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十日:歸家的透子(1 / 1)

加入書籤

我抱著新日語N1的教材啃,因為是中文,至少減輕了我看書時一半的痛苦。我一邊背誦日語的單詞,在看到漢字時,就恍惚回到了自己原本的世界,有幾分懷念。

咦。翻到新的一頁,我意外發現一張被書夾住的小票。

我看了眼購買的日期和時間,這個點……景應該在家,所以這教材是透買的?

我忍不住勾起嘴角,哼~那家夥嘴上說著要給我小學課本,結果還不是自己掏錢給我買了適合我的教材。

我兩指夾著這張小票,讓它隨著我手的力道飄動,想象安室小人兒被我捏在手裡甩呀甩的。

哼哼好吧,你這個口嫌體正直的男人,本小姐宣布你單方麵的冷戰到此結束!今晚我就要逮著你,跟我一起吃晚飯!

我做了決定,立即起身走到廚房看看有哪些食材,嗯…那就做安室喜歡的日式料理好了。

我挽起袖子準備大展身手,但在翻開食譜的那一刻又萎了。我含淚抱著個詞典把不認識的日語單詞查了一遍,並做上備注。

這也算是學習的一種?我苦中作樂地想。

……晚上十二點,家中的大門被悄悄地打開,主人將鑰匙放回了口袋,提著超市的袋子走進家中。

當他看到廚房的一盞小燈還亮著的時候,似乎察覺到什麼,就在他將腳步收回之際,忽然聽見啪的一聲,頭頂的水晶燈驟然亮起。

女孩清脆的聲音從側麵傳來:“哼哼,你終於回來了?安室透。”

“晚上好呀,小花。”安室透將裝滿食材的袋子輕放在桌上,主動向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的女孩打招呼。

“是呀,好久不見,甚是想念。”我翹著二郎腿,態度有些囂張,“你以為我會這麼說嗎?哼。”

我猛拍軟軟的沙發墊,控訴道:“你還知道回來呀,臭男人。現在都幾點了?等你回來,晚飯都涼了!”

安室聽著女孩的話,讓他產生了對麵坐著的是他妻子的錯覺,嬌小可人的女孩正氣憤地質問他晚上都去哪兒鬼混了。

晚上氣溫降下來了,女孩卻隻穿一件單薄的背心,露出的一截潔白的小臂正激動地揮舞著,引得他的視線頻頻落在上麵。

安室尷尬地摸了摸鼻子,不知是因心虛,還是彆的啥,他將目光放在了女孩桌前散落著的雜物上,那空空的冰淇淋桶和倒扣著的書本,看來女孩是真的為了等他回來,一直在客廳消磨時光。

安室的氣勢不禁弱了半分,語氣難得有幾分討好:“真是抱歉,因為有些要緊事。晚飯做好了是嗎?你吃過沒?”

安室一番話下來,更像是底氣不足的丈夫在向妻子討好賠罪,就連放軟的語氣和神態,也流露出一股子的狼狽。

“當然沒吃過。”我磨牙向安室強調,“我發了短信了吧,跟你說等你回來一起吃晚飯。你沒看嗎?”還是我邊查字典邊寫出來的,可辛苦了。

“抱歉抱歉,工作時間不方便看手機。”安室掏出手機查看最新郵件,點開來,是女孩子用蹩腳的日語寫的“等你回來”,因為還沒學漢字拚寫,全文用的都是五十音,看得安室忍俊不禁。

“你還笑?”我把手裡的橘子扔向這個臭男人,先是把我餓得不行,然後毫無懺悔之意,死吧、去死吧!我才不管他吃沒吃飯呢,等他回來也完全是因為我不服氣。

“我錯了,小花。”安室撿起地上的橘子,隱約意識到女孩是真心想和他一起吃飯才等到那麼晚。安室雖然覺得女孩這樣傻等很蠢,萬一他今天不回來怎麼辦,但一絲甜蜜還是在心底淡淡地擴散開來。

見女孩氣呼呼地起身要回房間,赤腳在地板上跺出噠噠噠的腳步聲。

安室趕緊出聲叫住女孩:“我現在就熱飯,我們一起吃吧。”

“我已經不餓了!”冰淇淋和橘子,還有受到的氣就已經飽了!我氣呼呼地回道。

晚上就吃冰淇淋和水果,是想把身體搞壞嗎?安室很不讚同女孩這麼糟蹋自己的身體,下意識地皺起眉頭,忍住脾氣再次哄道:“那就陪陪我吧。”

然後安室走進廚房,穿上圍裙,撕開保鮮膜,把餐盤放進微波爐裡,臉上掛上營業的微笑:“我很期待今晚的飯菜,想好好品嘗過後向辛苦下廚的人兒道謝呢。”

“咦。”透今天說話怎麼油裡油氣的,我摸了摸自己手臂上的雞皮疙瘩,忽然不氣了,就是覺得有點惡心。安室這家夥是不是被臟東西附身了,還是說是彆人假扮的?!

我被自己的猜想嚇了一跳,趕緊上前揪了把安室的鼻子,嗯…觸感是真的,那麼人應該也是。

安室反手掐住女孩的虎口,解救自己遭殃的鼻子,“怎麼,掐上癮了?小姑娘是想要得寸進尺?”

這威脅的語氣,這皮笑肉不笑的表情。呼,我鬆了口氣,“是本人沒錯。”

安室聽見女孩的自言自語,把他氣笑了,這麼說還是他的錯,難得他好聲好氣的說話,還被女孩認為是變裝,他平常表現得是多麼不招女孩待見。

安室咽下嘴裡的嘲諷,想起景光的囑咐,“是是,是本人沒錯。信了吧?可以好好吃飯了吧?”

“你不生氣了?”我抽回手,狐疑地看著他,完全猜不透黑心怪葫蘆裡買什麼藥。

“在生氣的不是你嗎?”安室反問。

“是你,你還躲我。”做錯事後就隻會逃避,小孩子嗎?我在心裡鄙視。

他才沒有那麼無聊,“不是說了,我很忙的。”安室說著,摘下帽子,似乎是在證明自己所說的,他揉了揉眉心,雖然被他藏得很好,但眉眼間已有疲態。

沒有帽子的陰影,安室憔悴的臉徹底暴露了出來,眼白裡有紅血絲,抿起的薄唇毫無血色,刀削般的下顎線似乎更加鋒利了,甚至連他的膚色都快要遮不住眼下的黑眼圈。

我的天啊,“透你真的有好好睡嗎?一天睡幾小時?彆猝死啊!”帥哥的臉被這樣糟蹋,看得我好心痛。

安室望著一臉緊張的女孩,他真的不懂,女孩的情緒簡直變化莫測,剛才還在生氣呢,現在又一副快哭出來的樣子。

女孩眼裡的憂色仿佛要溢出來一般,看得他心頭一熱。那麼擔心他,不似有假,但是為什麼?明明他……

“為什麼?”我聽見安室的喃喃,“什麼為什麼?你這副樣子論誰都會心疼的好嗎。彆那麼拚啊,把身體搞壞了怎麼辦?”

我牽過安室的手,把他安置在座位上,幫他脫下圍裙,“好了,你什麼都不要做,我來總行了吧。”

雖然不知道安室真實的工作是什麼,但總之很不容易,現在家是安室養的,那麼輔佐任務就交給了我。

看著安室透安靜地坐在餐桌旁,手撐著淺金色的腦袋,卷翹的睫毛撒下蝴蝶狀的陰影,眼角被擠出一滴淚。

我怎麼看安室怎麼像沒精神氣的金毛,病懨懨的坐在那裡,讓我有股衝動,想去拍拍他的狗頭。

呃,還是彆浪,我還年輕呢。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