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二十八日:宮野美(1 / 1)

加入書籤

“您好,我是宮野明美,請問諸星大先生在家嗎?”

“誒?”我探出個腦袋,有些狐疑地打量了對方兩眼,唇紅齒白、一頭柔順的長發披在肩頭,一看五官的輪廓便知是典型的東方美人,黑色的絲襪裹著勻稱的小腿,一身女式西服顯得十分乾練。

這美女是誰?找諸星大的?可惡,豔福不淺啊,嫉妒死我了。

但就算對方是美女,我也不敢卸下防備,那個棕色的公文包裡或許藏了刀、槍,雖然實在無法想象。我抓了抓門板,許久沒跟女孩子說話讓我有些緊張。

“對不起,諸星大先生剛剛出去了,找他有急事嗎?可以用電話聯係他試試。”

明美聽著有些疑惑地掏出手機,她看了眼屏幕,對我欠身道:“抱歉,這裡似乎收不到信號。”

大概是我吃驚的表情太過於明顯,明美笑著為我解惑,“我記得這附近的信號塔被拆除了還在重建中。”

“嗯!對對,我一著急就把這事給忘了。”手機沒有信號的原因竟然是因為信號塔被拆了,我一拍腦袋,假裝自己糊塗,“怎麼辦宮野小姐,諸星大好像今天一整天都不會回來的樣子。”

“這樣啊,一整天都不在。”明美露出失望的表情,看得人很是心疼,“該怎麼辦呢?我的上司務必要我在截止日期內把這樣東西交給他。”

明美從手提包裡掏出一牛皮紙製的信封,封口被膠帶整齊貼住,看上去十分保密嚴實。

“很、很重要嗎?”我表情逐漸變嚴肅,該不會是敲詐金什麼的,我沒有其他手段能夠聯係到諸星大啊,甚至連手機號都不知道。

“不太清楚,隻是上司要我轉交,可諸星大先生填的是另一間公寓的地址,我去了好幾次都跑空,所以我跑來這裡碰碰運氣。”

“這樣啊…請問你為什麼認為諸星大會在這裡的呢?”我好奇地問,心想諸星大竟然還有另一間公寓,我都不知道,不過既然諸星大在公司裡留的是彆的地址,對方是怎麼找到這裡的?

“嗯,因為最近公司裡傳出諸星大先生交往了一個漂亮的女友,然後就稍微調查了一下,如果冒犯到您真是對不起。”明美朝我鞠躬道歉,然後又說,“不知道怎麼稱呼您,實在是有些太失禮了,請問小姐您的名字是?”

“鬼島花。叫我鬼島就可以了。”稍微調查…這在日本這都可以說得那麼正大光明的嗎?可能因為對方是美女,令我生不起反感,但我不清楚這時候該不該生氣,我的思緒都放在“交往”這一信息上。

這下我能確定明美小姐和諸星大是來自同一個混黑組織的了,消息那麼靈通應該是諸星大故意放出來的。那麼她來這裡的目的,送東西隻是個幌子,實則來打探我的消息。

等等,我手扶著門框,也有可能明美和諸星大不是一夥的,那麼明美是衝著諸星大去的,她來這裡打著送東西名義,實則是來…暗殺?

我看了眼瘦瘦弱弱的明美小姐,如果是這樣的話,我的處境仍很危險,我的存在莫名其妙地進入了非法組織的眼裡…嗯,怎麼想都是諸星大的錯。如果諸星大早有預料的話,應該在平時就會敲打我,暗示我該怎麼做……

所以出門前那一番話,就是為了叫我好好扮演他女朋友的暗示嗎?!跟波本他們一樣,諸星大也用女友的身份給我做好了掩護。

我悟了!媽誒,聰明人有話不能直說嗎?害我還自作多情以為諸星大是真的想要和我…嘖,不想了!

“鬼島小姐,可以請你轉交這個東西給諸星大先生嗎?”明美兩手奉上信封,禮數周全。

“可以的。明美小姐要不要進屋來坐坐?我可以拿好喝的茶來招待你哦。”

我接過信封,心想要是信封裡是□□,直接來一波藝術操作,就可以把我和諸星大送上天。

“呃…這不太好吧,會不會打擾到鬼島小姐?”明美輕聲問。

“不會的,我還想多聽聽明美小姐告訴我一些關於大君的事呢。”我笑著打開家門,熱情地邀請明美進來。

我害羞地捧著臉,“其實呢,我和大君才剛在一起不久,所以對於他的工作內容什麼的都不太了解,大君也真是的,完全不讓我接觸這些,說什麼‘隻要我養你就好了’這種話,哎呀,好開心!不過、不過呢,人家也想多了解一些關於大君嘛…”

我在心裡暗暗握拳,自己完美飾演了一個“熱戀中的小女友”,在話語裡不經意地秀對方一臉恩愛,還能順便打聽一波組織情報,我真是個天才。

明美見婉拒不成,最終還是跟著進了公寓。她有些忐忑地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看著廚房裡忙活著煮茶的女孩,她是第一次進到其他組織成員的家裡,還是作為客人被邀請進來。

因為過於緊張,明美甚至沒注意到家中的格局不是一層公寓所能有的麵積,她揪著西服的裙擺,開始後悔自己用那麼撇腳的借口反而引起了對方的興趣。

組織給她的任務不僅是警告諸星大組織在一直監視他,更是要查清諸星大身邊突然出現的女友的底細,如果確認無害,明美必須想辦法成為這個女友的朋友,利用這一身份的便利對組織新人諸星大進行監視。

但她並沒有做好準備,宮野明美抿了口女孩遞來的茶,沁人心脾的茶香令她稍稍冷靜,她看了眼一臉期待的女孩,明美放下茶杯,回道:“很好喝,謝謝。”

“不客氣呀!”

女孩輕快的回應,這讓明美心中無比糾結,她作為組織監視諸星大的一枚棋子,如果沒有女孩的掩護,自己根本無法接近諸星大。

可眼前的女孩看上去對於組織的事毫不知情,那麼的天真可愛,而組織的可怕明美又比誰都清楚,組織被看好的新人諸星大與身為底層人員的明美地位上天差地彆,明美擔心女孩惹禍上身,如果諸星大出了什麼問題,必定連累到女孩,成為組織的眼中釘。

………

女孩子之間隻要打開了話匣子,那就是一見如故,好像八百年沒說過話一般,拉著對方的袖子激動得說個沒完。

我和明美隻是一盞茶的時間,就成為了好朋友,而她有些隱晦地告訴我,諸星大正從事著十分危險的工作,要我好好考慮一下兩人的戀情。

“哇哦。”我捂嘴表示吃驚,“大君是做什麼危險的工作?保鏢嗎?還是殺手?都很適合大君,大君超帥的!”

“………”明美看了眼陷入粉紅色泡泡中的女孩,似乎意識到女孩的不簡單,女孩對諸星大的危險似乎是心知肚明,卻仍選擇和對方在一起。

我:“抱歉明美姐,我又太過激動了,不論大君做什麼工作都沒關係啦,我喜歡他才是最重要的。”

“可是……”明美抖了抖下唇,還想說什麼。儘管她想把組織的事向女孩解釋清楚,可女孩已經一頭紮進戀愛裡完全不聽勸,而她也不想把女孩牽扯進這混沌的黑水當中。

她望著紅著臉、小口喝茶的女孩,聊天之後她才知道,眼前的人兒是個孤兒,從小無父無母,在走投無路的時候被諸星大撿去。因為是救命恩人,女孩對諸星大簡直是愛到骨子裡,對於那個男人說的話是百依百順,更是容不得彆人說一句壞話。

明美能理解女孩的心情,因為她的父母也在很早以前雙雙離世,向她伸出援手便是組織,儘管組織逼迫她做一些違法的事,但因為她妹妹誌保和當初組織的恩情,明美選擇留在組織裡,但逐漸她開始承受不住良心的煎熬,有時恨當初自己沒有斷個乾淨。而她不想讓有類似處境的女孩跟她一樣跟錯了人兒,等到再去後悔的時候就已經晚了。

“小花!”明美再次嘗試勸說,卻被一根柔軟的手指堵住未說出口的話語。

“今天已經聊到很晚了,我擔心明美姐太晚回家會很不安全。”我看了眼窗外的景色,從大白天一直到了黑夜,我催促著明美回家,挽著明美的手臂送她到了玄關。

麵對人美心善的明美,正在欺騙她的我更是覺得良心在痛,而我擔心的是諸星大在客廳裡裝有竊聽器,擔心明美繼續說下去會不會招來危險。

我知道自己不應該那麼為一個初次見麵的人著想,但明美帶給我的熟悉感…不知道是否是因為那份溫柔,令我十分動容。

所以,打消這個念頭吧明美姐。我在心裡默默地想,明美交換了聯係方式,約定下次見麵的時間地點再用手機聯係。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