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ch pter 12(1 / 2)

加入書籤

張笑溪差點又乾出臨陣脫逃的蠢事。

她沒料想任郅宸約到家裡玩的朋友清一色都是男士,自己杵在男人堆裡算怎麼回事呢?也不知道跟那些人聊什麼話題。

反正禮物已經提前送到,任郅宸發訊息催她過去,張笑溪就借口手頭有事,讓他們先玩彆管她。

那邊枯等一個多小時不見人影,閆名甫坐不住了,一個勁兒嚷嚷老任你是不是不行,隔堵牆你都請不過來,還有臉吹你在追人家?

任郅宸隨他挖苦嘲笑不還口。

另外幾位也是公司高管,元老級,當年他們果斷放棄名企Offee,跟著任、閆二將闖天下,混到今時今日個個身價不菲,可惜都還是單身漢。

他們來任郅宸這裡,幫新家增添點人氣兒是其次,最主要是瞧任總的緋聞女友來了。

IT男乾事一根筋,不達目的不罷休,幾人一合計,任總請不來咱們去,好歹瞧瞧長什麼樣吧。

閆名甫領著幫手下呼啦啦出門,臨走前還讓任郅宸彆擔心,“不會嚇著她,她要是白雪公主,我們就是守護公主的七個小矮人……”

任郅宸說你們可歇了吧,哪找身高一米八的小矮人?

張笑溪午睡後頭沒梳臉沒洗,抱著蓋蓋在床上犯愁,我這社恐的毛病什麼時候能改改,不想去他家怎麼辦?

甚至策劃了好幾種逃避方式,戴上帽子墨鏡偷溜出門、在家裝死、騙他說蓋蓋病了帶去寵物醫院……

還沒等張笑溪做好決定,叮咚叮咚的門鈴聲響起,不是任郅宸平日裡那種禮貌的摁法,很暴力很吵,堪比黑/社會上門討債。

張笑溪從貓眼向外望,頓時腿軟,怎麼全跑她這來啦?!

為首的那位長得還可以,就是氣質瞧著有點不像好人,張笑溪後悔沒養條大狗給自己壯膽。

她把門拉開一條縫,小聲問:“請問你們……”

閆名甫目光下移,才看見張笑溪的半張臉,好嘛,怎麼瞧著像未成年?再往下,粉色珊瑚絨睡衣、粉色棉拖,閆名甫心說二十歲頂天了。

老任這畜牲,居然喜歡嫩的!

閆名甫用生平最溫柔的語氣說:“姑娘,我們是隔壁那畜……不對,是任老師的朋友。”

“嗯,你們好。”

“任老師說邀請你了,怎麼不過去呢?我們都是他大學同學、老朋友,雖然長得有點嚇人,但其實我們不壞。”

隊伍裡有人表示不滿,“閆總你說話能不能彆指桑罵槐?”

“就是,誰長得嚇人了?就你最嚇人。”

這麼多人過來請,再不答應未免太矯情,張笑溪說:“我剛才確實有事,等換好衣服就過去。”

閆名甫咧嘴一笑:“講定了,一定來啊。”

但凡這姑娘看起來颯一些,閆名甫都要貧嘴,女主人不來我們鬨個什麼勁,不如各回各家,各找各媽。

張笑溪微微臉紅,說:“好的,馬上。”

這幫人回到隔壁,把任郅宸摁倒在沙發上好一通捶:“老牛吃嫩草不道德!”

“看她那樣子,肯定天天被你調戲!”

“唉,光那個說話就臉紅的勁,我真怕喘氣聲大點就嚇暈她。她不是白雪公主,豌豆公主還差不多。”

任郅宸解釋,我和她就是關係好一些的鄰居。

小姑娘離開家獨自在外闖蕩挺不容易,心思敏感,又沒什麼朋友,我想有機會就多帶她玩玩,讓她高興點。

閆名甫說,“這麼說你沒看上她?那讓給我得了,我就喜歡溫柔多情掛的。”

任郅宸不悅地皺眉:“人又不是物品,胡說什麼讓不讓。彆拿你那些浪蕩心思禍害人家。”

兩人本科同寢室時就見天鬥嘴,友誼在爭吵中不斷升華。

閆名甫堅持說他不是開玩笑,“我快三十想找對象結婚不正常?她一看就特彆單純,比我在商場上認識那些女的強多了。”

張笑溪換了條修身牛仔褲,上身套乳白色高領毛衣,頭發隨意紮成個馬尾。任郅宸那邊沒有女士拖鞋,她在棉拖外套雙一次性鞋套,踩著去敲門。

任郅宸拉開門,招呼她趕緊進去,“怎麼不多穿件外套?”

“就兩步路不冷。”

“暖氣才開一會,溫度還沒上來,我把空調也打開吧。”

張笑溪說不用,她在家都不怎樣開空調。

客廳裡的男人們齊刷刷盯著在玄關處磨嘰的二人,直冒酸水:彆說,還挺郎才女貌呢。

任郅宸給張笑溪介紹,這些是他的狐朋狗友,名字不用記,這麼多肯定記不住,反正都比你大,有事叫哥就行。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