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二十五日:玩火(1 / 1)

加入書籤

看著一口威士忌便喝醉了的女孩兒,打他一拳後乖巧地坐在吧台邊上。赤井摩挲下巴,觀察女孩的舉動,估計著就這點量明天醒來人兒還是活蹦亂跳的,仍容易影響他的計劃。

“小花。”赤井叫了聲女孩的名字,正在神遊的女孩立即豎起耳朵,兩眼迷茫地望向他。

應該沒剩下多少理智了。赤井心下判斷,第一次見女孩這一副懵懂無知的模樣,決定以後要多訓練女孩的酒量。

“過來。”

赤井勾勾手,發現女孩宛如被毛線團牽引的幼貓,視線直勾勾地盯著他的手指,兩眼透露出一抹渴望。

“嗬嗬。”赤井被女孩的反應吸引,指尖沾了點酒水,晶瑩的液體在暖燈下發光。

男人將手指伸到女孩跟前,逗貓一樣晃了晃,“來呀。”

“咕嚕。”女孩吞咽口水,盯著男人指尖即將滴落在吧台上的酒,下意識地伸舌去接,跟隨著指尖的引導趴在吧台上,眼巴巴地望著赤井。

女孩叼著軟嫩的小舌,雙眼含著水光,這副討食的模樣刺激到男人,惹得赤井眼神一暗,心底深處的陰暗被剖開癱在女孩的麵前,赤井暗歎不妙。

“不行。”

剛一收手女孩就哭了,就像戳中了吸飽水的海綿,女孩毫無征兆地開始掉珍貴的金豆豆,邊掉邊朝他人撅嘴表示不滿。

赤井沉默了一瞬,微皺眉歎了口氣,把指尖上的酒水塗抹在女孩鮮紅的唇瓣上,低聲道:“下不為例。”

女孩感受到男人粗礪的指腹來回摩擦著她的唇,既不舒服還很粗魯,女孩張開嘴,露出虎牙威脅地輕咬男人的手指,卻立即被赤井單手鉗住下巴。

赤井像是發現了什麼有意思的玩意,拇指抵住女孩的虎牙,微使力將圓潤的貝齒頂了回去,強迫女孩露出一排整齊的小白牙。

女孩不屈不撓地拿軟舌反抗,齜牙咧嘴地作勢要咬,卻再次成為男人手心裡的玩具。赤井隨意地逗弄了下女孩的小舌,趁不注意往嘴裡塞進一顆白色的藥丸,用巧勁使人兒吞下。

微苦的藥味順著喉嚨,女孩還沒來得及反應,就又被喂了兩口波本,燙得口腔直至肚子裡都是一片熱浪。

女孩哼哼了兩聲,眯起眼洇出淚珠,神態迷茫,完全沒意識到剛才發生了什麼。

她又看了眼燈光下麵容冷峻的男人,瞧見男人落在眉眼處的一縷黑發,帶著點天然卷,好像波浪的弧度,在男人冷白皮的膚色襯托下瞬間吸引了女孩的目光。

女孩出手想去捋直,無奈隔著吧台的寬度,就算努力伸長了手也夠不到,隻能像隻貓般胡亂地撲。

赤井耐心等待藥效發作,慵懶地撐著下巴,側目觀賞女孩隨性的撒潑,勾起嘴角,無視心頭的瘙癢,喝了口波本,強壓下異樣。

“三、二……一。”赤井在心裡默數,放下酒杯,看著不遠處打了個哈欠的女孩兒,眼裡蒼翠色愈發幽深,女孩喝醉後熱氣蒸得皮膚粉粉嫩嫩,一舉一動都刺激著男人的感官,不需要湊近就能聞到女孩身上的一股甜香。

幾息過後,赤井起身,邁著長腿走到女孩身邊,健壯有力的手臂將軟綿熟睡的女孩勾進懷裡,讓整個人兒坐在自己的小臂上。

女孩順從地抵著他胸肌,無意識地蹭了蹭,還把嘴角流的哈喇子蹭到男人的衣服上。

赤井狀似無奈地點了點女孩的鼻子,實則探了下女孩的鼻息,然後大手托著女孩的屁股,捏了捏,輕鬆地將人兒抱回房間。

推開門,將女孩放在床上,俯身蓋好被子,赤井起身環視女孩的房間。除去亂糟糟的內衣物、海報,還有可愛的動物抱枕,女孩的床底、枕頭下、床頭櫃等等有幾處明顯女孩用來藏東西的地方。

赤井手探進枕頭下摸到一片硬紙,抽出來看後發現原來是一張女孩的全家福,赤井掃了幾眼中間笑容燦爛的女孩兒,將東西放回原位。

接著他從房間的四角搜到了銅碗、銅筷和陣盤,這些和在客廳的紫水晶和書房裡的青竹一樣是中國用來擺風水的道具。

赤井又翻了幾處,並沒有可疑的東西,除了女孩的床底小心藏著十幾本中文小說,從封麵的灰塵和書頁的黴斑來看,女孩已經很久沒有動過,憑借赤井自身豐富的知識儲備,他辨認出幾個中文字。

“純情…火辣辣?”

赤井在心裡默念,抽出幾本較薄、不起眼的書準備拿去研究。

最後赤井撬開床頭櫃的鎖,一把銀白色的□□赫然躺在裡麵,槍身刻著P7M139mm13Heckler&Koch,黝黑的槍口閃過一絲寒光。

作為德國黑克勒—科赫公司(HK公司)在1982年生產出的第二種改進型號,P7M13□□在P7M8(1981第一型號)的基礎上開發了雙排13發彈匣。而這種□□使用9毫米魯格彈,被稱為警用自動裝填□□,除了美國多各個警察部門(包括FBI)已經在使用,其他國家的公安部門配槍也逐漸升級成P7係列。

赤井麵無表情地取出P7M13,濃重的下眼線襯出男人陰森的臉龐。他瞥了一眼身旁熟睡的人兒,迅速檢查槍支的使用痕跡,泛白的指尖劃過銀色的槍身,冰冷的數字記錄著這把槍的生產型號、日期還有批號。

從槍管內的劃痕來判斷至少在半年內開過槍,槍支的主人有定期的保養上油,並且相當專業的手法,儘管槍管落了點灰,槍膛線仍烏黑發亮。

赤井翻轉槍托、解下彈夾。

彈夾裡是滿的,但一般不使用的時候會將子彈取出以免槍匣裡彈簧的金屬疲勞,說明這把槍正處於待命狀態,隨時準備玩火,是護身,還是……

赤井記下槍支編號,掏出手機正要編輯短息,他看了眼信號,嘖了聲,將一切歸位後走出房間,離開公寓。

男人站在雨幕中,黑色長發逃不過水汽的侵入,巨大的陰影在男人的腳下。

雨聲蓋過了那抹獨具特色的嗓音,“是我,詹姆斯……”

夜色無邊,男人掐滅了剩下的一點火光,“晚安,女孩兒…”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