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ch pter 07(1 / 2)

加入書籤

“我是不是有些愛說教?”往食堂走的途中,任郅宸問。

張笑溪忙否認:“沒有啊,我喜歡聽任老師說話,受益匪淺。”

任郅宸挺開心,舉手之勞而已,就讓這個女孩子變快樂許多,這似乎比攻克科研難題更令他有成就感。

他說,“彆總叫任老師,我的學生都不這麼叫。”

張笑溪木訥地“嗯”一聲,過會兒還是一口一個任老師。

任郅宸想,她這種文靜內斂的性格應該就是大家常說的慢熱,等以後熟悉就好了。

不出意外的話,他們要做好幾年的鄰居,多的是機會相處。

隆冬時節,樹木早已落光了葉子,到處一派灰敗的景象,K大校園卻半分不顯蕭索。

來往的學生們神采奕奕,散發著天之驕子應有的朝氣。這朝氣非常感染人,在校園之外的行人身上很難看到。

外麵的人總是行色匆匆,為生活奔波,為五鬥米而折腰,腦袋裡琢磨的,是一日三餐的著落、房租的著落。

學生們不同,他們意氣風發,仿佛揮揮手就能改變世界。張笑溪羨慕這種沒被現實屠殺的驕傲,揚起頭深吸口氣,在心裡偷偷呐喊:

“老天,也賜予我積極向上的力量吧!”

任郅宸盯著她發笑:“很冷嗎?我聽見你吸鼻子。”

“沒有,不冷,”張笑溪靦腆地解釋,“我在想,如果我也是K大的學生就好了。”

“哦,為什麼會有這個想法?”

“K大是每個理科生的夢。”

張笑溪高中時是優等生,回回測試都保持在年級前十。可惜她出生在一個貧窮的家庭,不僅自己沒有見過大世麵,父母也不能為她提供任何有價值的建議。

高考她超常發揮,進985都綽綽有餘,卻像抓鬮似的,僅憑名字選了所“聽起來挺牛”的大學。

工作後,她曾無數次的後悔,為什麼報誌願前沒征求下班主任的意見,為什麼做重大決定前不謹慎思考,唯一的足以改變人生的機會,就那麼悄無聲息地被她浪費掉。

想到這,張笑溪不免有些眼熱,因為任郅宸在旁邊,生生給忍住了。

“其實沒你想象得那麼好,同國際名校比的話。我讀本科時也狂妄不可一世,後來作為交換生去了麻省理工,才明白什麼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這說法讓張笑溪認識到她與任郅宸之間的差距,瞬間清醒過來。

在天文台,任郅宸向學生介紹她,說是他的朋友,張笑溪內心是認同的。可這會兒,她頹喪到不行,一位名校老師,學曆那麼高的人,怎可能同她交朋友?

他說一起吃飯或許隻是客套,自己卻信以為真,真夠厚臉皮的。她迅速找到借口向任郅宸辭彆:“對不起任老師,我忽然想起來,蓋蓋這兩天感冒了,它獨自在家我不太放心……”

任郅宸微微蹙眉:“蓋蓋?你養的那隻加菲?”

明明不算撒謊騙人,張笑溪還是沒出息地羞紅了臉,“對,估計夜裡不小心著涼了。”

“什麼症狀?隻是著涼的話給它喂點貓氨。”

作為資深鏟屎官,任郅宸覺得張笑溪太焦慮,而且突然發覺他看不透這個女孩子,剛靠近一點點,她又警戒地拉開距離。

“這都快到食堂門口,實在不行你打包點飯菜帶回去?”

張笑溪堅持說不用,也不讓任郅宸送她,隻是一再感謝他給她開後門,不用排幾個小時隊等著上天文台。

任郅宸目送她掃了輛單車,踩上去逃也似的離開。

張笑溪也不好受,反複糾結是不是待任郅宸太沒禮貌。事到臨頭才反悔,還不如一開始就不要答應。

“我就是個人際交往白癡,以後千萬彆隨便跟人出來!”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