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ch pter 11(1 / 2)

加入書籤

“微信頭像就是你養的布偶?它們三歲多應該很聽話。”

“也沒有,”任郅宸的表情像極了嘴上罵自家孩子熊,實則寵到不行的奶爸,“每天不打兩回架不可能消停。”

“海雙那隻是原住民,名叫布布,八個月左右帶它到寵物醫院絕育,在那裡撿到被主人拋棄的囧囧。”

張笑溪想到重點色布偶的大黑臉蛋,覺得囧囧這個名字取得實在太貼切了。

“我超喜歡囧囧,看起來醜萌醜萌的。”

“它性格像狗,記吃不記打。被布布欺負,轉臉又跟人好。”任郅宸也偏愛囧囧,一來因它可憐的身世,二來就是那混不吝的個性。

收養囧囧前,他以為所有貓都像布布那般高冷傲氣,敢對老子不好老子就不給你好臉色看,囧囧使他對貓有了全新的認知。

“真好,四舍五入,任老師相當於貓狗雙全。”

張笑溪極少開玩笑,貓咖是最讓她放鬆的地方,才會徹底卸下負擔。

任郅宸望著她的笑臉,好似春花盛放般迷人。

他說,“你應該經常笑,父母在名字裡取個笑字,肯定是期盼你每天都過得開心。”

提到父母,張笑溪壓根開心不起來,小聲嘟噥:“他們才沒有。”

貓咖進新客人了,拿凍乾和貓條給貓兒們喂食,蓋蓋特彆賣力地衝在最前頭,短發老板走過來對張笑溪說:“你瞧瞧,它把我們忘了,業務還沒生疏。”

話音剛落,隻見蓋蓋縱身一躍,跳到客人大腿上,歪著腦袋蹭人家,撒嬌賣萌一樣不落。

張笑溪心裡有點酸,好家夥,白養它了,還真是有奶就是娘。

會光顧貓咖的多是小情侶和大學生,他們請老板幫忙問問張笑溪和任郅宸,願不願意一起玩狼人殺,畢竟人多才好玩。

任郅宸自然沒意見,他在學校就常和學生們打成一片,流行的遊戲不僅會玩,還都是高手級彆。

他擔心張笑溪有負擔,才沒一口答應,側過身征求她意見:“想玩就陪他們玩一會,不想我們就回家。”

張笑溪進退兩難,答應吧,多人桌遊她最不擅長,絕壁是拖後腿的存在;不答應,任郅宸似乎看起來蠻有興致,她不想掃他的興……

“不好意思,我們等下想回去吃晚飯。”

任郅宸找借口回絕,那幫小朋友惋惜地歎口氣,並未強求。

但即便隻是幾聲歎息,也讓張笑溪自責:為什麼這麼不合群?其實誰會在意你玩得好還是壞,不過大家湊一起熱鬨熱鬨,打發時間罷了。

見張笑溪明顯失落的樣子,任郅宸安慰她:“你一定是個完美主義者。”

張笑溪沒聽明白,任郅宸解釋:“拒絕彆人很正常,沒有人能做到令所有人滿意,神仙也不能。”

道理她懂得,可是……

任郅宸眨眨眼睛:“其實不會拒絕也是好事,假如我現在請你做我女朋友,你是不是也會答應?”

張笑溪原地表演一個目瞪口呆,在做夢嗎?他說這話什麼意思?

任郅宸爽朗地笑:“開個玩笑。對了,上回送你的耳麥效果怎樣?”

那晚在車裡,張笑溪以為扁扁的紙盒裡裝的是首飾,回家拆開才發現是藍牙耳麥,而且是她從未聽過的品牌。

他思維太跳了,張笑溪有些跟不上趟,木木地答:“挺好的,聽歌蠻有感覺。”

任郅宸沒告訴她,那是甫宸科技向合作工廠定製的周邊產品,僅作為員工福利,質量自然頂呱呱。

張笑溪把蓋蓋塞回貓包,任郅宸穿好外套後替她拎著。

臨出門前,短發老板湊到張笑溪跟前打聽:“大帥哥是你新交的男朋友?”

“不是,鄰居。”

“這麼好的鄰居哪找的?我也好想要一個。”

是啊,現如今鄰裡之間住幾年彼此不認識都很正常,張笑溪也覺得自己未免太幸運。

很快回到小區,任郅宸把車停進地庫,陪張笑溪一道上樓。張笑溪問他是不是來收拾屋子,如果是她可以儘些綿薄之力。

任郅宸似笑非笑打量張笑溪一眼,說:“是挺綿薄的,說說看,我是能指望你搬東西,還是搞安裝?”

張笑溪當他嫌棄自己細胳膊細腿沒力氣,“我……打掃衛生蠻在行。”

“下午請阿姨清掃過了,新房開荒可不是件容易事。我回來是想看看東西送齊了沒有,明晚請朋友到家裡來玩,你也過來呀。”

他的朋友絕對少不了,張笑溪決定先把禮物送了,省得明天當著彆人的麵不好意思。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