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二十一日:諸星大(1 / 1)

加入書籤

“你好。這位小姐,我是這間公寓的住戶諸星大(MoroboshiDai),請問你是?”男人的煙嗓平穩厚重,明明是疑問的語氣,卻有著不容置疑的味道。

他是什麼意思?想用這樣的謊話騙我開門嗎?

“我、我也是這屋子的住戶,名字是鬼島花(OnishimaHana),你好。”

我禮貌地笑了笑,男人身上的煙味太濃,或許太久沒聞,一時不習慣,除了老爸,家裡的兩個男人都不抽煙的。

“那個…”我看向男人的眼睛,是祖母綠那般漂亮的顏色,“我可沒聽說有人要搬過來呀。”

我苦惱地皺起眉。

“這也是我想問的。小姐,你何時搬進來的?”男人修長的手指敲了敲金屬的門板,“我昨晚還在這裡過夜。”

“不可能!”我否定道,“Moro、Moro…”這男人的名字該死地拗口,“boshiDai桑!我昨晚也是在這個家裡睡覺的。”

“………”赤井沉默了一會兒,見門後的女孩,飄忽的眼神和指甲扣門的小動作都說明對方有所隱瞞,但她為什麼要這麼做,撒這樣謊又有什麼意義?

赤井的視線從女孩身上移開,他注意到女孩身後的牆麵,忽地斂起眸子,“可以讓我看一下屋內的裝潢嗎?”

!!!我豎起眼瞳,一臉警惕,他是在找借口進我家嗎?如果是這樣,我隻能動用最終手段了!

“先生,如果你在這樣糾纏不休的話,我就要叫警察了。”我實在不想用這招,但如果是組織成員一定會不想與條子有過多的接觸。

“也隻能這樣了。”

“!!!”靠,大哥你不按套路出牌啊。叫警察的話,我身份雖不會暴露,但無法出門這件事容易讓人起疑,總不能把警察都叫進家裡來喝茶吧。

怎麼辦,真的要打電話叫警察嗎?但看對方有恃無恐的樣子,感覺他真的沒在怕。唔,所以對方真的是組織成員嗎?如果不是,這招對他當然沒用,那麼他所說的公寓住戶又是怎麼一回事?

腦袋裡的亂糟糟的,感覺這些線索指向的是不同的結果,我應該相信自己的夢境嗎,但根據對方的言語判斷出來的又是另一個可能。

“怎麼了?不是要打電話叫警察來處理嗎?”赤井抱著胸,看著一臉糾結的女孩,他仍麵無表情,話語裡甚至有些咄咄逼人,“還是說家裡藏著什麼不可見人的東西。”

我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決定問他:“諸…星先生,你是好人嗎?”

赤井看不透女孩的葫蘆裡買什麼藥,他隨便挑一個答案試探道:“我是。”

“可壞人一般不會說自己是壞人,而且……”我上下打量男人的體型,寬肩窄腰長腿,一看就是一拳打我十個的類型,“我肯定打不過你…”

女孩太實誠了,從頭到尾表現得就像一個警惕心強的普通少女,當然赤井不否認自己的身材和長相會給人帶來的壓力,他天生顴骨偏高、眼下也有很深的陰影,但赤井也敢肯定女孩隱藏著什麼秘密。

一時我與門外的男人大眼瞪小眼。

我不甘示弱地用身體堵著門,寒風正好從縫隙裡吹了進來。

“哈啾!哈啾!哈啾!”我捂著嘴連打三個噴嚏,然後抱著手臂蹭了蹭,“抱歉…外麵怎麼會這麼冷。”

“現在是冬天。”

“哈?冬天?等等你說現在是冬天?!”這怎麼可能,日子過得再爽我也不會忘記季節的更替,明明夏天才剛過……可男人的說法又剛好能解釋他為什麼穿著高領毛衣。

心中隱隱有答案成形,若真如我所想……

“那個、諸星先生,可以給我幾分鐘的時間嗎?我去換身衣服,然後泡壺茶好好招待你”,我忍不住抓了下門板,緩解緊張的情緒,“我覺得我們需要好好聊一下…”

哦?有點意思。赤井盯了女孩片刻,從褲子的口袋裡掏出煙盒,向女孩頷首示意自己去外麵抽根煙。

我目送男人離去,直到男人的身影徹底消失,我關上門,背靠大門長籲一口氣。

必須趕緊通知零和景光,我掏出手機,校對號碼後再次撥出去,有一個陌生的男人找上了門,很有可能是來暗殺蘇威的組織成員。

接啊!接啊!為什麼打不通,我又急又氣,發現顯示天線的圖標被打上叉號,我不信邪地再撥一次,聽筒裡隻能傳出嘟嘟嘟的忙音。

手機接收不到信號。

意識到這一點後我打了個冷顫。室內的氣溫已經降到十幾攝氏度,我不再猶豫,跑到臥室換身保暖的衣服,確認床頭櫃裡的槍還在後,回到客廳。

手腳利索地處理掉留有零、景兩人字跡的紙條,環視了四周沒有兩人的照片、也沒有明顯會暴露是同居人是非法組織成員的痕跡。我低頭燒著熱水,直到嫋嫋升起的白霧糊了一臉,才從恍惚的狀態回過神來。

得趁那個叫諸星大的男人回來前理清思緒。

有一個像極了夢中殺死景光的凶手的男人找上門,自稱是這間屋子的住戶。男人長相和氣質都給人十分危險的感覺,可當我說我要報警時,男人的反應又過於平靜…

唔,但仔細想想普通人聽到報警會那麼淡定嗎?他篤定我不會這樣做?為什麼?還是他知道我與組織有聯係?

令我在意的還有天氣的變化和無法接通的手機…

我大膽猜測自己和這個家再次穿越,而夢境就是預警。作夢夢到的男人剛好在現實裡出現,我不相信這隻是單純的巧合,而已經變換的時空又恰好附和現在的窘境。

所有的謎團都圍繞著這個名為諸星大的男人,他到底有沒有撒謊?是不是組織成員,他的目的是什麼?

門鈴聲再次響起,就像催命符一般,我停下手裡的活,飛快地朝門口走去。

如果諸星大說的都是真的,那我必須想辦法說服他和我同居,麻煩的是這男人的身份到底是……

他若是個普通人,那絕對不能讓他知道我和非法組織有聯係;但如果諸星大同樣是黑衣組織成員,那我必須死死守住零和景光的秘密,無論如何我都不會讓夢境裡的事成真的。

不過話說回來,那個一臉冷漠的男人真的會相信穿越那麼玄幻的事情嗎?

我解開防盜鎖,深吸一口氣,不想了、上戰場了!

我推開門,露出甜甜的笑容:“諸星大先生,請進——”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