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ch pter 04(1 / 2)

加入書籤

夜晚無聊刷B站,看到抱手怪Mumaru麻醉過敏不幸回喵星的消息,張笑溪瞬間淚濕眼眶。

成年後她少有明顯的情緒波動,因此陸和平常常埋怨,張笑溪你這麼冷漠是不是沒有心?

她不是沒有心,反而是太過柔軟敏感,才會在被原生家庭傷得千瘡百孔後,學會築起硬殼保護自己。

但對毛團子容易破防,這情緒大抵與當媽的女人看不得彆的寶寶遭罪類似,張笑溪邊抹眼淚邊揉揉蓋蓋的胖臉呢喃:“你可要好好的,陪姐姐十年二十年。”

蓋蓋比Mumaru高冷些,不會抱手撒嬌,隻愛拿大胖腦袋蹭人。它陶醉於主人的撫摸,歪頭在張笑溪手腕上來回磨擦。

之前張笑溪雲養貓好長一段時間,曉得貓咪蹭人是在標記對方以宣誓主權。對,在貓的眼裡,鏟屎官也是它的所有物。

能盲目自信真好,張笑溪想,如果她有這份自信,許多問題都會迎刃而解了吧?

或許是替英年早逝的Mumaru感到惋惜,是夜張笑溪剛入睡便開始做噩夢,夢見她變成一隻橘色小奶貓,脊背上像被人用毛筆點了一下,有簇黑毛。

貓媽媽嫌她不如彆的兄弟姐妹可愛,在一個寒冷的雨夜將她逐出家門。她饑腸轆轆,走路都不太穩當,踉踉蹌蹌地來到便利店門口,想找位好心人討口吃的。

可大家行色匆匆,無人注意到縮在牆角的小流浪,求生的本能讓張笑溪怯生生地張嘴,那聲“喵嗚”小得連她自己都快聽不見。

終於有個小男孩發現了她,不知從哪裡端來半碗熱奶。張笑溪把臉埋在碗裡猛喝兩口,覺得奶的味道有點奇怪。

當她抬起頭,小男孩已變成弟弟的模樣,怨憤地指著她咒罵:“姐你變成貓還怎麼給我賺錢交學費?”

張笑溪心裡急得要命,可她說不出話來,隻會喵嗚喵嗚的叫。

“我不是供你念完大學了嗎?為什麼又要重讀一遍?”

弟弟麵目愈發猙獰:“媽不是告訴過你,當姐姐的要照顧弟弟一輩子,你做到了嗎?”

“同學們都穿名牌鞋用最新款手機,我呢,什麼都沒有!就因為有你這個沒用的姐姐!”

“我最近在追一個女生,需要用錢……哦,你變成貓了,賺不了錢。哈哈,沒用的人根本不該活著,這碗奶有毒,你應該見不到明天的太陽嘍?”

腹部一陣劇痛,很快蔓延到四肢百骸,奶貓倒在地上不停抽搐,張濤笑得愈發殘酷,甚至抬腳踢了踢張笑溪:“姐,我早就希望你死,可惜殺人犯法。老天爺肯定聽到我許的願,才讓你變成一隻貓……”

奶貓呼吸越來越微弱,在徹底失去知覺的前一秒,張笑溪醒了,睜開眼發現蓋蓋正趴在自己胸口睡得昏天暗地。

“呼~”張笑溪長舒口氣,幸好是夢,弟弟張濤雖然渾,比夢裡還是稍微好些。

他有點反社會人格,小時候虐待過小動物,事實上張家人都討厭貓狗,唯獨張笑溪是個例外。

父母極度重男輕女,《82年的金智英》裡寫姐姐被奶奶打,罵她不許偷吃她金孫的奶粉,張笑溪經曆過比這誇張的多的。

供張濤念完大學後,張笑溪一咬牙同家裡斷了聯係。

他們也許找過她,也許沒有,賣版權是近年的事,父母並不知情,所以大概率他們忘記了她這個女兒。

最苦的時候,從超市買最便宜的方便麵,一天隻舍得吃兩頓,即便那樣也沒想過回家。

家是大多數人溫暖的港灣,堅強的後盾,對張笑溪來說不是,那是個填不滿的無底洞。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