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九日:景光的珍寶(1 / 1)

加入書籤

自從剩飯那一次後,安室透便開始躲著我,每天早出晚歸的,幾天下來愣是一次都沒碰上麵。

我捉不到安室這人,但每天放在客廳桌上抄寫完的五十音他有好好批改,甚至把主臥的鑰匙通過景光交給了我,允許我進去(話說什麼時候換了鎖的)。

所以透是想和好的吧?我心想,走到客廳,看見景光一如既往地坐在餐桌旁喝咖啡看報紙,對比安室他真的好閒哦……

“早呀,景。”“早安,小花。”

我拉開椅子坐在景光對麵,掀開盤子的保鮮膜,吃起餐桌上景光做的三明治。

“景,你好閒哦…”我忍不住吐槽了。

“嗯?”景光放下報紙,打著哈哈,“因為是音樂人嘛,工作時間挺不穩定的。”

他還在堅持這一設定呢,我都懶得糾結了。但他這樣說,讓我不禁有些好奇了:“景這樣子錢賺得多嗎?能養得起家嗎?”

我好奇地看向他,我還隻是個大學生,不太懂工作薪資那些東西,但看景光和安室挺講究生活質量的,也不知道他們倆在日本算是怎樣的收入水平。

“女孩子可是要嬌養哦,特彆是我,那可是很貴很貴的!”我眼睛撲閃撲閃著,衝景光眨眼,心裡想著要是我的話肯定超級敗家。

“唔。”景光受到女孩的“暗示”,心臟跳得很快,他看到女孩的眼裡自己的倒影,露出了連他都不曾見過的柔軟表情。

啊,景光忽然有一股衝動,要將這對他撒嬌的女孩藏到誰也找不到的地方,變成屬於他一個人的珍寶。

景光定了定神,好不容易將自己不太妙的想法壓了下去,伸出手來拍了拍女孩的頭,“小花一個人的話…我還是養得起的。”

“還有……”景光的手隨著他的視線下移,在我嘴角處輕輕一抹,然後說道:“小花這裡…沾到醬了。”

“討厭啦你。”艸,不娶何撩!我下意識地舔了舔景光的指腹抹過的地方,有繭。

景光盯著女孩的唇,不動聲色地吃掉了手指上的蘸醬,然後看著女孩微紅的耳尖,感到滿心滿眼的甜。

難得看到女孩因為自己的舉動而害羞,這讓一直被女孩牽著鼻子走的景光有種“扳回一城”的滿足感。他笑著想把自己的手帕遞過去給女孩擦一擦,又被對方惱羞成怒地拍掉。

真是可愛啊……景光眯起眼來,胸口的某一處仿佛被填滿,又被女孩的一個無意的眼神撩撥得癢癢。

好不容易建立起的心防,隻是與女孩的一次“交鋒”就已經潰不成軍。景光苦惱地皺起眉,他是怎麼讓自己落到這個地步?起初隻是同情這個聰明又堅強的女孩,有些在意、有點喜歡而已,但到現在這份感情已經不受他控製地瘋長,他隻能咬著腮裡的軟肉,讓疼痛警醒著他,現在的他隻能是綠川景,而不是諸伏景光。

………

口袋的手機發出嗡鳴,景光向我打了聲招呼去了陽台。

趁著景光離開的間隙,我趕緊拍了拍自己的臉,我的臉沒紅吧?怎麼感覺有點熱?

還有剛剛那是怎麼一回事,景的眼神……好撩啊,就好像、就好像在看小熊寶寶,那種又愛又寵的感覺,我根本無法與他對視,覺得多看下一秒就要淪陷了。

我捂著臉,又慫又羞。彆吧…我洗乾淨臉沒?眼屎什麼的沒粘著吧,討厭啦,景乾嘛盯著我的臉……我這還是第一次覺得素顏好害羞。

“小花。”景光從陽台出來,喚了聲我的名字,神色似乎有些凝重。

我立即收回手,恢複一如既往的正經(或者應該說是不正經)。

“怎麼了景?要出門了?”平常景光也是在我起床後差不多這個點出門,有時更早一點,也會來得及跟我說聲“早安”。

“啊。我要出一趟遠門,可能這幾天都沒法回家。我會拜托透照顧你,你要好好聽透的話,好好呆在家裡。”等我回來。

說罷,景光拎起吉他包,朝玄關走去。

“啊啊啊,景。”我追了上去,從後麵給了他一個熊抱,然後迅速地抽回手,拍了拍他肩膀對他說:“路上小心,我等你回來!”

景光點點頭,從陰鬱的神色裡扯出抹笑容。麵對擔心著他的女孩,景光溫柔地安慰道:“要給你帶什麼伴手禮嗎?有什麼想要的?”

“沒有…”我一時想不到地搖搖頭,看著景光神色裡無意之中流露出的一絲沉重,總覺得他才是需要被安慰的那個。

我靈光一閃,指揮著他低下頭。

“嗯?”景光順從地彎下膝蓋,剛要疑惑,忽然感到唇邊一熱,好像有什麼軟軟的東西貼到他的臉上……

“景留個胡子吧?肯定很帥的,好想看看。”我迅速在景光的嘴角親了一下,然後在景光耳邊說道。

“那麼早點回來。”我主動把還愣著的景光推搡推搡著,推到門外,關門前還不忘解釋道:“剛剛的吻是出差限定哦,很稀有的。”

然後撫著唇、腦海裡放著煙花的景光回過神,看到冰冷的大門,他下意識地用手遮掩下上挑的嘴角,用儘理智將情緒壓到箱底,抬腳迅速離開現場。

我喘了喘,然後踮腳趴在門上從貓眼觀察景光,結果隻看到景光匆匆地從家門口離開的背影。

“真是的,走掉了。”我沒注意到自己的失望。反而鄙視自己,怎麼就敢親上去了,我難道就真的是美色糊腦子,隻剩下衝動。

雖然在我們家,早安晚安親個臉頰是很正常的,但總覺得把景光當哥哥對待又有點不太好……

不過,領我有些在意的是剛才在腦海裡一閃而過的畫麵,那是景光的臉,下巴蓄了點胡渣,給人更加成熟的感覺,而這副模樣好像在哪裡見過……

我邊往回走,腦海裡又自動浮現出自己和景光的親親,不行不行,趕緊忘掉。我伸手打了下自己的臉,掏出手機一看,現在才十點。

我把吃乾淨的盤子拿去廚房衝洗,擦了桌子,跟著DVD做了會兒瑜伽、打了一會兒拳,又在客廳裡的跑步機上運動半小時,但怎麼也靜不下心來,最後跑到書房看書。

不是小黃書!

我抱著日語教材,打算認真地學習,思想齷齪的人快去洗洗腦子。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