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十七日:兩狼相爭(1 / 2)

加入書籤

“開飯啦…”景光說。

“嗯?太棒啦!”我歡呼,剛好感覺有點餓了呢。我正要起身,卻被一股更大的力道提著後領站了起來。

“是透啊。”我驚訝地抬頭,後頸被大手罩住,隻能勉強看到男人刀刻的下巴。我撒嬌道:“我餓了。”

“餓?看你已經一飽眼福了。”安室一開口,胸腔發出嗡嗡的共鳴,搞得背抵著男人腹肌的我耳朵癢癢的。

“啊,確實。”我趕緊低頭欣賞景光的肌肉,包紮包著都忘了,現在得趕緊補回來。

結果安室直接伸手蓋住了我的眼睛,霸道地說:“看什麼看。”

“過分。”我不滿地小聲嘟囔,憑什麼,老子的福利誒。

我想了想,忽然找到理由對著眼前的一片黑暗自告奮勇道:“景的手臂被綁了不好穿衣服,我來幫他穿!”

“景又不是殘廢,還有這繃帶怎麼纏得亂七八糟。”安室語氣很不爽,他看了一眼景光。

景光本就膚白皮薄,此時整個人人靠在沙發上,渾身上下透著淡淡的粉色,仿佛剛經曆完一場幸事,特彆是胸前幾處明顯的紅痕,讓安室覺得極其礙眼。

“是小花的成果哦。”景光注意到安室的眼神,炫耀般衝安室一笑。

“嘖。”安室心中莫名火起。

視覺被封,聽覺變得格外敏感的我聽見安室的咋舌和布料的摩擦聲,腦海裡頓時浮現出景光單臂穿衣的場景。

我輕笑出聲,結果被透捏臉,叫我不要得意忘形。

哼,我才不是因為被景誇了,所以開心呢!

“你們剛才貼那麼近,還以為你有在手把手地教呢。”安室咬牙切齒地對景光說。

“怎麼會。小花不用教也做得很好。”景光說完,叼起領口,單手穿過襯衫的袖口,然後扯下右邊的布料,因為受傷的右肩被固定不好活動,隻能草草地披在肩上,胸前露出大片的肌膚。

景光想了想,係上幾顆扣子,皺巴巴的襯衫穿身上,他絲毫不在意,反而突出幾分淩亂的美感。

景光將視線放在被遮住眼睛的女孩,似乎是在期待女孩的反應。他點點頭,向安室示意可以把手鬆開了。

而安室此時也已經意識到之前景光借位製造兩人正在接吻的錯覺,是對他的宣戰。

切,安室暗罵景光幼稚,又罵自己居然沒發現身邊潛伏了好一匹大尾巴狼,同樣虎視眈眈地盯著可口的小姑娘。

他們倆之間有著共同的默契,那就是在不強迫、不傷害女孩的前提,讓女孩主動喜歡上自己。隻要不違反規則,自然做什麼都行。

但光看女孩對兩人的態度就知道,景光占儘了優勢,畢竟最先接受女孩的是景光,最寵最體貼女孩的也是景光,隻不過就因為紳士的舉止,景光在某些時候反而束手束腳的。

安室想想自己早就趁景不在抱過親過,而景哄騙女孩讓她坐在身上恐怕已經是極限了,嗬,活該。

想到這裡,安室麵色稍緩,彎腰替景光理了下領口,算是和好。他對景光說:“這繃帶太緊勒久會血液不循環,等洗完澡幫你重新綁。”

還沒等景光說什麼,剛解除封印的我,聽見關鍵字又跳了起來,“擦澡我可以!我唔!唔唔唔!”

“你不可以。”嘖,安室氣得鼻子都歪了,景光不在時怎麼不見女孩那麼積極。他餘光掃了笑意正濃的景光,隻見景光為了方便,解開上麵的四顆扣子,露出晃眼的胸肌腹肌。

因為這身材?景這混蛋是故意的?安室觀察到女孩在他手底下奮力掙紮著,仍不放棄用眼神偷瞄景光。安室感到好氣又好笑,簡直對手底下這隻小色狼無語了。

“…景,你這幾天睡我那間。”安室向景光交代完,就拖著女孩就往餐廳裡走去,邊走邊捏捏女孩的手心,威脅道:“再亂說話,你這星期的零食就沒了。”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