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二十七日:男朋友(1 / 2)

加入書籤

接受了諸星大的提議,我成為了他的女朋友,雖說如此,我並不覺得兩人的相處模式因此有什麼變化,隻能說諸星大他…更纏(煩)人了。

“嘖,頭發濕答答真難受…”坐在餐桌旁吃著早餐的男人忽然開口,似乎是注意到我的眼神,他用手撥了撥額前的劉海,有些委屈似地感歎。

關我什麼事哦。“…你吃完再去吹頭唄。”起那麼晚,還吃著我做的早餐,諸星大君你有點囂張哦。

“嗯。”男人輕輕地哼了聲,表示聽到了,然後又說:“可是會頭疼。”

……那你剛才為什麼不吹?會頭疼的不是我一直都在跟你說的嗎。還想要我幫你吹頭?您臉皮真厚!

我內心有千萬個吐槽,想要當作沒聽到,卻實在不容許男人披著濕答答的頭發,那水都滴在地板上。

一滴、兩滴。

我的眼神快要把地板瞪穿,心臟被揪了起來,隻是一會兒便忍不下去了!

“啊啊啊你自己擦啊啊!”

我因憤怒燒得晶亮的眼瞳直勾勾地瞪向諸星大,毫不掩飾臉上的嫌棄,噠噠噠地踩著地板從浴室取了毛巾然後走到他麵前。

“自己擦。”我恨不得把手裡的布料賽到男人的嘴裡。

“沒手。”男人舉了舉左右手的刀叉,似乎因為陰謀得逞有些開心地勾起嘴角。

“沒發現你之前那麼幼稚。”我氣得把浴巾蓋在諸星大頭上,給他來個大力的頭皮按摩。

“嘶,因為這是男友的權利。”

“胡說!你就是懶!”

“就當你說的那樣吧。”諸星大輕飄飄地一句把我的話堵死,“對了,昨晚給你帶回來了你喜歡的那家牌子的巧克力。”

“誒!真的嗎?謝謝!”我驚喜地發出歡呼,“放在哪裡,冰箱嗎?”

“櫥櫃裡。你自己找找。”

“好哦!謝謝大君!”我臉上掛著燦爛的笑容,過了半響才覺得哪裡不對。我低頭看著手底下俊臉已經被我按得發紅的男人,他仍淡定地喝著咖啡。

對於諸星大,我不得不服,他不僅有本事把女友氣得跳腳,還有本事把人兒哄好,感覺他很有經驗啊……

啊呸,誰是他女友,誰被哄好了?!我才沒那麼容易被收買…不過一盒巧克力換頭皮按摩,好像不虧…

“諸星大,老實說你是不是交過很多女朋友?”我好奇地問。

赤井下意識地眼皮一跳,又喝了口咖啡,“為什麼這麼說?”

“嗯…”我扶著下巴想了想,“就是氣場,還有輕飄飄地就把我糊弄過去了,一看就是老手,熟練。”

“如果我說有呢?”

“那你厲害。”說著我給他豎起一個大拇指。

“看來你真的沒喜歡上我,否則你應該吃醋。”諸星大拿他蒼綠的眼眸看了過來,放下瓷杯轉身麵對我。

白色的浴巾隨意地落在諸星大的寬厚的肩上,單看男人的長相真的俊極,性格冷極,但仔細相處後又發現不是這樣。如果不是刻意去找,還真發現不了他平時有很多時候都在發呆,有自己的口癖和幽默,當然最突出的還是他的惡趣味。

“我們這不還不算真的男女朋友嘛”,我一點也不想惹諸星大生氣,有些討好地說,“你看我們互相都不喜歡,我也不覺得你多在乎我呀?”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