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ch pter 14(2 / 2)

加入書籤

任郅宸說,那是你薪酬開的不夠高。

“真不是,可能公司風水不好,光招財不招桃花。我有個打算,再乾五年就退休。”

閆名甫故意停下來觀察任郅宸的反應,結果這廝鎮定得很,眼皮都不帶眨一下,“喂,我說我不乾了啊!”

“隨便,省得以後你當老光棍還埋怨我。”

閆名甫佛了,也對,任郅宸什麼時候在意過金錢?就算沒有甫宸科技,他照樣能憑本事活得很好。

不聊事業就隻能聊女人,閆名甫問任郅宸是不是真對隔壁姑娘動了心,“你要沒那個意思我可下手了啊。”

任郅宸終於有了些許表情變化,苦口婆心地勸好友放棄:“你和她不合適。”

“哪兒不合適?我比上學那會兒是稍微胖了點,減個肥又不是什麼難事。房子車子存款都有,為人正派無任何不良嗜好……”

“她不是那種生活富足就可以的姑娘,有些缺愛。”

“巧了,我攢了快三十年的愛意正好無處安放……”

任郅宸一伸腿,險些沒把閆名甫踹地下,“你缺心眼,適合找個同類,彆霍霍人家好姑娘。”

閆名甫憤憤地翻身:“不許我霍霍,還不是因為你想留著自己霍霍。”

任郅宸捫心自問,並沒有把張笑溪變成女朋友的想法。他和閆名甫創業之初就約定好,賺到錢要回報社會,即便在公司最困難的時期,對貧困學生的資助也沒斷過。

他單純地希望張笑溪好,希望她快樂起來,不要困囿於一方狹小天地。

還有兩周就是春節,張笑溪難得想出去走走。有這個想法是因為那天看電影,任郅宸說隻要足夠努力就可以遊遍全世界。

張笑溪不禁反思,她賺錢的目的是什麼?除了活著,難道沒其他追求嗎?她手頭有點積蓄,最近又不必忙工作,正是出遊的好時機。

張笑溪不樂意去寒冷的北方,比較來比較去,最終把目的地定在三亞。

酒店機票訂的晚了,價格上漲好多,甚至超過某些出境海島遊,害得張笑溪幾番猶豫:

要不不去了,你不是愛湊熱鬨的人;

可好久沒旅行了啊,不花錢哪來賺錢的動力?

以前想出去玩還要考慮陸和平的時間和意見,現在全憑自己做主,乾嘛不去?

咬牙付完款,下一步是如何安頓蓋蓋。

張笑溪聯係貓咖老板預訂春節寄養,原本她們也漲價,賣蓋蓋麵子才按平日價四十一天。

“不關籠子,每天一頓肉,它來店裡就跟在家一樣。”

“十天不見它會不會忘了我?”

“給它帶禮物唄,小貓咪很容易被收買的。”

交給她們張笑溪主要是放心,放心才能安心在外麵玩。

臨行前給自家大門貼春聯,張笑溪順手幫任郅宸也貼了,用透明膠帶黏住四個角,想著他若不喜歡也方便撕掉。

又是好些日子沒碰麵,學校快放寒假了,他肯定瑣事纏身,還得維護一些社會關係,沒空過來很正常。

送蓋蓋去貓咖時,張笑溪瞄了隔壁大門幾眼;拖著行李箱奔赴機場前,在走廊發了好一會呆。

她想在離開前親口對他說句新年快樂,可惜未能如願,那扇門一直無情地禁閉著。

張笑溪沒想過給任郅宸發訊息,以什麼立場呢?他們不是聯係密切的朋友,突然騷擾對方很奇怪,又沒什麼要緊事。

張笑溪帶著淡淡的遺憾坐進出租車。

幾小時後飛機平穩著陸,南國的熱浪撲麵而來時,張笑溪心底的遺憾一掃而光。

她在廁所換上長裙、涼拖、太陽鏡,露出捂了一冬天白得耀眼的肌膚,歡快地開啟一個人的旅行。

酒店定的是亞龍灣的紅樹林,價格實惠,占地麵積大,吃喝玩樂應有儘有。不想出門的話,在酒店裡窩幾天也不會覺得無聊。

第一天,張笑溪隻在傍晚搭乘酒店接駁車去了趟亞龍灣。

她不會遊泳,就把拖鞋脫下來拎在手裡,沿著海岸線慢慢地走。亞龍灣的沙子很細,像踩在上好的絲綢上,一點也不會硌腳。

張笑溪想,如果蓋蓋也來旅行,會不會如網上說的那樣,把海灘當成無比巨大的貓砂盆?

這個冬季平均氣溫也有二十多度的城市,天黑得比北方城市晚多了,傍晚六點還有老外躺著曬日光浴。

風吹亂了張笑溪的長發,海浪溫柔拍打著光腳丫,她抬頭望向天邊鹹蛋黃一樣的夕陽,心說獨自旅行也沒想象中那麼孤單。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