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二十日:夢中的男人(1 / 1)

加入書籤

男人的喘息聲近在咫尺,跟隨著他的視角,登上了幾層樓高的階梯,四周的夜景不斷變化著,直到定格在天台上的一幕。

黑色長發的男人站在風裡,他的背後是倒在血泊裡的景光,呼喊、心跳聲,男人猛地衝上前查看景光生命跡象,我隻來得及看清那個長發男人的眼瞳,然後……夢就醒了。

這是我最接近真相的一次,被子不知什麼時候被我踢掉了,我扶著腦袋坐起身,耳朵裡還是嗡嗡的,但刻在腦海裡的一幕是那麼的清晰,景光之死……凶手是一個身材高挑,留著一頭黑色長發的男人。

必須得把這件事告訴零和景光,我心想。

“波本、蘇威?”我洗把臉清醒一下後,從房間走到客廳邊喊他們的代號,隻是單純的喜歡他們酒名的發音而已,“奇怪,人都不在…”

然後我發現了桌上留給我的便條,上麵寫著兩人今晚都不會回來。

“真是的。難得我有重大發現…”我抱怨著,從冰箱裡取出三明治,懶得加熱直接掀開保鮮膜就往嘴裡塞。

“唔,好吃誒。”是零最近研究做出的改良版,火腿上塗了橄欖油,我好奇地掀開麵□□查看配料,打算偷學下來,扒拉扒拉一陣後,意外發現盤子裡的字條。

“吃涼的食物對身體不好,乖。”景光留。

可惡,好懂我。我捏捏自己臉頰上的肉,就是因為他們倆害我發福了不少。

不過…我放下三明治,忽然覺得不香了。如果這是兩人為了臥底也太拚了,整天對我噓寒問暖、關懷備至,每天下班回來第一件事就是抱著我親親,連家務事中都幾乎不讓我做了,簡直把我往小豬仔的方向養,沒錯,這都是安室為我安排好的角色和身份,是波本和蘇格蘭兩個酒廠員工包養的情人。

可我假身份上才17歲!17歲!他們倆是要進監獄的!好吧,這一點對非法組織的打工人來說不成問題,我隻是很佩服兩人為了不露馬腳,下班後仍把劇本當生活的敬業。

但我對於自己的豬仔生活還是有點不安,因為豬養肥了是要被宰掉的A,而我就害怕哪一天就要被吃掉。零和景兩人爭風吃醋越來越厲害了,我已經開始懷疑這不是演技,而是他們真的喜歡我啊。

NMD這什麼修羅場啊,太可怕了,我完全不敢細想,曾經就因為不小心撞破景光自衛和安室裸睡,差點發展成深夜劇場。事後想想以兩人的聰明才智怎麼可能留給我那麼大一個破綻,這絕對是挖了坑給我跳的,幸好我忍住了。

色字頭上一把刀。雖然要做的事少了,但精神上更疲憊了,每天跟兩匹狼周旋,知道我對美色沒有抵抗力就時不時地穿著褲衩在我麵前走來走去,真的越來越放飛自我了。

在?你們可是公安啊!

不行,我把三明治放微波爐裡加熱,感覺再過不久我就會舉雙手投降,他們兩人實在太香了。

我心裡清楚零和景絕都在等我回應,但因為太不真實了,我遲遲不敢相信。

我沒有什麼道德潔癖,會在猶豫完全是因為女孩子嘛總是要表現得矜持一點,而我的欲拒還迎似乎讓兩狼餓得兩眼發綠,雖然知道他們不會強迫我,但會用計。知道我容易心軟的弱點,還會故意受傷裝虛弱,總之就是狡猾得不行,很多時候等我反應過來時已經被占了便宜。

我有預感到自己會被吃抹乾淨了,嚶嚶嚶。

唉,我好不容易從待宰小羊羔的情緒裡掙脫,滿心期待著好吃的三明治時,突然聽到玄關處傳來開鎖聲。

我愣了兩秒,立刻抓起手機,跑到玄關趴在門上,透過貓眼勘察門外的情況。

貓眼裡一閃而過是屬於男人尖利的下巴,從膚色和衣服款式來看應該不是零或景光,並且他們多次叮囑我獨自在家一定要反鎖,在到家前都會提前用短信通知。

我對比自己和貓眼的高度,判斷對方的身高至少在一米八以上,冷白皮,身材高大,穿著黑色的風衣,稍微腦補了一下就知道對方不好惹。

!門鎖被撬開了,這可是最新的防盜鎖,居然那麼輕易的就被…不、不對,他用的是鑰匙?哪來的?

難道是波本他們的熟人?不,這樣的話我應該會收到通知,我握緊手機,找到景和零的號碼迅速發了通簡訊,該怎麼做…還有防盜鎖能拖時間。

短信發送失敗。我瞪了一眼雪白的屏幕,不敢多想,直接打電話過去。

“嘟——嘟——”

防盜鎖的鏈條被扯得吱呀作響,我緊張地盯著打開的門縫,掛斷零的電話,調到靜音後,又撥打景光的手機,放到耳邊。

“嘟……”

可惡,怎麼偏偏這時候兩人的手機都打不通。我現在祈禱著對方在發現防盜鎖後能夠放棄入侵的念頭。但如果對方是黑衣組織裡的人,在發現家裡有人的情況……我必須按照零給的劇本走,扮演好我的角色不被起疑。

趁門再次合上的間隙我衝回客廳,不意外地聽見身後響起的門鈴聲。

我喊了聲:“來了!來了!”

拖鞋在木地板踩出噠噠聲,我理了理跑亂的衣服,將門拉開一個拳頭的縫隙,小心翼翼地問道:“請問是哪位?”

!!!我瞪大眼,等等,他是夢裡才見過組織的殺手!已經追到這裡來了嗎?!景光!!

我趕緊眨眨眼,掩去眼裡的情緒,然後乾脆用驚訝的視線輕輕掃過男人及腰的長發和冷峻的麵容,心中無端升起一絲熟悉感,但我隻當是夢境餘韻。

我迅速躲到門後,隻探出半邊臉,怯怯地問:“那個…對不起,請問有什麼事嗎?”

“你好。這位小姐,我是這間公寓的住戶諸星大,請問你是?”

男人居高臨下地打量著門背後的人兒,臉上的睡痕、嘴邊食物的殘渣,亂糟糟的發型和一身居家的短袖短褲,就好像剛睡醒正在吃早飯的女孩被門鈴聲叫來開門,在看到他的瞬間表現得過於震驚。

門後傳來微波爐叮的一聲。

所以應該是在吃早餐沒錯,男人心想,現在最大的問題就出在女孩所在的地方,是他赤井秀一,化名諸星大前幾天剛租下的公寓裡。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