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二十二日:求生欲(1 / 2)

加入書籤

“諸星大先生,請進——”我打開家門讓男人進來。

“打擾了。”諸星大邁開長腿,飄揚的長發裹夾著風,帶來濃烈的煙草味和淡淡的咖啡香氣。

我皺了皺鼻子,太烈了,他應該不會是殺手,那麼重的煙味會暴露自己的。

我將手伸到走廊,握住門把,忽然反應過來自己竟然穿透了原本豎立在門口的結界,難道說我可以外出了?

我興奮地想要嘗試著走出大門,結果腳尖傳來的巨大阻力讓我寸步難移,想要跌倒卻像隻壁虎那般“吧唧”一聲趴在結界上。

艸nm!我暗罵了句。

但是比起之前不可撼動的空氣牆,現在的我至少能把手探出去,我安慰自己這可是大大的進步。不過為什麼突然能伸手了,是有身體部位有限製嗎?還是表麵積?

值得花時間研究一下。

我在腦海裡做著模擬實驗,合上門,轉過身,猛地看見諸星大站在一旁、兩手插兜,饒有興趣地望著我。

“呃…,我們快進去吧。”我垂下頭、羞得想要找個地縫鑽進去,沒想到諸星大一直盯著我的犯蠢,啊啊啊啊,現在諸星大一定認為我腦子有問題!

“請坐呀。”我拍開沙發上的抱枕,給男人整了個舒服的位置。

諸星大往椅背一躺,長腿剛好抵著前麵的矮桌。我瞅了一眼,那他可要比安室和景光要高。

我分了下神,然後把從廚房裡端出來的咖啡壺放在桌上,加入研磨過的咖啡豆,往下麵的玻璃球倒入熱水,點火。

看著水位因為虹吸原理一點一點的上升,麵前的男人猶如實質的目光不輕不重地掃過我的全身。

“加、加糖嗎?”大哥,彆盯了。

“不加。”

“牛奶呢?”我壓力好大。

“不用。”諸星大見我往自己的杯子倒了三分之二的牛奶,忽然出聲提醒道:“你牛奶過期了、過期兩年多。”

我的手猛地一抖,撒出了幾滴。

過期了?我把牛奶盒放到鼻子底下聞了聞,“沒有啊?話說放了兩年怎麼能喝啊。”

聞言男人俯身抽走我手裡的牛奶盒,稍作檢查後,將上麵的標簽展示給我看。

“6月14號……沒問題啊”,我看清楚標簽上的日期,嘴上這樣說著,其實心裡清楚這便是問題的核心所在。

雖然早已有所察覺,但我還是佩服對方敏銳的觀察力,我假裝吃驚地說道:“等等,你說過期兩年,所以現在是1988年?”

竟然已經過去那麼久了嗎,手機沒信號的原因果然是電話卡沒續費被注銷了,就是不知道景和零現在怎麼樣了,還活著嗎。

我看向諸星大,他修長的手指正輕敲著桌上的咖啡杯,星巴克的咖啡杯上紅色的花體字大寫的“50thAnniversary”十分紮眼。

“不該由你來解釋嗎?親愛的女孩。”赤井說,眼神劃過客廳的幾處,最終落在房間的主人身上。喝著“過期”的牛奶,用著“盜版”的杯子,客廳裡卻擺滿先進的家電。房間的麵積與他租的公寓並不匹配,他所坐的位置應該屬於隔壁公寓的空間。

男人壓抑著心中的探索欲,愈發冷靜的頭腦處理著房子裡大量的信息,赤井聯係女孩態度轉變的契機和時間空間的矛盾點,將一切不可能排除後,剩下的不管多麼難以置信,推演出來的就是真相。

“我…”我斟酌著剛要開口,男人接下來的一句話堵死了我的退路。

“彆說你什麼都不知道。”諸星大淡淡地說。

我閉嘴了,一時有些不知所措,驚訝的情緒裡混雜著後怕,手握真相的竊喜蕩然無存。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