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二十六日:赤井的提議(1 / 2)

加入書籤

早晨醒來,頭疼欲裂。我在床上翻滾,抱著腦袋直罵臟話。

臥槽nm,昨天不就喝了兩口酒嗎?好渴,口好乾,還想睡覺。

我扯了下頭發,這難道就是宿醉?我不是才醒來嘛,嘔,不喝啦再也不喝啦!

天花板一眨眼變成地板,我從床上滾了下來,半秒後才覺得腰酸背痛屁股疼,我捶著腿從地上起來,好不容易拖著疲憊身子進了浴室,撲些冷水在臉上,大冬天的凍得我手臂打顫,這才感覺大腦稍微運轉

諸星大是不是今晚不回來?

好像是哦,md我要睡回籠覺。我三秒內做了決定,爬回床上,把被子蓋過頭上,再見了太陽公公。

………

眼睛一閉一睜,就到了晚上。

頭疼似乎有所緩解,我睡了整整一天,肌肉著實酸疼,我伸了懶腰、小眯一會兒,肚子餓得咕咕在叫,隻好下床覓食。

哦不,廁所廁所,生理問題比較重要。

我一手抓著褲頭,推開門,抬腳衝進去,坐在馬桶上一抬頭,與一雙熟悉的綠瞳眼對眼。

“啊啊啊啊啊!”我直接尖叫出聲,企圖用叫聲蓋過更羞恥的聲音,伴隨著抱頭遮臉,直接又氣又怕地哭了出來。

有什麼是比被人看到自己上廁所更可怕的嗎?有!就是對方是個男人,還是趕不走的房客。

“嗚嗚嗚,完了,我完了,嫁不出去了…”我崩潰地縮成一團,用母語罵道,“你快出去呀!艸nm滾啊!”

赤井早已反應迅速地拉起浴簾。水汽蒸騰,隔著一層塑料布,男人富有磁性的聲音在狹小的室內層層回響:“抱歉,我馬上出去。”

聽見諸星大冷靜的回應,我不敢再消沉,趕緊阻止這個行動力十足的男人,“不行!你現在出來我就被看光了!”

“………”男人沉默了一瞬,自知理虧地說:“好,聽你的。”

我立即起身用紙、衝水,然後呆站在洗手台前,望著鏡子裡的自己兩眼通紅,頭發亂糟糟的模樣,隻想順著流水回歸大海洋。

“你看到多少?”我忽然出聲問道。

“我什麼都沒看見。”赤井立即回答,他知道此時裝傻才是明智選擇。

“騙人,我明明與你對視了。”

“那你也應該看到我的。”從浴簾的背後傳來布料的摩擦聲,赤井淡淡地說。

“那又怎麼樣,你難道想要扯平?”去nm的fifity—fifty。我抬高了音量,讓自己顯得更有底氣,這怎麼想都是諸星大的錯!

但我句尾的顫音還是暴露了什麼,腦海裡開始出現男人赤體的回閃,健壯、雄偉、近乎完美的身材和□□沉睡的巨獸……確實不虧。

“不,我會負責的。”諸星大猛地拉開浴簾,嚇得我馬上擠到門口、握緊浴室的門把,炸毛地麵向他。

“什、什麼叫做‘負責’?負什麼責?”我視線快速地在諸星大的胸肌、腹肌和沒入腰間浴巾的水珠上一晃而過,意外注意到白布下的鼓脹。

收回目光、撇過頭,整個人都不好了。

他不會是boki…我努力地往裡躲了躲,管它什麼討回公道,我瞬間不想計較了,孤男寡女、赤身、浴室,這似曾相識的一幕讓我感到危險。

“算了,我相信你什麼也沒看到。我倆扯平!”

我說罷就要開門從浴室出去,結果一隻修長的手臂啪的一下擋在門框上,阻止了我的脫逃。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