上會睡得很舒服的。”我拍了拍自己的被子,同樣把臉貼了上去,衝景光眨眼,“真好。”

景光埋在被子裡含情脈脈地望著他的女孩,感覺被撩撥了心弦。他抬手摸了摸女孩的腦袋,“謝謝,小花。”

“不客氣啦!”我主動蹭了蹭景光的手掌,一臉滿足,就是要被帥哥誇做這種事才有成就感。

景光幫女孩搬著被子,然後發現沒有零的那一床。

“因為沒經過同意不敢進透的房間嘛…”說真的,誰知道現在主臥被安室改造成什麼樣了,搞不好安裝了監視器,記錄下所有進房間裡的影像呢?我才不要進房間呢?等會兒被抓住小辮子還要被說,所以被子什麼的透他自己拿去曬好了。

我的理由無懈可擊,安室肯定也無法指責我什麼。我心裡暗暗歡呼自己扳回一城,然後拿餘光去瞟安室的臉,企圖看到一絲不爽。哈哈你今天就睡冷冰冰的床去吧!

我承認自己幼稚,但內心深處是想刺激一下安室,希望他能像景光那樣真心換真心,能對我好一點。

我看了眼坐在窗邊喝酒的安室,散落在額前的發絲,給他營造了頹靡的氛圍,有些寂寞。

啊啊啊,我良心在痛了,突然有些後悔,要不還是對他好點?

“那個…”

“哼。”女孩剛想開口,安室立即無所謂地哼了聲,隻有景光注意到他握杯的手緊了緊。

哼,裝什麼高冷。我剛要問安室自己可不可以進房的話又收了回去,覺得自己像個傻逼,人家都不在意,我乾嘛要為他著想,我扭頭進了廚房。

“Z…透…”景光無奈地叫自家好友的名字,他都看出女孩的心軟了,相信零一定也能看出來。

“你主動感謝她幫忙打掃,她一定會很開心的。”

“哼。我可不像你那麼會哄小孩。”安室飲了口蘇格蘭威士忌,火辣的口感令他思維變得清晰,但從小腹處升起的溫度並不能帶給他溫暖。

“都說了景,不要大意…”安室盯著玻璃杯裡紅棕色的液體,焦香的氣味在融化在空氣裡。

“透,你有想過小花所說的都是事實嗎?如果她隻是一個被牽扯進來的普通人…”

“想過,那又怎樣?”安室放下酒杯,抬眼,瞳孔鎖住好友的身影,紫灰色的眼裡掩去陰暗的黑色,娃娃臉上微勾起的嘴角卻毫無笑意,從安室身上散發出冰冷肅殺的氣息,仿佛與黑幕融為一體。

安室身上黑暗的氣息太過濃厚,讓看著的景光感到心驚,他知道零為了在組織裡爬上高位經常活躍在最前線,與身為狙擊手的他不同,零作為情報收集人員直接接觸的黑暗更多,侵染得很深……

是他沒有發現零的變化,零對人的戒備和對秘密不遺餘力地挖掘都是受到組織影響。

景光後背一涼,就連一直與零相處的他也不覺哪裡不對……這就說明零故意隱瞞著他,而這樣的零就像他在組織裡塑造的形象,冷漠心狠,為了達到目的可以不擇手段的神秘主義。

“Zero,你累了。”景光緩下語氣對零說,甚至叫出了對方小時候的外號,“要不休息一下。”

“Hiro來陪我喝一杯吧。”安室斂下眼,為好友倒上一杯酒,並舉杯示意。

“行。”景光接下邀請,他拉開椅子坐在安室的對麵,兩人舉杯相碰。但對於難得在他麵前露出陌生麵的零,景光的注意明顯不在美酒上。

零與景光對各自想說的話、甚至彼此的心思都心知肚明,在安靜的夜幕下玻璃間交錯的瞬間卻好像劃開了兩人的距離,越來越遠。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