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ch pter 01(1 / 2)

加入書籤

張笑溪把那雙深藍色男士塑料拖鞋丟進樓下垃圾桶,算是徹底清理乾淨同陸和平的關係。

S城冬季總是灰蒙蒙的,讓人辨不清霧霾還是陰天。這日太陽卻很暖,張笑溪仰起臉,被陽光刺到睜不開眼睛。

早間陸和平過來搬東西,坐下陪張笑溪聊了會兒,相戀三年,分手他也是痛的。

他依舊親昵地叫她笑笑,講的話卻不太中聽。

“今時今日我才明白你根本不愛我,或者說,你不愛任何人。”

“到N市會有更大的發展空間,我在為我們的未來努力,你為什麼就是不能犧牲一下呢?”

張笑溪無法回答他緣由,她並非土生土長的S城人,而且是宅在家的自由職業者,隨男朋友工作調動搬遷似乎理所當然。

但她習慣了S城轉瞬即逝的春與秋,習慣早餐吃辣湯配生煎包茶葉蛋,習慣房東大叔季度最後一天雷打不動的催租電話,收到錢後給她發個握手的表情。

簡而言之,張笑溪是極其討厭折騰的人,像棵植物,在哪裡生活就恨不得在哪裡紮根。

陸和平歎著氣離開,張笑溪有意提醒他將拖鞋帶走,想想還是算了,那樣顯得太絕情。

她等他走遠,即便回頭也不可能看得見,才下樓扔掉。

五十多平的蝸居,從前兩人住嫌小,這會兒空曠得像座宮殿似的,呼吸聲都清晰可聞。

張笑溪到衛生間洗頭,期間還哭了一場。她隻是看起來冷淡,事實上哪個姑娘內心不柔軟呢?和男朋友分手,是天塌下來的大事情。

到吹乾頭發的時候,已然調整好心情,默默盤算有哪些任務需要完成:稿件已上交,大掃除剛剛做完,冰箱裡有足夠的食物,純淨水昨天送來兩大桶。

“至少三天不用出門。”張笑溪自言自語。

抱著餅乾桶大快朵頤時,她想起來件事,討厭小動物的陸和平不在了,那就可以養貓了啊!

死宅死宅的張小姐,如無必要絕對不會出門,最鐘愛的娛樂活動莫過於去家對麵的貓咖坐坐,擼擼毛孩子。

陸和平從不陪她去,嫌貓毛亂舞,嫌有異味,要不是張笑溪嘴笨,應該懟他:“你也不愛我,連陪我去趟貓咖都不肯。”

後悔也晚了,張笑溪抓起手機給貓咖老板發微信,問那隻客人家繁育的小加菲弟弟還在不在。

它在貓咖打工有段時間,取名蓋蓋,酷愛玩各種瓶蓋。是一窩裡剩下的最後一隻,好像四個月左右,疫苗全部打齊。

貓咖有近十餘隻貓,美短、英短、無毛、暹羅、布偶等,張笑溪對蓋蓋情有獨鐘,喜歡它的扁平臉,還因為第一次去貓咖蓋蓋就不請自來,跳她膝蓋上團成一團打瞌睡。

對高冷的喵主子們來說,願意睡你是看得起你,那樣毛絨絨的小毛球趴在腿上,張笑溪一顆心軟到不行。

她對貓的品種外表不太挑剔,中意傻傻的黏人的,不要太鬨騰,蓋蓋無疑是最合適的人選。

貓咖兩位老板與張笑溪年齡相仿,一位是長發美女,另一位剪著短發英姿颯爽。

加微信的是短發那位,估計手頭事多,隔幾分鐘才回複,格外的言簡意賅:“在,你要?”

“嗯,價格能不能便宜點,兩千行嗎?”

張笑溪不擅長討價還價,問完竟有些微微臉紅。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