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ch pter 09(1 / 2)

加入書籤

張笑溪從未試過,在彆人的生命中扮演重要角色。

身為家中長女,她的地位較之弟弟張濤差不止一星半點;交朋友,她認定有一個真心實意的就好,卻總是遇見海王。

就是同陸和平交往,除了最初的熱戀期,同事、朋友、親戚甚至某些不相乾的人,都能輕易將他從她身邊叫走。

是以任郅宸說,第一個想起她,張笑溪還有些小感動。

她長這麼大沒泡過吧,以為所有酒吧都烏煙瘴氣,結果任郅宸帶她來的這家非常有情調,舞台上有樂隊表演,旋律舒緩的小情歌,下麵客人們三三兩兩地坐著,飲酒聊天。

張笑溪覺得來對了,好喜歡這種放鬆的環境,有話就聊兩句,想不出話題保持沉默也不會尷尬。

任郅宸領輕車熟路地領著她,找到個僻靜角落坐下,問張笑溪想喝點什麼,“酒就算了,我才從酒局逃跑。”

張笑溪指著餐單上的柳橙汁,說要這個。

任郅宸索性點兩杯一模一樣的,又加些茶點,“怎麼樣,這裡還蠻清淨的吧?”

“嗯,氛圍很好。”

“今晚是跨年夜,平時人更少,但我喜歡這裡,”他抬頭望一眼張笑溪,自嘲道:“年紀大了,討厭吵吵鬨鬨。”

張笑溪說:“任老師應該不比我大幾歲。”

她真不是刻意恭維,若非任郅宸一早表明身份,說他是K大學生張笑溪根本不會懷疑。

任郅宸報了出生年份,順口問張笑溪是哪年的,問完才懊悔,“糟糕,不該隨便打聽女生的年齡。”

張笑溪哪在意這個,認真地回答,任郅宸一臉難以置信:“你外表真的很顯小啊。”

“我大學畢業後在私人企業工作過兩年,天天不開心就辭了,在家呆了有……”

她孩子氣的扳手指頭數,“三年。”

“不會寂寞無聊嗎?”

“不會,我比較習慣一個人呆著。”

任郅宸無法想象,他每天要說許多話,推掉諸多無謂的應酬,幾乎沒機會獨處。

“我記得你是網絡漫畫作者,從小練的童子功?”

呃,這個真沒有,學畫那麼燒錢,爸媽哪舍得?

“我初中才接觸漫畫,開始就是隨手亂塗,後來打工攢錢,報班係統學習,但還是很業餘。”

任郅宸不信,“可你現在是職業選手,能靠愛好養活自己非常了不起,我猜你是天賦掛。”

樂隊換過一波,新上台的主唱說給大家獻上一首原創歌曲,生命不息,搖滾不死。

任郅宸停下來,示意張笑溪認真聆聽。

張笑溪沒想到,在陽曆新年的淩晨一點,人頭攢動的酒吧,會遭遇直擊心靈的聲音。

太愛了,像沙漠中孤獨的行者,曠野裡奔跑的蒼狼,她無法用言語準確形容主唱給人的感覺,以及歌曲所表達的意境。

一首歌,唱儘一千種風的味道。

“喜歡可以給他送花,當然,不是必須。”

在清吧駐唱的樂隊,極少能收到客人的打賞,張笑溪心裡有意,卻不好意思當出頭鳥。

任郅宸看出她的心思,招呼服務生過來,說送樂隊兩朵花。他付賬時張笑溪才知道,一朵居然代表一千塊。

她頓感不安,想著要不飲料小吃的錢她來結,希望任郅宸彆同她搶。

“怎麼了?”

“對不起,我不知道花那麼貴,轉賬給你吧。”

任郅宸不禁一樂:“與他們寫歌耗費的心力比,這點錢算什麼?再說你都在家準備休息了,是我硬拉你過來的,怎能讓你花錢?”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