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八日:剩飯風波(1 / 2)

加入書籤

兩男人坐在陽台裡喝酒,我從廚房出來,見陽台暗流湧動,做好心理後準備上前打擾。一瓶的蘇格蘭威士忌已經去了一半,連書房都彌漫著濃鬱的酒香。

這會不會喝太多啊?晚飯還吃嗎?

“兩位,今天吃飯嗎?還是麵?”我問道,見兩人臉不紅氣不喘,卻扯開了幾顆扣子,看著我都熱了。

”吃飯,麻煩你了。”景光邊說邊收拾著桌麵。

“透呢?”我看向安室。

靠著椅背的安室麵無表情,被景光拍了下手臂才回過神來,露出完美的笑容,“飯,麻煩了。”

我回頭給兩人各盛了滿滿一碗大白飯,然後展示給他們看,“會不會太多?”

“不會,放心吃得完的。”景光再次應道,拉著零回房換了身衣服。

我看著兩人的背影,總感覺哪裡怪怪的,他們像是吵了一架,又不太像。

我把昨晚剩飯填進自己碗裡,感覺量有點多,但不吃完又要剩下了,我又不想浪費。

味增湯憑感覺煮了一鍋,味道竟然還不錯,我的廚藝果然是很有天賦。桌上擺好三菜一湯,看著就成就感十足。

“開飯啦兩位!彆忘了洗手哦!”我先一步坐到位置上等他們,手捧著筷子作預備姿勢。

“我要開動了。”3

嗷嗚A。我咬了口白飯,差點沒把牙崩掉。臥槽沒熱熟,可能因為我等飯煮後才把它蓋進飯鍋裡悶了一會兒,還有幾塊還沒解凍。

我去,這要我怎麼吃嘛,我揉著一邊的臉頰,他們在餐桌上秉持著“食不言寢不語”的原則,感覺現在起身熱飯有些尷尬。

“怎麼了?”安室見女孩捂著臉不知在乾什麼。

“就是飯沒蒸熟……啊啊不是你們的飯沒熟,是我的。”我見兩人都因為我的話停下筷子,連忙解釋。

“什麼你們我們的”,安室瞥了眼女孩的碗,表情忽然變得有些恐怖,他語氣不善地問道:“你就吃剩飯?”

景光聽聞,也看向女孩的碗,那一看就知道賣相不好、乾癟癟的米粒十分紮眼,與他碗裡晶瑩剔透、顆粒飽滿的白飯形成鮮明的對比。

景光也沉下臉,低聲問:“是我們昨天剩下的?”

“是。那個…有什麼問題嗎?”在兩人注視的壓力下我的手抖了抖,被發現了……所以我可以去熱飯了嗎?

我剛想起身,安室就問道:“是我們虧待你了?”

??沒有啊?我一臉迷茫。

“還是說、你在暗示昨天對你的不信任你很不滿?”安室繼續問著。

???我頭頂冒出數個問號。我常常因為自己是個普通人,覺得與你們格格不入。

我完全聽不懂這男人在說什麼,而將求助的目光投向景光。

景光抿直了嘴角,臉上竟也沒有笑意。

見到難得一臉嚴肅的景光讓我不禁猜測在日本吃剩飯是不是什麼大罪。我隻是單純因為有剩飯,又不好意思給倆客人吃罷了。剩飯熱一熱能吃吧?不死人吧?口感也沒差多少啊?

“我錯了。”我不管三七二十一,先認慫就是了,我繼續道歉,“我不應該吃剩飯的呀,呃,我應該和你們一起吃正常的飯?”這話說出來怎麼覺得哪裡怪怪的。

安室眉頭一皺,嚇得我趕緊低頭。

“那麼怕我?”安室問。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