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二十四日:未成年不得飲酒(1 / 2)

加入書籤

男人意外的好相處,不挑食不愛說話,每□□九晚八地外出工作,回到家時渾身煙酒味卷著濕氣,打濕的長發貼著臉,更凸顯男人硬朗的輪廓。

這幾日外麵都在下雨,陰沉的天氣就連家裡都多了些黴味,有時開窗通風還會被風吹進來的雨水糊個滿麵。

這麼糟糕的天氣,我卻有證據懷疑諸星大出門從不撐傘,因為他到家時從大衣上抖落的雨水能在玄關口形成小小的水窪。

…擦地好麻煩的……雖然看在諸星大是家中的經濟支柱的份上我表示理解,但我還是忍不住說了他兩句,之後這樣的事便沒有再發生。

諸星大不像安室、景光那麼紳士,這男人我行我素,從不屑做表麵功夫,正因為如此就算我對諸星大一無所知,相處起來反而輕鬆。

男人不會多管閒事,不會話語試探、過多刁難,發呆時就麵無表情,遇上不喜歡的就微微皺眉,從不強迫我做任何事,當然也強迫不了他做任何事。

於是我發現了,諸星大根本不在乎什麼生活質量,在很多方麵都沒有意見,可以說相當好養。

諸星大雖給人感覺有點陰沉自閉,但話都有好好聽進去,比如叫他不要把白襯衫跟新買的深色衣褲一起扔進洗衣機裡洗啊、上廁所時要關門、還有洗完頭發要記得吹頭啊。

男人是有聽,但並不表示會做。有時候他就像跟孩子一樣固執又隨心所欲,被我提醒了會頭疼,照樣濕答答的頭發披在肩上。

雖然家裡既潮濕又寒冷,但也不是他嫌麻煩直接用我浴室的理由。男人每天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踩著一串濕腳印走進我!的!浴室衝涼。

明明他自己房間裡配有更豪華的設備,就因為客廳的距離比較近……你TM先把拖鞋穿上啊!!!

可惡,有時候我真想暴打他!

當我看到廁所的馬桶蓋沒放下來時我就知道。這男人又來!明明他也清楚這種細節一下子就會暴露自己,還故意留下證據!

我氣呼呼地從浴室裡洗手出來,立即鎖定目標,瞪向諸星大。想罵又不敢罵,隻能默默地在心中豎起中指。

我詛咒他禿頭!

而諸星大此時坐在吧台上,撐著下巴望著我笑。他令人牙癢癢的欠揍樣真的很讓人不爽。

我重重地哼了一聲,經過他走進廚房洗碗。挽起袖子、哼起歌兒,小手沾了水,忽然想起自己頭發沒綁。

一定都是這個臭男人的錯!我毫不客氣地遷怒諸星大,把水龍打開到最大,水聲嘩啦啦的打破本該用來享受的寧靜夜晚。

赤井舉起酒杯,琥珀色的液體給女孩的身影鍍上一層溫暖的光暈,叮叮咚咚的響聲和誇張的肢體動作,讓赤井瞬間明白女孩正在氣他。

圍裙飄揚的帶子勾起男人的興趣,內斂的目光追著女孩擺動的翹臀,女孩的一舉一動隻會讓男人心情更佳。

帶來幸運的女孩(Myluckygirl)。

男人滾動喉結,辛辣的波本酒順著喉嚨滑下。

女孩兒家中藏酒都出自同一家工廠,隻要稍加調查它的經銷商就能特定出一間酒吧。赤井用了點手段獲得了酒吧老板的推薦,成功臥底進入黑衣組織。

過去了三天,他終於收到組織發來的消息,估計是將他的背景身份摸清楚後,為了試探,任務內容是讓他明天整天監視一家高科技公司的生產工廠。

支開他,潛入這個家。赤井思考著組織命令背後可能的深意,但無論如何他的女孩終將進入組織的眼線下。他不在的時候或許會有人上門,儘管他已經安排好了一切,但仍有不放心。

“明晚我不回來了。”

“哦。”

“家裡記得反鎖,小心陌生人。”

“哦。”

某人明顯是不把他的話放在心上。

赤井的嘴角微微勾起,酒杯裡的冰塊也應和地發出脆響。他放下酒杯,緩緩地釋放出殺氣。

女孩敏感地瞬間宛如受驚的貓兒,喵嗚地叫了一聲轉過身來,大眼眨也不眨地盯著他。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