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十三日:景光的短信(1 / 2)

加入書籤

我睡了好久,從白天睡到傍晚,醒來時,感覺身體被重組了一般,又酸又爽,而且好熱。

奇怪,動彈不得。我扭了一下身體,才發現自己被裹成了蠶寶寶,隻露半個頭在外麵。

這、這什麼情況?……會對我做出這樣的事的隻有一個人,那就是安室透!

他乾嘛呀!什麼毛病!

我像個毛蟲上下蠕動著,不知道他是怎麼裹的,怎麼都鬆不開。

經過這次事件,我本對透有所改觀,結果這濃眉大眼的男人壞得很,他現在是在整我呢、還是在整我?我敢保證他把我綁起來就是為等著看我的笑話!

我咬牙不讓自己求救,拚命地想靠自己從這被子地獄裡逃出來,但我懷疑安室是用繩子把我捆了起來,這被子越掙紮收得越緊,快要把我悶死在裡麵。

“噗嗤。”

我聽見熟悉的嘲笑聲,當場臉一黑,“我cnm(中文)!安室透,快把老子放出來!”

“小花你在說什麼我聽不懂。”安室透一臉無辜地從門口走了進來,天知道他在那裡看了多久。

”我說,讓你把我放出來。”我眉頭一挑,在心裡罵道這個黑心怪。

安室透蹲下來,先把女孩的小臉從被子裡拯救出來,他見女孩憋紅了臉,雖狼狽,但氣勢很足,眼裡仿佛有火光,正惡狠狠地瞪著他。

安室捧起女孩的臉不放,湊近了些,眼裡含笑:“可我怎麼記得cnm在中文裡是臟話呢?”

我艸他居然知道,這下好了,我以後都不能當麵罵他了。

我尷尬一笑,“這個嘛…cnm在很多時候是要根據語境來解釋的,我剛想表達的是見到你的激動心情…”

安室忍不住勾起嘴角,盯著叭叭叭為自己辯解的小嘴,他記得它很甜。

笑你個頭哦,黑心怪。我告訴自己大丈夫能屈能伸,隻不過是暫時向惡勢力低頭而已。

“所以見到我很激動?”安室又問,捏了捏女孩的臉蛋,因為他的動作太過自然,女孩也沒意識到不對,就是下意識對他呲牙咧嘴。

安室見女孩那麼精神了,也就放心了。

“是啦,所以你就放我出來嘛。”我換了副語氣撒嬌道。

“好好。”安室應道,順勢收回了手,心裡暗暗可惜了這麼棒的手感。

安室可不想讓女孩察覺到他的心思,畢竟他之前給女孩留下不少壞的印象,貿然告白可能引起女孩的反感,反而讓他不好下手。

安室解開被子外麵的麻繩,讓蠶寶寶破繭而出。

在看到繩子的瞬間我震驚了,還真把我綁起來呐!我頓時用看變態的眼神望著安室。

安室攤開雙手為自己解釋,“我隻是擔心我沒盯著你,你會踢被子著涼。”

女孩的睡相真的不算好,安室隻是去廚房煮粥的功夫,女孩就從床頭滾到了床尾,幸好床夠大能任女孩翻,不然他就要從地板上回收某個熟睡的人兒了。

“所以你就把我綁起來?”彆解釋了,你就一變態。

“如果再讓寒氣入侵你得了重感冒,就不是躺在床上挨一次疼那麼簡單了。”安室表情忽然嚴肅,警告眼前的人兒,“你想過你現在出不了門,如果病得太重,來不及找醫生怎麼辦?耽誤了治療時間怎麼辦?你真的認識到問題的嚴重性了嗎?…”

我被安室的話唬得一愣一愣的,在安室不怒自威的氣場下,我被迫簽下一係列不平等條約,什麼不能打赤腳呀、不能多吃冰呀……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