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十一日:安室的早晨(1 / 1)

加入書籤

我盯著安室吃了晚飯(或者說夜宵),然後把人兒推到他房間裡。

“好好睡一覺,明天早餐也交給我了!”我特意叮囑道,然後給他合上了門。

安室正要轉身打個哈欠,門又忽然被打開,他的手一頓:“還有什麼事?”

“忘了說晚安。”我探出個頭,一臉認真:“晚安。”

“嗬,晚安。”

安室見門再次合上,聽著女孩離去的腳步聲,他摸摸自己的臉有些好奇,隻是示個弱,效果就那麼好嗎?

安室邁著大長腿走進浴室,打量著鏡子裡的自己。

光影交錯,一張麵無表情的俊臉在頂光的照射下顯得有些陰森,紫瞳底下暗流湧動。這些天組織準備暗殺一名政府高官,派任務讓他收集所有有用的情報,直到昨天才獲取到目標的行程安排並上報給了組織,他的任務暫告一段落。

安室收回眼裡的冰冷,撥弄了下額前的劉海,然後注意到高挺的鼻梁上留有“小貓”的爪印,他笑了笑,轉身進淋浴間,凝結的蒸汽從浴室裡徐徐升起。

熱水順著緊致的肌肉紋理滑落,在大理石地麵濺起點點水花,乳白色的牆反射著男子身體隱約的輪廓。安室單手撐著牆麵,垂弓起背來輕咬著唇,淅瀝的水聲蓋過他性感的喘息。

深夜,安室褪去身上礙事的布料,鑽進被窩,在裡麵伸展了四肢,仿佛骨頭都鬆軟了。被子有太陽的味道,淡淡的香氣縈繞在鼻尖,令他放鬆了神經,漸漸進入夢鄉。

………

清晨,生物鐘將安室喚醒,他看了眼鬨鐘又小眯了一會兒,可惜睡意全無。

安室□□著自己的金發悠悠起身,他聽景光說隔壁房間的小懶豬平常都要睡到快中午才醒,再想到昨天懶豬信誓旦旦地說要給他做早餐,於是安室仔細聽客廳的動靜,女孩喜歡大夏天赤腳在家裡走來走去,腳步聲噠噠噠的,很有辨識度。

不出所料,安室穿上休閒服,洗漱後來到廚房,他挽起袖子,決定還是自己動手豐衣足食。他打開冰箱,點清了現有的食材。

最初是景光教他的料理,安室因此喜歡上了,還專門買了食譜研究菜色。安室穿上圍裙,這難得清閒的早晨可以花時間好好做一頓豐盛的。

洗菜、淘米、煮飯、煮湯,將切好的魚肉放進味增裡醃製,前期的準備工作告一段落。

安室吃了片麵包墊肚子,煮了咖啡,然後清洗灶台、擦亮抽油煙機,從廚房裡的東西擺放和殘留的使用痕跡,安室就腦補出每次女孩為他們做飯過程,肯定也是風風火火的,不是忘加鹽就是被油濺到,然後鼓著臉蛋氣呼呼的,又蠢又可愛。

安室發覺,不知不覺在他的心裡女孩的形象變得如此生動,唉,已經晚了嘛……

那就算了,安室隻是稍作糾結便放棄掙紮。他莞爾一笑,反正把女孩養在家裡,他會護得好好的,不讓女孩受到任何傷害。

就這瞬間,安室卸下防備,感到前所未有的輕鬆,心頭的陰霾悄悄地散了,忽見溫暖的陽光。

安靜的客廳,咖啡的香氣、時不時窗外傳來的鳥鳴,這些美好的信息填補著心裡的空缺,在此時他格外清晰地感受到家的存在。

在指尖流動著的空氣,安室虛虛握著,好像捉住了幸福調皮的尾巴,令他的手心也溫暖了起來。

安室站在原地,望著空無一物的手心,心臟雖在跳動,從耳膜傳來的鼓動聲卻讓他恍惚分不清現實與夢境,太不真實了,這份美好、太不真實了。

直到廚房的定時器響起,安室才堪堪回神,估摸著女孩起床的時間,他開始做菜,心裡想著品嘗菜色的人兒,聯想到女孩捏他鼻子時毫不留情的力氣,安室鼻子一癢,似乎在提醒他這一切才不是什麼夢境。

女孩喜甜喜酸,安室特意做了一道糖醋肉擺在一桌子的日式料理裡,他又費了點心思在擺盤和裝飾上,撒下胡椒、淋上醬汁,無論是從賣相還是味道,安室都對著自己的廚藝成果給予肯定。

他解下圍裙,看了眼時間,已經十二點了,女孩怎麼還沒起床。難道是因為昨天熬夜?不太可能,一般成年人需要的睡眠時間是六至八小時,就算睡多了其實效果也不佳,所以就算女孩淩晨一兩點上床,因為女孩本身就有晚起的習慣,所以生物鐘應該也會在九、十點就叫她起床。

所以是出什麼事了嗎?安室心想,但隻是睡過頭的情況也不是不可能,是他想多了也說不定。

安室無意識地女孩房門前踱來踱去,莫名的不安讓他有些煩躁,他本想推門進女孩的房間查看,但考慮到女孩子的隱私,安室還是決定用手機打個電話試試。

“嘟——嘟——”電話接通了。

安室倚靠房門,從聽筒裡傳來布料的摩擦聲,應該是女孩迷迷糊糊按到了通話。

“嗯?”剛睡醒的人兒抱著電話應了一聲,似乎是翻了個身,一陣悉悉索索後,聲音變清晰了不少。

安室放輕了語氣:“醒了嗎?都幾點了?”

“唔…沒…我、我不想…”女孩的聲音有氣無力的,斷句中有她小聲的抽氣。

安室一聽感覺不對,繼續細聲問道:“怎麼了嗎?是不是身體不舒服?”

“……是,讓我睡,我好痛…”

女孩軟綿綿的聲音裡儘是無助,安室把手放在門把上,克製自己不能破門而入,握住手機的手緊了緊,語氣有些著急:“哪裡痛,讓我進來好不好?我帶你去醫院。”

“門沒鎖…”

女孩話還沒說完,安室就已經開門走進房間,女孩臥室的窗簾沒拉開,整體顯得很昏暗,安室迅速地掃了眼,發現蜷縮在被窩裡的人兒,她蓋著被子,除了臉其他地方捂得很嚴實。

安室掛了電話,跪在床前查看女孩的情況,小臉被屏幕的光照得慘白,身上都是逼出的冷汗,嘴唇失去血色,似乎是疼得在發抖。

“沒事吧?小花、小花你哪裡疼?”安室看著女孩這副模樣,他的心更是揪了起來,他害怕,女孩疼成這樣肯定要去醫院,但是女孩出不了門,如果耽誤了就診……

“生、生理期……”我咬咬牙,羞恥什麼的都沒有小命重要,眼前的男人就是我的救星,疼痛快要讓我昏過去:“透…想要熱水袋……”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